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和你一起去吹吹风

正是一年中天平山的红枫最美的季节,想跟你手拉手顺着山道一路走,漫山遍野的深红金黄,暖暖的阳光透过树梢,明媚你的笑颜,这才是我的博客该有调调。

无奈我的牙碎了一个小角,在附二确诊,那颗牙有根尖炎,结果是需要做根管治疗,总共去3-4次,第一次是用电钻一样的,钻掉了半颗牙,将牙齿打穿,冲洗消炎,封好,除了满口腔消毒药粉的味道,全程一个小时,居然毫无痛感。医院出来下午,我还得瑟去跑了30公里,做了个美甲,选得是少女系的裸粉跟肉粉。

美甲

上周又去了一趟苏大附二医院,牙科医生用针头医院的挫根管,再冲洗,拍片,封药,全程两小时,除了腮帮子很酸,也不算特别的痛。回家路上想起都四点了午饭还没吃,啃了一个三明治,于是噩梦开始了,简直痛得生不如死,晚上狂吃了三颗止疼片,才勉强入眠。打电话问医生咋办,医生答复来复查,严重的话,需要挂水。艰难的挪到医院,那个小伙子在我强烈抗议下,挨个敲了下我一排牙齿,说要么帮我开放牙齿,很快就不痛了,去问主任的意见。后来沈主任又来挨个敲了一遍(疼痛值100,生命指数为0),说根尖炎就这样,让我回去忍忍,明天不痛了就表示快好了,没好再去开放牙齿,一直开放,我的牙好不了,忍不可忍请了病假回家休息了。

话说,现在医改之后,挂号费涨了,医药费降了,医生连药都不给开了,记得以前都是捧一打回家的,还是我提醒要开消炎药,才给了两小盒,三天吃光光的量,这也算是医保改革成功的一小步吧。

周五去了趟苏大开会,顺便感受下学术气息,一起吹牛的都是些教授、副教授,大部分都很年轻。我顺便侃大山,自己这么个本科生是如此的拿不出手,只能侃侃我哥,是南大计算机系的主任。其实工作应酬也是蛮有趣的,经常听一些说一些平时根本不关注的事情,就当涨涨见识呗。

晚上聚会结束,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如果哪一天,我失业了,或者哪一天,Ethan年薪百万、月薪百万了,我就到这里来上学,专业我都想好了,不要技术含量高的,读读背背的我最在行。不过嘛,估计刚刚毕业那会,还能考上,现在么,呵呵。

我只是想上学,不想考试,心态得端正,我读书,我上学,我努力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吃的就不晒了,苏大小食堂里面还可以吧,每次拍照吃的发微信,我家那位良人都会一脸鄙视,让我好好吃饭。

还有就是我跟Ethan说,我要写篇博客,写我牙疼,然后我家亲爱的老公给我做牛肉饼,从切土豆丝,到和面,到炒牛肉丁,下锅,捞出来,金黄酥脆,入口即化。我老公给我翻了个大白眼,说那是我做给我儿子吃的。原来给我吃的只是顺便啊,o(︶︿︶)o 唉!后来跟金公举笑谈这件事,她说,你老公不是谈恋爱的时候,能骑着单车,从雅都大酒店买好肉包子,横跨金阊区,高新区,送包子给你吃么,然后再骑车20公里载你到市区玩?我竟无言以对。

最后,明天去宜家,有约的么?

43 Comments

    • 但是如果去社区医院看的话 变得很是便宜 对那些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慢性病的老年人 是利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