为人父母Parenting

祖辈爱情(四):那些年惹过的“花花草草”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大伯,他年轻的时候一无所有,因为个头矮其貌不扬,只有我大妈(我们这儿喊大伯母为大妈)看中他“待她好”嫁给他,体会一起吃苦的幸福;中年发迹,大伯惹过数不清的花花草草,逼走我大妈;再到家道中落,唯有我大妈扶老携幼,陪他吃苦,相伴到老。

仅以此篇送给即将结婚的姑娘们,你可以嫁给才华,嫁给涵养,甚至嫁给颜值,乃至金钱,但万万不能只是嫁给“他对我好”。

可能大家觉得那个吃不饱饭的年代没有爱情,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似乎任何年代都不缺傻姑娘。

因为大伯年轻的时候长相平庸没有一技之长,已经大龄男青年的年纪也没讨到老婆,之前隔壁村的婶婶给介绍了一个头也很娇小的给我大伯,处着处着被隔壁同姓邻居给挖墙脚了,因为隔壁家有个祖传的豆腐坊,就算没有饭吃,每天可以吃一两块豆腐。一次机缘巧合,我大妈串亲戚时认识了我大伯,大伯鞍前马后很是殷勤,就这么成了。

婚后,大妈很能吃苦,养猪养鸡干农活织毛衣样样在行,大伯亦很志气的开了一家鞭炮厂,一家羊毛衫厂,在我们那十里八乡的简直成了家喻户晓的首富。尤其记得,在大家都一穷二白,拼命攒钱买黑白电视的时候,大伯家就洋气的买了大彩电,小轿车,大卡车。

俗话说得好,男人有钱就变坏,尤其是我大伯的羊毛衫厂里有很多少不更事的外地小姑娘,以及老公在外家打工的小媳妇,大伯开始流连百花丛中,不过外地的姑娘们大都是为了他的钱,玩玩也就罢了;当时闹得最凶的是,是我们家隔壁异姓邻居,她老公一直在上海打工,跟我大伯一来二去,时间久了,还给我大伯生了一个胖小子。大妈很要强,知道后,黯然神伤,带着儿子跟大伯分居,也不要我大伯的一分钱,自己搬到闲置的厂房,养猪养鸡自给自足。

大伯却没有任何收敛,变本加厉的挥霍大妈对她的感情。

家和才能万事兴,忙于百花丛中的大伯,估计也没有太多的心思花在事业上,后期因为生意款项要不回来,发不出工资,大妈依然毫不犹豫的掏出了多年的积蓄给大伯,支持他。可惜好景不长,市场不景气,追不回的款项越来越多,大伯借遍了亲朋好友的积蓄,厂还是倒闭了。

大伯面临着银行贷款,以及各类亲朋好友的债务无力偿还,带着一家老小躲债到江南的一个城中村,一躲就是十年,在外地打工生存很艰辛,直到我上高中那会大伯才能力慢慢偿还完债务。

记得一次暑假,我偷偷摸摸的去看我大伯,生怕被债主知道来要债,他们住在一个二层的群租房中的一间,水泥的危楼一样,墙面连石灰粉都没有刷,两层楼公用一个不能冲水的厕所,以及一个水龙头,白天的时候上厕所,房东还会来训斥,让走到两百米开外的公共厕所去,用水也是特别斤斤计较,恨不能跟房东打游击战。

当年的花花草草早已离开,大妈不离不弃的跟着大伯,为了挣钱养家,那会去一家熨衣服的工厂,记得是按照衣服的个数算钱,大妈为了比别人多熨衣服,没日没夜的加班,大夏天厂房里面的白天的温度都不止四十度,大妈身上都是热出的水泡。

直到现在,我作为小辈也无法懂得大伯和大妈之间情感。可能是到了而立之年,和身边的人谈起爱情,已不再像年轻时那样专注于爱情本身,而是更多地关注婚姻里的爱情,大多数的婚姻里,爱情就像是化入杯水中的冰块,你说它还是冰块吗?

大妈是个本分的人,坚忍的人,她是用一辈子在信守自己的承诺,是无愧于心的。作为大伯,他的人生起落和年轻时的一身风流债应该是有着莫大关联的。

至于如今,他们生活也算是平淡,也好转了。哀莫大于心死,要是当初大妈有一丝的动摇,这个家可能也就散了。但坚守住了,可能也是对年轻时的自己一个交代吧。

如果你和那个男人最初有爱情,哪怕之后,爱情消失得一干二净,留下的痕迹也是婚姻稳固的最好基石。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