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这短短数十载无时不在自我搏抗在岁同人愿之际或落寞寂寥而后 圆梦背后无尽的懈怠和放纵 失落的面前满眼的自弃和放空 无论哪一种都很吸引人在极度喜悲的梦 扯一丝线在那欲望悬崖一步之遥隔线而止 然一发之力难敌 …

走着

为何宁愿多走一段孤独的路?因为理不清自己 霓裳蔽体 亦蔽心或许你已经走上一段你远没有料想过的路因为仿佛可见远处跳动的光 你双目平视脚步跃起而飞快而前行永远是有代价的不知不觉渐入满是荆棘的黑森林远处的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