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出梅的日子里,带同事去老家小镇

六月天气尚好,同事们每天跟忙得跟陀螺似的,周末约好一起散心,于是乎一行人约好七月初一起去我老家农家乐。

梅雨季节的天气说变就变,一阵风刮过都能带过一场太阳雨,我们一出门就开始滴滴答答飘小雨,同事们带着装x的太阳镜,遮阳帽都木有拿出来秀秀,所以在没有拍风景照、户外照,只有美食。。。

我们的第一目的地是沿海海鲜市场,我家女王大人给我们定了澳龙,三文鱼,跟着各种贝类,先来一顿海鲜大餐。

下午去了我们的雅周生态农庄走走停停看马看风景,我们的吉吉大神还偷偷采了人家一树枝的桃子,装到了后备箱,除了一直前来叨扰的苍蝇,一切都是美好的。 Continue Reading

一场脱线的品酒会

跟着女王大人蹭吃蹭喝是我的一向传统,于是乎上周去王府蹭品酒会。

这种酒会参加好多多了,无非就是吃菜看歌舞杂技表演,一般我是不会写到博客的,这场品酒会那个非一般的混乱啊,真是不吐不快~

品酒会

首先是各位领导一个接着一个的演讲,光是虚头巴脑的报头衔就得不带喘气的每个报两分钟,尤其是片区销售代理现场来了一个小时的PPT演讲,就你会做PPT啊?!两个多小时也没讲明白自己的目标客户是哪些?先是说现在年轻人吧,觉得中国的白酒不利于身体健康,喜欢国外的葡萄酒,露酒,清酒。我如果目标客户是年轻人的话,想想这238, 328, 580的价位,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不太会接受,看来看去还不如江小白接地气。后来我听听说是用于商务接待,醒酒只需一小时,下午还能继续上班,但是这瓶身设计似乎有点Q,而且接待一般都是喝品牌,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 Continue Reading

微风徐徐、青草依依

正如我之前博客里提及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特别特别羡慕别人家碧绿的山坡,百年的老树、弯弯的小巷,或者很是原生态的石头房子。这次国庆回老家,宽宽的稻田结满了沉甸甸的稻穗,估计有田地的地主家要开始农忙了,树苗依旧跟小时候记忆中一样,永远长不大,空气还是那么的干净,晚上还能抓拍到晚霞。

赶场一样的走亲访友,好客的亲戚们,每顿餐桌上盘子都是堆三层才结束,闹酒的男士们是热闹非凡,可口的美食对我是大大的诱惑,每当我摸摸吃的圆滚滚的肚子总觉得不虚此行。

这地方是一个差不多半荒废的生态园,山坡是人工堆砌的,我们这是一马平川的地势,山丘土坡很少见,去年夏季这山坡上开满了美丽的格桑花。或许是因为政府不批这个项目,现在是杂草丛生,不过我们自带野餐垫,坐在草地中央边吃边玩,没有游人的打扰,惬意极了。

山坡上有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马尾辫的女孩迎着风奔跑,秀气的男孩在收线,风筝在夕阳下画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Continue Reading

农具博物馆

国庆假期回了南通老家,在Ethan家欢欢喜喜的为祖国母亲庆生待了五天。Ethan老家是在距离苏州180公里的曲塘镇里一个叫花庄的小乡村,不过拆迁之前,老家是在雅周,我们每次回去都去那里转转。

假期的早晨,Ethan驱车载我去参观二叔口中的阳光房,一路上过去的老房子都消失净尽了,现在变成了一片荒芜的绿色。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间是蔬菜大棚,一间是花园驿站,一间是了略有文艺范的农机农具博物馆。花园驿站里是培育的各类花草,蔬菜大棚里面有有机黄瓜跟西红柿,十元一只。

转了一圈,只认识这个农用拖拉机,这车的后轮子比我高,于是乎手脚并用爬上了车轮子,爬得手上衣服上都是黑乎乎的印子。 Continue Reading

一路向南(1):南通狼山

苏通大桥通车后,从苏州到南通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Ethan一个月前就计划着去狼山转转。于是乎,在这酷热的夏天,他就载着我跟娃去登顶狼山,这么热的夏天抱娃爬山是多么的火辣辣。下高速后约20分钟路程到达狼山。我们去的是东大门,停车场收费10元,很是诡异的停车场,车钥匙怎么遥控都没有反应,本以为没电了,打算回苏后换电池,哪知道驶离了停车场,车钥匙又一切正常了。说回正题,从后山进入狼山风景区,有只狼仰天长啸的石像。Ethan一路都在教Ivan学狼嚎。

南通狼山山角

这是后山的山脚下,东南麓有唐代骆宾王墓,我们走的东门是后门,需要绕到前门才可以登顶。其实,我小时候去爬过两三次吧,跟我记忆中的样子差不多,更多了一份历史感。

狼山山顶

缆车单程40元,双程50元,本着花钱坐缆车不如给娃买玩具的原则,11路登顶,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在狼山之巅的大观台,俯瞰下去,长江码头近在咫尺,大小货轮来往穿梭。 Continue Reading

My Hometown

Luckily, Ethan and I left Suzhou and visited our hometown last weekend. It is nice to catch up with old friends and take time to breathe.
Absence truly makes the heart grow fonder. I moved to Suzhou after I graduated. I dreamed to live and work in a bigger city. Now when I come back to visit, all these memories when I was a little girl come to life again.
I have countless memories of running in the country road from home to school.
As far back as I can remember, we had a good amount of snow last year, but this year there is none in my hometown. So, I don’t have the chance to take pretty photos of snow.

I am glad that I can take Ivan here showing him old photos and sharing old memories, and of course, making new ones.

MY HOMETOWN

MY HOMETOWN

上周回了趟老家,跟好朋友们看电影、喝下午茶、压马路、追忆少年时光。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将会成为最亲切的怀念。”可惜老家今年还没有下雪,不然拍照会很美。

在老家被问得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要二胎”。我都回复的是“过一段时间”。我想要有多些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多些属于Ivan的时间,有了二孩,就不能一心一意的只爱着Ivan,势必会把对他的一些爱分出一半,也不能随心所欲的给他买玩具了。然后呢,我希望是个女娃,这样Ivan可以做个照顾妹妹的好哥哥;如果是个男孩,估计他俩得在家上演玩具争夺战了。

洋河蓝色经典年会

今年的年会地点是在中洋豪生,就是当时红极一时的金砖酒店,或者土豪金酒店,在腾讯头条炒作过。作为VIP经销商家的一份子,我们一家子都参加了洋河蓝色经典的年会。相较于苏州的五星级酒店,中央豪生这家的装修风格真的只能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来形容,整家酒店的装修色调都是土豪金,整个晃花我的眼睛,连升降电梯的按钮都是金色的,我站在电梯前站了两分钟,活生生的找不到按钮在哪。

中洋豪生酒店

一楼大厅有一面墙是中洋河豚的展柜,整面墙都是各种鱼游来游去,Ivan特别喜欢,一直追着鱼玩。 Continue Reading

老家随拍

阅兵放三天国家,就驱车回了趟老家,两个半小时车程,不算远,有空就回去转转,因为老家是我的根,做人也不能忘本。挺羡慕有些博友的老家,有着碧绿的山坡,很大的老树、很深的河沟,很原始的红砖房。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但是我觉得我老家也很美,因为老家有着童年,亲情,欢笑。

天气很好,略微有点晒,拿着手机随便拍拍,麦田还是那麦田,树苗还是那树苗,蓝天还是那么的蓝,白云还是那么的干净。乡下的空气真心好,邻居也很热情,不像我现在苏州的高层小区,我连隔壁的老阿姨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排红色屋顶的房子是我家。之前总是喜欢爬到屋顶拍,难得跑这么远拍个远景~依稀还能看到白色的车库门

老家人很勤劳,就像路边一点点地方也要种上一排毛豆,将勤劳致富发挥到了极致~

儿时的记忆这些树苗就在了,我都奔三好久了,它们却一直没有长大~

Continue Reading

幸福之家

题目缘于偶然听到的一首歌,名字就是《幸福之家》,歌词附在文末。

前提是,端午佳节,我公公从福州回到了苏州,跟我们小住几天。从我二月份写的这篇文章,可以了解到我那会跟我公公相处得并不是很融洽。但是这次,很特别,我公公没有对我黑着一张脸,更没有一直指责我们这里不对那里不好。就在三月份,我们为了讨好他,给了买了一只西铁城的手表,他也没有像这次回来这么好相处。这两天,我婆婆有点咳嗽,闻不了油烟,我公公接替了大厨的工作,天天做好晚饭等我们下班回家。前天晚上做了一道酸菜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我跟我爸爸打电话,说怎么没有给我打包一份酸菜鱼带回苏州。看到桌上摆好的那道菜,莫名的有点感动,有点温暖,我公公割鱼片到煮熟,应该花了不少时间。 Continue Reading

Sweet Days

周一去参加了小学同学的婚礼,去之前到阿仲美发给我的头发做了套抛光(抛光就是让头发很柔,很亮,Duang,Duang~)。到了理发店,又想折腾头发了。大半年前,染的红色,现在就剩发尾有颜色了,而且褪色变成了红黄色的感觉~ Ethan让我剪短发,但是我想留长发,剪还是留,that is a question。每次做头发,在跟理发师沟通好之前,我都不太确定会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每次都会提前好几周,开始搜发型,颜色,烫发的款式等等,但是依旧不确定想做个什么效果。

婚礼要傍晚才开始,闲暇之余,Ethan和我拉着Ivan压马路,Ivan一溜烟就跑进去我们那的学校,保安居然都没有拦我们。Ivan现在特别喜欢读书。每次我一下班回家,都会拿着书让我教他,虽然教了好些课时了,似乎他只是在看图画,认识了几只小动物。但是他不亦乐乎的一直捧着书,估计等上幼儿园第一天,要抱着书睡觉了。在学校转了好多圈,Ivan就是不肯走,先是坐在篮球架下面,怎么喊都不走,还一定要我陪他坐着,后来到了光武书院,在门口的石板路上,来来回回,估计踱步了十来圈。我家娃以后绝对是学霸中的巨无霸~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