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DR Tea House / 老道茶館 今日话题:今天,你世界杯了吗?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悄然来临。初夏的火热,俊男、美女,缤纷的色彩,高舞的旗帜,清凉的啤酒,还有诱人的美食,夜以继日的狂欢。

是的,四年一次的全球盛世,真的来了

中国,咱们不是足球大国,但是论球迷和伪球迷,数量在世界上绝对是NO.1。大家不管中国队能否参加,也决不放弃对足球的热爱,或许是因为足球源自中国吧。

像我,足球规则都还没十分明白,一个“越位”,那么多年都搞不清楚。但是,我却还是喜欢世界杯,时间充裕也看欧洲杯和欧冠。

足球有魅力,当中富含的元素太多太多,有喜怒哀乐,有嬉笑怒骂,有偶像,有品格,有人生还有交战时刻的战略和战术。

一场足球也承载了一些人的人生记忆。儿时和父亲一起看过的一场球,也许成了你毕生难以忘怀的画面,年少时和心爱的人一起看球也是多么令人忘怀,就像我们,2010年的那个夏天,拎着一大袋吃的,在网咖熬夜看南非世界杯。到如今,开始陪自己的子女看球,这似乎已然是一种传承了。 Continue Reading

伤离 | 月旦评

已春
依不御寒意
终凉中入白

裸足 缓落于幽谷
鲜血之色没踝
曼珠沙华无垠
仰见飞沙红尘

三生石上
烙印之名入刻三分

河岸桥头
立老妪 提汤桶
乃忘川之水沸而为汤
言 饮者可得重生
然前尘既往
君饮否?

乃不忍
纵身跃而入川
为不渝受千年炼

远观伊渡桥而过百
不得见

方悟 忘川之水痴泪所积
其酸楚
可化石骨
噬魂 锥心

千载过后
伊已饮尽川汤
寄望能得汤中之思
不枉 十世之煎熬

是梦也
千万年
未逢再者
唯彼岸之花常艳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猪猪肉肉

昨日,最高法推出一项数据统计,说全国离婚纠纷中,有14.86%系因家庭暴力发生,逾九成是男性对女性实施,广东地区案件量排名第一。

看到这条报道,让我有两条联想:

第一条,是小时候最怕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不是贞子从井里爬出来,而是冯(安)远(嘉)征(和)那张面目狰狞的脸,《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得是多少人童年的阴影。

第二条是联想到前两天的一则新闻——“河南永城10位新娘“零彩礼”出嫁,女方母亲面无表情”。

chinese-wedding-dress-1613172_1280.jpg

这两条联想看似毫无瓜葛,但我认为,大有联系

就收彩礼而言,是古往今来的惯例。穷人打光棍儿,祖孙三代一起给儿孙攒老婆本儿。所谓的老婆本儿,就是家宅和彩礼。彩礼是要结婚送给女方家长的,所以都不是小数目。

而女方家长收这笔钱财的初衷是什么?家中有男孩,也需要老婆本儿;或者是无男孩需要养老用的。

这在旧时代也说得通,因为历来中华文明强调男尊女卑,一家之主多为男性。帝王多是男性,入朝为官者也基本是男性。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女性被贴上了弱势群体的标签,无法享受和男性同等的权利,所以在嫁出去的时候,女方父母作为弱势群体的一方,需要相应的经济补偿。

china-wind-1889340_1280.jpg

所以,要彩礼一说,可以认为是将女性至于弱势群体的一种带有很强的性别歧视的行为。

而这一风气,在男女平等当下似乎还很流行,加上电视台无休止地丑化等原因,所以,丈母娘这个词慢慢演变成了弥散在社会的一种毒——“尖酸、刻薄,炒高了房价,亵渎了爱情”。

可是话说回来,这是千年的历史所积,光靠社会自然推动是不够的。因为,一旦涉及到钱,就会有利益方,就不变得不那么单纯——比如说金店、礼仪公司、地产商,所以礼金一事,问题不都在丈母娘的身上,是社会多方面因素的共同结果。 Continue Reading

天行九歌矣

IMG_20180411_180231.jpg

诸子百家,我只服韩非

IMG_20180411_181016.jpg

王道德儒
人性为善,循循诱之,天下大同。
仁爱人,而后有孝,孝为本,而立纲常。
父子君臣,成规矩方圆。
修身、齐家、治国再平天下,一脉而来。

霸道邢法
世人皆恶,防微杜渐,王孙亦然。
邢论典,重而严惩,刑连坐,无得漏网。
违法必惩,则普天皆畏。
严刑、峻法莫敢言,治乱安内。

儒以德治,行王仁道。望臣民感而恩之,君贤民朴,求世事之向荣。然,美也,虚无而缥缈,梦则幻。可得锦上而添花,而非乱世之良药。
故,儒不以为本,乃盛世催化工具尔。

刑法可平异己,防变。乱世重器,斩荆棘,除乱党,安社稷。但法过厉,内并未能安,或瞬息之势,非长久之计。
遂,峻法非长效,仅乱世平定之快剑矣。

诸子百家,各行其道。一味拘泥非能成正果,当效韩子王孙,集大成,感世之变化,方能成势,而为。

食为天 天已霾

工作日的用餐对于大多数中小型民企的员工来说,一直很头疼。前台小姑娘恨不得早上一到座位上,就在为午饭吃什么而发愁了。

kitchen-2143410_1280.jpg

政府机关、学校不用为此过多考虑,有机关食堂;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有企业员工餐厅,好一点的还能提供下午茶。

所以,朋友圈交际广的一些小朋友,在找工作的时候会在这个问题上斟酌一番,而大多数人往往会忽略这一问题。

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不在意早饭和午饭,认为上班期间,吃饭就混混吧。加上现在手机点餐也方便,周末和假期都懒得出门,更别提烧饭。 Continue Reading

红色炸弹来袭~

春暖而花开,喜结连理。一大波结婚请帖接踵而来。今早听到有人在讨论结婚请帖以及礼金的事情。早几年,伴郎、伴娘挂收款二维码穿梭婚礼现场的。现如今,H5结婚请柬附带支付宝和微信账号了。

t.jpg

有人很反感这一行为,总有八竿子遇不着的“亲朋好友”突然间找你,就是一发红色炸弹。不像是分享喜悦,而是来要钱。

其实,自古以来,中国人很讲究出席红白喜事要随礼。随礼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到后来慢慢演化为一种新生活成本或者重大事务的众筹,而非纯粹的祝福或者感情附随。

结婚,预示着新人即将开始一段全新方式的生活,柴米油盐、养老育幼,这一切就像一个项目,而项目的启动是需要资金的。长辈们、亲朋好友的礼金也就成为了一种对于新人新婚生活项目的众筹。 Continue Reading

艺术传承非在”仑奂”, 在”务实”

上周前往扬州,在青普行馆得见扬州雕版印刷。由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现场讲解、表演技艺。说实话,非遗我并不陌生。先前和苏绣有了很大的渊源,了解过技艺、沿革,也认识了很多业内的人。所以这次当我再一次听到“非遗”这个词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很多关于苏绣的事。

DQmVoRsBsmfe6FY3KXHdPmoFwwp9tHaktQfn8miVouHJuPo_1680x8400.jpg

当我第一次看到工坊里的绣娘时,我第一个联想到的是我的妈妈。我想,要是我妈妈十几岁时学习刺绣,现在应该也能成为有名的刺绣老师了,因为她的手工艺品做得很好。所以得于次,我便和刺绣一行的人就越走越近。到后来,我竟然开始忧虑,为苏绣的传承和市场化而忧虑。

苏绣有别于雕版印刷这类其他的国家非遗,除了纷繁的人工,也需精贵的原材料。什么孔雀羽毛、金丝线,在大项目上使用起来是家常便饭。加上大师的人工和设计,一副像样的刺绣所出来的绣品,少则几十万,多的就没底了。所以,绣品虽然精美,缺鲜有买家。 Continue Reading

得放一马 容身天涯

有一些东西从来就不曾归于,只是寄存,比如说——权力。

最近听到消息,老领导从总裁的位子上退了。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有些语涩。他是公司的功臣,是元老,可是历来,对待具体工作严厉而谨慎,为人处世却极其地谦和。

12年前的深交所鸣锣,公司决策团队一行8人在仪式后留影,你可能在照片中花上半天才能找到他,在角落里,极不明显之处,离金牛好远的地方。

三年前的营销大会,公司2000人参会,在汇报晚宴方案时,会务组提出主桌区别对待,被老领导严厉批评,并重申要求一视同仁,员工心中倍感尊重和温暖。

时至今日,迎天命之年。却悄无声息,马放南山。

语涩之余,也倍感崇敬,隐约之中觅得他的睿智。公司已经面临一个时代的谢幕,改朝换代需要有人挺身而出,何不拿出仙者的姿态,抽离自身而力挽众人。公司是有姓氏的,无论上市与否。无论早期多么豪言壮语,风起云涌,到头来终不过子承父业。而改弦更张岂能不清洗动荡,如何避免?自然是自我端正,先君王之忧而忧了。

虽壮志未泯,但时势既然,也不失为英明所为,想到这里也释然了。

突然联想到,去年下旬,我已经离开了一年之久,未曾联络的领导,竟然拨通了我的电话,询问我的近况,估计当时他正做着艰难的抉择。如今回想,倒有些懊了,性情之人,岂会不愁思满怀啊。

王石说:“当一个人不放权或逾越权力时,权力就会变成炸药”。是的,不管从万人之上退隐如何之艰难,但为求全身而退,只有自我克制,方能波澜不惊。

梦鸾恋鱼飞

是日,抬头得见三青鸟,西王母左右应,敬食达信之职。左右不一,左者蓬发戴胜,利喙严威,甚令惧;右者金带护额,眸亮彩绒,清玉润。各司所职,而展所长,上下无有不敬。

母得一罕物,欲召蓬莱仙岛,传信三神。左青鸟虽动如梭剑,但魇目,遂垂右青鸟。

右青鸟鲜出瑶池,未尝得五岳四海,欣领命。

织风而起,跃云池,鸾翼映霞,灿若星辰。

母命三日复,今半日已近仙岛,遂俯身而下,睹世间山河。

是夜,天朗而气清。右鸾体人间之气,修羽觅食,得一湖畔,月影静若玉盘。一霎,湖心破光掠影,跃一锦物。

月下,金光烁目,腾湖而起,波光若珠,临空而悬。

鸾不解,展翅而盘,乃一锦鲤。

鲤得见凤鸾,亦惊天物。

愿得飞天否?

鲤跃腾而起,凭鸾而入云,摘星戴月。

飞鱼而水离,不得久矣。青鸾奋而入水底,得见洞天,却也不得时。

经番轮回,终不得全。鸾挥泪,扶而向东,矣已。

拭吾面颊,叹此梦境,多悲,尚实痴,动人心。

从品王到品亡—一个关于白酒的小故事

从品王到品亡
——一个关于白酒的小故事

在中国,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酒.
酒文化渊源留长,虽然父母从事酒类生意,但我对酒并不甚解,也不爱喝。
但今天很想聊一聊一个关于酒的故事。
主人公是我老家的一个酒厂——品王。

应该是在小20年前,当我还在初中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家家户户都开始买一种品牌的酒——品王酒。之前并未听说过的品牌,而且是我们本地酒厂生产,仿佛一夜之间,一炮而红。当年还没有洋河蓝色系列,所以除了高端的茅台、五粮液,普通人家消费的中档浓香型的白酒——品王顺势而生,填补了那一时间老百姓餐桌的酒类消费空白。

由于父母是代理商的原因,我多少了解一些关于这个品牌的事情。

起初,这家酒厂是国营老字号改制而来,老厂子原本半死不活。老国企和“认真”这个词是搭不上边际的。但是卖给了个人股东,出发点就不一样,投资了,总得挣钱。于是,瞄准了本地的中档酒类消费,结果大家也知道了。

在获得了开门红之后,短短一两年,已经将全县中档酒类市场垄断,并向全市进军。那时候的酒厂营销经理忙得是如火如荼,拼劲全力和经销商结成生命共同体,大方开展各项激励措施,现金和酒类的返利再加上旅游、宴会等福利,牢牢把销售商抓在手里。

就这样,外地的白酒在这里被打败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