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辈爱情(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聊爱情
其实爱情在我来说,已融入普通的生活,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细枝末节即为爱情,不足道。
不过,既至七夕,恰逢大伟哥爱情征文大赛 ,那我不妨说说家中老一辈的故事,在那个战火纷飞年代里,志同道合、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爱情。

第一篇 同甘共苦

我非所谓红三代,但老家在苏中革命老区,爷爷奶奶生在乱世,经历了那段艰苦的历史,也算历经坎坷,他们的故事我也是从小听到大。

爷爷出生贫苦,五岁丧父。曾祖是本分农民,但因不满还乡团欺压乡里,言语上起了冲突,被背后冷枪,不治而逝。怜,遗下曾祖奶及二幼子。祖奶性情刚烈,为子不改嫁。终日劳苦,备受欺凌。不惑之年,背已不能直,虽苦,但二子年幼时已明是非。徒凭双手育儿,长子学医,二子后从商。

我爷爷是二子,因家中变故,便从私塾退学,扶母养家,供兄长读书。从小吃得苦中之苦,人也极为聪明。

奶奶出生富农,外曾祖组织乡里壮劳力,推独轮车为大户跑单帮。家中置了粮油茶食店,日子算不得富贵,但能温饱。儿女也多,三子三女,我奶奶是老幺,在同辈人中也算得是娇惯出生。

爷爷奶奶相识之时,奶奶是地方文工团文艺干事,(多说一句,这也大概就是为什么我父亲爱戏曲,乃至我从小喜爱音乐的根源),而爷爷仍在打零工,给周边的住家修屋盖草。照理是门不当、户不对。但在那个年代,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灌输和动荡洗礼的奶奶偏偏就看上了年幼丧父,前途渺茫的爷爷,不顾家人阻挠,应当是毅然决然嫁给了家徒四壁的爷爷。

角色转变,在婆家挑起家中重担,爷爷在周边庄上讨生活,奶奶则在家种田扶老携幼。奶奶年轻时长得清秀,又多才多艺,未曾干过农活,没多久就已面黄肌瘦,咬牙而扛,爷爷眼中也是满是心疼。

以为建国便翻身做主,岂料仍是受人盘剥。大队会计竟是那冷枪打死我曾祖的恶首之亲,感叹天理不容。有这层恩怨,对我爷爷奶奶一家是刁难至极,奶奶集体每日上工做活,爷爷每天到公社运河工地挖泥挑担。没日没夜做活,所得“工分”还要被扣,拿不到粮票,理由是家中老人和三个小孩不能出劳力,奶奶曾为此嚎啕大哭。我父亲对这帮干部的嘴脸也是记忆深刻。曾说过,家中自己养的猪,年底宰杀过节,需紧着公社、大队干部吃饱喝足,自家只能得些下水和猪油,那时还是孩子的他们有些肉汤泡饭已是万幸。

不过,爷爷头脑灵活,文革中后期开始隐约做些小买卖,倒些货物,日子也有所好转。不过,在十年浩劫中,这种营生,也是风险极大。一日,爷爷出门办货,骑车由江北到常州,返程时月光皎洁,半道中见一黑影手持棍棒靠路边而坐,慌忙之中看清是劫道匪人,低头不说话,脚底飞快,加上惊吓过度,一路劳累,回到家中便染上了重病。家中孩子要吃饭,要拿些货去姜堰换粮,只能奶奶一人前往。一大早,奶奶出发前,爷爷千叮呤万嘱咐,早去早回,莫耽误。岂料,黄昏日落,爷爷拉着我父亲在村口一直未看到奶奶回来,爷爷各种担忧冲上心头,害怕是出了大事。幸好,天黑后,奶奶平安归来,原来是体力不支,中途步行推车,耽误了行程。种种的苦难,但他们不屈也不挠,携手同心,凭借敏锐的眼光,终于生意有用,家中也日益富足,改革开放后家中还办起了小厂。

到现在生活已翻天复地变化,但两位老人的性格习惯依旧。祖屋拆迁后,购置新的小楼,人家院中尽是花鸟鱼虫,唯独我家院内是青菜萝卜,起初我有些反感,觉得这么好的环境,为何不弄得雅致些,但想想他们过去经历的日子,我却有些羞愧和自责。奶奶也说,我种些菜自己和你爷爷平时吃着放心、方便,你们这帮小的都在外面,假期回来了我还能给你拔些带走。每日生活规律寻常至极。我在苏州安家后,爷爷奶奶来过一两回,一是我结婚,二是我生子。我每逢回乡都劝两位老人随我到苏州小住些日子,爷爷住不惯城市,而奶奶说,我明白你们的孝心,平日里也是想你们这帮孩子,但你爷爷哪里离得开我,出去一两天我都不放心。

到这里,所有关于爱情的说辞都略轻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同甘共苦,扶老携幼,功德无量。祝两位老人,福比天高,寿比海深。为此伉俪之后,乃吾辈之幸,我等之荣光。

4 Comments

  1. 照理说你奶奶这种老革命,上头应该有人,不应该受大队的窝囊气才对啊。你爷爷供他哥读书,确实v587,佩服!

    • 被欺负的时候,是十年浩劫,老革命都被批斗牛鬼蛇神,被虐打,我奶奶那会帮着东躲西藏,照顾他们的孩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