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ificent Night Views of An idyllic County House 旺山夜色,春风沉醉的夜晚

旺山夜景绮丽迷人,
千家灯火不夜村,
天上星、水中月、人间灯,天地一色,恍如梦境。
灯火洒溪水,把溪水照耀得恍如白昼,分辨不清何处是水,何处是岸?

April has always been one of my favorite months of the year, not only because it is Spring here and everything is so fresh and clean, but also the delicious food from the farmhouse. When I was little girl, my cousin and I spent countless days with my grandma at the countryside, playing in the rural field, and having fun when catching bees, dragonflies, and butterflies. When I was on vacation from School, we didn’t own cars, only bicycles. I tried every way possible to ask someone’s else to carry me to my grandma’s house. It was so nice!

四月一直是一年中我最喜欢的月份之一,不仅因为四月是春天,一切都是那么清新和干净,而且还有很多农家的美味。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和表弟表妹会乡下奶奶家玩好多天天,和一帮熊孩子们一起在捉蜜蜂、蜻蜓和蝴蝶,爬树划船无所不能。当我们学校放假时,我想尽一切办法蹭别人的车带我到外婆家去。那会我们没有汽车,只有自行车,也没有太多的污染,一切都很纯净美好。

12.jpg

I spent my last Valentine’s day at Wangshan with Ethan. And now we were here to spend a quiet and peaceful night together, watching the moon, stars, and listening to the sound from nature like the the croaking of frogs. I have been with Ethan for 14 years. We fall in love when I was sophomore. We have met each other at high school. At the time, we are forbidden to think about dating, only study harder and harder. But Ethan always bring me his favourite sweeties and milk. I remember one day, he gave me a bag of pure milk.Then I opened the bag with my month, and asked him for a straw. He said there’s no straw, and picked up that milk bag and drink directly. I thought he was intended to do that.

今天跟Ethan一起自驾到了旺山,准备在这里度过一个宁静的夜晚,赏月亮,看星星,听着蛙鸣蝉叫。我俩上次过来是去年的情人节。话说我和Ethan相恋到结婚已经第14个年头。大二的时候,开始谈恋爱,毕业之后相约到同一个城市工作,然后结婚。我们在高中相识。当时,我们明令禁止谈恋爱,父母和老师只会让我们更加努力地学习。但Ethan总是给我带来他最喜欢的糖果和牛奶。我记得有一天,他给了我一袋纯牛奶,然后我用我的牙齿咬开了袋子,向他要吸管。他老神在在的直接拿起牛奶袋喝,这算不算第一次间接kiss。我一直觉得他是故意那样做的!

Continue Reading

无孔不入的共享经济

苏城越发地堵了。于是,早高峰时间我开始适应地铁出行,出了地铁可以步行一会儿,这样也可以算是小小的锻炼。

这两天春雨绵绵,没有出地铁站,我APP上定好了网约车,出站正好可以上车。

说到网约车,便利了生活,我深有体会。想到十多年前的苏城,要打一辆出租车是多么地艰难,头十分钟永远是“有客”。后来有了“电调车”,涨价60%,用着不开心,可还得用,商贸圈的停车位以及高铁站的停车费,你懂的。

后来网约车进入国内,很好。虽然风波不断,但至少,我觉得现在打车比以前方便,而且打车费没有涨价。

2.jpg

另外,今天在网约车上看到了件好玩儿的东西,在座位上套了一个按摩座套,只要扫一下二维码,可以在车上体验按摩座椅。 Continue Reading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猪猪肉肉

昨日,最高法推出一项数据统计,说全国离婚纠纷中,有14.86%系因家庭暴力发生,逾九成是男性对女性实施,广东地区案件量排名第一。

看到这条报道,让我有两条联想:

第一条,是小时候最怕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不是贞子从井里爬出来,而是冯(安)远(嘉)征(和)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得是多少人童年的阴影。

第二条是联想到前两天的一则新闻——“河南永城10位新娘“零彩礼”出嫁,女方母亲面无表情”。

chinese-wedding-dress-1613172_1280.jpg

这两条联想看似毫无瓜葛,但我认为,大有联系

就收彩礼而言,是古往今来的惯例。穷人打光棍儿,祖孙三代一起给儿孙攒老婆本儿。所谓的老婆本儿,就是家宅和彩礼。彩礼是要结婚送给女方家长的,所以都不是小数目。

而女方家长收这笔钱财的初衷是什么?家中有男孩,也需要老婆本儿;或者是无男孩需要养老用的。

这在旧时代也说得通,因为历来中华文明强调男尊女卑,一家之主多为男性。帝王多是男性,入朝为官者也基本是男性。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女性被贴上了弱势群体的标签,无法享受和男性同等的权利,所以在嫁出去的时候,女方父母作为弱势群体的一方,需要相应的经济补偿。

china-wind-1889340_1280.jpg

所以,要彩礼一说,可以认为是将女性至于弱势群体的一种带有很强的性别歧视的行为。

而这一风气,在男女平等当下似乎还很流行,加上电视台无休止地丑化等原因,所以,丈母娘这个词慢慢演变成了弥散在社会的一种毒——“尖酸、刻薄,炒高了房价,亵渎了爱情”。

可是话说回来,这是千年的历史所积,光靠社会自然推动是不够的。因为,一旦涉及到钱,就会有利益方,就不变得不那么单纯——比如说金店、礼仪公司、地产商,所以礼金一事,问题不都在丈母娘的身上,是社会多方面因素的共同结果。 Continue Reading

娱乐访访古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送到了大门儿北啊!一抬头我就看见了王八驼石碑啊。若问这王八犯了什么罪啊?只因为他说相声,桌子挡住了腿。”
——小岳岳的《送情郎》

由于前段时间疯狂回顾德云社的经典段子,起初没在意岳云鹏的一段小曲儿,怎料得,太过于魔性,被牢牢地脑内循环,索性写出来,求解脱。

现在的大朋友们和小朋友们除了戏校或专业人士,大概都不会再碰传统戏曲和民间小调了。失传我是不担心的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戏剧和戏曲学校,每年都有好多孩子报名学习,前途也好。不过,普通大众并不愿意去看去听,流行歌曲会被翻唱了烂了、吐了,选秀照看。

传统的戏曲也该拓宽一下认知了,小朋友们也要知道《沙家浜》是什么,也能哼上几句黄梅小调才好。

我是差点进了戏校的人,爸爸会戏,所以我是深有感触。

当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文化的发展和历史的传承是也会有水涨船高之势头的。

记得当年有一位刚满22岁的同事跟我聊天,说一天在地铁上听几个00后在娱乐八卦,听歌没聊二次元,竟然听的是周杰伦和林俊杰,她说她放心了。虽然是一句玩笑,但道理是通的。

就像家有老的宅子,翻一翻,也许不经意哪个角落里会滚出两块儿银元来

Continue Reading

天行九歌矣

IMG_20180411_180231.jpg

诸子百家,我只服韩非

IMG_20180411_181016.jpg

王道德儒
人性为善,循循诱之,天下大同。
仁爱人,而后有孝,孝为本,而立纲常。
父子君臣,成规矩方圆。
修身、齐家、治国再平天下,一脉而来。

霸道邢法
世人皆恶,防微杜渐,王孙亦然。
邢论典,重而严惩,刑连坐,无得漏网。
违法必惩,则普天皆畏。
严刑、峻法莫敢言,治乱安内。

儒以德治,行王仁道。望臣民感而恩之,君贤民朴,求世事之向荣。然,美也,虚无而缥缈,梦则幻。可得锦上而添花,而非乱世之良药。
故,儒不以为本,乃盛世催化工具尔。

刑法可平异己,防变。乱世重器,斩荆棘,除乱党,安社稷。但法过厉,内并未能安,或瞬息之势,非长久之计。
遂,峻法非长效,仅乱世平定之快剑矣。

诸子百家,各行其道。一味拘泥非能成正果,当效韩子王孙,集大成,感世之变化,方能成势,而为。

合伙非易事 画饼不得心

不知何时起,一些人需要靠画饼来充饥,不是画给自己,画给同事,画给员工。每每想到此处,心有余悸。我也不知道这一套在一些创业公司是不是很灵光。

前些日子,一朋友请我们到公司去喝茶,喝他们的管理层作个交流。期间,这位朋友离开,处理其他事务。我们几个抱着友善的心态,倾听几位高管的高见。 Continue Reading

谁给了你底气?

有人劝我,遇事莫气,气大会伤身。我也不愿生气,生气后淤结的愤和气,会转化成身体里不好的存在,要控制好自己。可是往往听到一些事,看到一些人,还是会动气。这难道是作为一个性情中人,要付出的代价吗?

IMG_20171224_105344.jpg

部门招新,很开心招到了一名合乎新意的员工。来的时候跟我说,之前公司离职的原因是没人管,谁都能调遣,谁都能安排事情,永远有协调不过来的任务和干不完的工作,希望我可以成全她这件事情。

我是希望事情都是讲规矩的,尤其在公司。 Continue Reading

君子顺德 趣云众生相

在网络段子兴起之前,大多数国人的记忆里,赵本山应该是全国人民心目中幽默的代名词,连铁岭都变得国人皆知。对那个年代的许多人来讲,一年就指着这个笑话活着了。

IMG_20180221_190055.jpg

岁月催人老,伴随着小品质量下滑,电视剧及电影的差评,再者有穷尽奢华及一些贪、黑的报道(未曾考究真假,也没那个兴致),终于,慢慢消逝在视线之外。

作为南方人,我们小时候感受到的民间艺术大概就是东北的小品和二人转,本山和丹丹的功劳。知道马季(《宇宙牌香烟》)、姜昆(《虎口脱险》),但是早就不演了,冯巩和牛群只能是影像资料里听到一些还可以的内容(《小偷公司》),所以相声对于20岁之前的我来说,没什么吸引力。 Continue Reading

一味追求纯粹也会害人

touzi.jpg

曾经在很多人的心目当中,写文章,甚至是一切和文档有关系的事情,都应当是文科应该干的事情。理、工科的人往往就会觉得,我只要学好数理化,有一门自己的专业技术,基本就无敌了。

这种思想在脑海中一住就是二三十年,当从一个小技术员慢慢成长起来的时候,老板开始让你熟悉管理,还要你把技术包装成牛气轰轰的产品,你词穷了

fengtou.jpg

也有在专业领域研发出了领先的专利,想要以此创业当老板,可是问题是,MD,我说的话投资人根本听不懂,而自己脑海中是一片的碧海蓝天和金山银山,可怎么就说不出来,就做不出一份像样BPContinue Reading

赚得初心,值得永恒,创业High点的终极拷问

昨天周六,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讨论一件事情。关于赚钱的公司和值钱的公司之间的话题。创业者到底要做一家赚钱的公司,还是一家值钱的公司?

创业的目的绝大多数是赚钱,公司的主要目的也是赚钱,所以大多数人应该会选择做一家赚钱的公司吧。有良好的业绩和财报,保证高水准的净利润。这种选择没错,如果一家公司不以赚钱为目的,那还不如趁早关门了。

也有一些人,认为得做一家值钱的公司。那么什么是值钱的公司?

盈利的?可以算。
有较强的的社会公信力?可以。
市场前景广阔,有独特的服务和产品?也可以。

说到底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真正能回答的,是投资人,因为只有在资方的眼里值钱了,才能是值钱的公司。腾讯QQ当年不也被认为不值钱(险些被100万RMB贱卖了)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