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净

漫天飞雪有时尽,一抹相思无处闲。

茶香墨浓染思绪,恍然如梦逐雪情。

那一年,小小少年,不知踏雪闹春的情趣,只知道躲在妈妈身边畏惧严寒,不记得大雪封路的绝美了,只有那积雪漫过我的鞋帮子,踩着咯吱不绝,一步三摇的拽着妈妈的手磨着脚下的坚冰去拜年。那个年岁,讨厌雪,讨厌那么冷,那么荒凉…雪,也许是个麻烦!

那一年,初入学堂,只记得不想冒雪去上课,冷得手都拿不出来,挤在姨妈的车座前,一圈一圈的滚动车轮向前进,自己美名其曰:求知欲的极度膨胀。结果,一头扎进雪堆,恨啊,那么冷,那么湿,还得回去换衣服,最可恨的是,换完还得接着去上学…雪,也许遭人怨恨!

那一年,明白碰上下雪修房子是多么痛苦,忘不了被雪浸过的砖,被冰包过的木,明白生活不总是那么阳光,而大雪或许也是必修的一门功课…雪,也许可以沉重!

那一年,待我回家的时候,雪已经差不多融入大地,踩着雪水浸泡的泥土去送别让我敬爱的人,那个于我有恩,有情的人,从此阴阳两隔,如临雪窟…雪,也许给人哀伤!

那一年,雪来的时候,一个人在学校静静地值班,虽然那时还没毕业,可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放佛预见了分别时候的感伤,那年的雪大呀,给我的大学上了一课…雪,也许告慰离别!

那一年,难得的雪下到膝盖那么厚,一个人在家铲雪,告别,埋葬,算是一个仪式吧,希望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雪,也许代表宽恕!

今年,庆幸没有那么多雨陪伴,不曾想连续下雪,为了自己的生活,很多不得已不必要不应该不值得,如今,都变得不那么在意…雪,也许滋润成长!

前尘往事梦悠悠

不哂天凉几度秋

雁南飞,鱼潮头

一江春水向东流

飞檐峭壁绕城兜

高堂广厦势比牛

少年梦,铁画勾

新词旧曲沥血讴

人生路,寂寞如影随形

莫停驻,无望满眼美景

不虚此生,不错轮回。

好朋友scarecrow写滴~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