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却发现无人等候 | 月旦评

成年之前,你是时而安静的。
趴在卧室的床沿上看书,从战火纷争的春秋战国,到神奇奥妙的浩瀚宇宙,无有烦恼。
成年之前,你也是好动的。
下课铃响了,老师还未宣布下课,心早已飞到了绿茵场上,追逐打闹,足球乒乓。

那时候的你,被教导,把书读好吧。读好了,就什么都有了。所以,那些年,你学到的,是别人想给你去学的,当你回首时,或许已然记不清那些曾经被划入人生使命和命运的书和卷,记忆里或许只有“二五六 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吧。

终于成年了,用功十来年,总算跨进了那个大门。笑盈盈地,期待着一切美好的来临。

“放心吧,读好你的书,其他的事情不用考虑”。
可是,大学的书读起来,并不是那么有滋有味。因为,此刻的你,有点怀疑和彷徨。
“这书读了是为了什么?”

四年瞬息而过,拿这两张证穿梭于各个挤破头的宣讲和人才中心。

“英语过六级了吗?”
“有本地户口吗?”
“有对象了吗?”
“父母是做什么的啊?”
一遍又一遍,机械式的提问和回答。

可能你已经忘记了多少次带着希望出门,最后又失落回家,眼看着别人:舅舅给安排了XX局的科员工作,半年之后就能转正;妈妈托人安排到了XX银行,月薪八千,地点在特区CBD;嫁了富二代的那位,在闹市区开了个花艺美甲,每天开着保时捷出门。就连宿舍最不起眼的那个二饼,也考上了北大的光华。

而我,一个人,面对桌上的那一本本发了黄的页。风拉开了窗,随手抄起一本,向窗外飞去,书页随风一张张翻开,里面铺满了我的字迹,似对着我苦笑,然后带着我的怒和委屈消失在视野中。

“书,就只知道读书”。

转过眼,二十五六了。

“该寻对象了”
“再不结婚,生孩子都有点晚了”

在跟男(女)朋友思索了之后,下定决心,七拼八凑拿了首付,在市里面买了一套小两居,开开心心当上了房奴。

每日,节衣缩食,眼睛闹市橱窗的名牌衣服和包,再摸摸口袋,只能摇摇头走开;看到公司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下班后拎这包,径直走向停车场,潇洒地用遥控钥匙打开车锁,先放包,再坐进车里,发动,起步,消失在繁忙的车流。攥紧的公交卡,把手心已经夹出了一道血红的淤痕,松开后,默默地走向回家的站台。

随着时间,你迎来了梦幻的小生命。多么神奇,让你疲惫的心再次有了感动。
每每想到那双大大的眼睛,肉嘟嘟的那双小手,开心得眼泪都会出来。
慢慢地,你开始每天六点前必须起床,温好牛奶,督促小不点儿起床洗漱,吃了早饭,在8点之前送到幼儿园,不然你就赶不上地铁,有可能就会被扣了这个月的全勤奖。
想到老板的嘴脸,你可能真的一刻也不想再做这份工了,可是孩子是需要衣食和教育的,你暗暗发过誓,这辈子不会再让孩子像你一样吃苦。所以,你只能选择忍受。
“我不为自己,我是为了家里的他们,所以脸皮是什么,尊严又能值几个钱。”

转眼间,我们都已过了而立之年,忆往昔皆是苦辣酸咸。有过多少无奈,有过多少的迷茫。记得,父母曾经在我们年少时,喜欢唠叨的一句话:“给你们这么好的条件,让你们学习,为什么不珍惜这无忧无虑的大好时光?”
如今想来,看起来有点像,但又是那么得令人无语。

其实,并非校园时光是多么美好,只是平凡的人在成家立业之后的重担让你压弯了腰,相比之下,只能觉得读书辰光的好。其实,谁又愿意天天被老师逼着背课文,晚上躲在被子里写那一百道解方程到深夜。

说来,人世间,太多的不情愿了,几千页,几万页也说不完。可也有人能成,但谁又愿和你分享升天之道。

悟吧,总有一天你会悟出来,不需感叹醒来得太晚。这才是短短小数十载的无奈,光阴仍富余,这话定续不出下个十年。

15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