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了你底气?

有人劝我,遇事莫气,气大会伤身。我也不愿生气,生气后淤结的愤和气,会转化成身体里不好的存在,要控制好自己。可是往往听到一些事,看到一些人,还是会动气。这难道是作为一个性情中人,要付出的代价吗?

IMG_20171224_105344.jpg

部门招新,很开心招到了一名合乎新意的员工。来的时候跟我说,之前公司离职的原因是没人管,谁都能调遣,谁都能安排事情,永远有协调不过来的任务和干不完的工作,希望我可以成全她这件事情。

我是希望事情都是讲规矩的,尤其在公司。 Continue Reading

谁能玩转“转子机”?

近闻,马自达要重新启用“转子发动机”技术应用了。我对力学和发动机专业技术没什么研究,只是学生时代偶尔会浏览一些汽车类新闻,曾经在图书馆看到过介绍转子技术的文章。

steering-wheel-1901050_1280.jpg

当年德国人发明了在理想状态下,动力和故障率优于传统活塞发动机,被马自达公司买回去加以应用,还曾获得过比赛大奖。

至于为什么退出历史舞台,关注过的人应该都知道,转子技术自身是有部分局限性,比如零部件的损耗强,导致其寿命短,目前我们的普通车辆发动机的正常寿命可以维持30万公里是没问题的,转子的可能在一半。另外,由于功率增强对密封性的要求高,所以对路况以及使用环境要求高,长时间的复杂路况和气温、干湿度环境也会影响转子技术的发挥(比如我觉得苏州目前的路况就有点不太好,路太堵,挖开和修复的路段也太多)。

当然,以上这些问题都不是马自达搁置这一技术的原因。媒体早就披露过。 Continue Reading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Last month, I had a sweet friend leave to be with Jesus. It was a car accident on her travel in Yunnan. The driver is drunk. I HATE all the drunk drivers as they are TRULY killers on the road.

I met her when I was on my honeymoon in Europe. After getting to know each other, I found her father is a business partner of my father. She was truly beautiful inside and out. And she has a little daughter, under the age of two. I cried when my father told me that she was died in the car accident. And her husband is not kind to her parents after her death. He even didn’t allow her little daughter to attend her funeral. All losses are the same in some ways and different in others. I can’t imagine what her parents are going through. They are getting old, with no support from her husband. And her little daughter won’t have a chance to know her mom, as she is only 1 years old and she cannot remember things now. All these literally gives me pain all over. I ask everyone who reads this post could pray for her and her family.

When I think over that she is a new mom, I cannot stop crying. And we could not believe in anyone, even our dearest husband.

I am too scared to write this post in Chinese. Hope everything will get better soon. I tried to let it go, knowing there was literally nothing I could do. But all these things constantly repeat in my mind. I used to share only the happiness on social media, and try my hardest not to share bad memories as I don’t want anyone to know my pain or discomfort. I laughed at those who constantly complain how the world has wronged them. But now I think it’s acceptable to share the sad moments of life. Continue Reading

熬夜对身体不好不如通宵撸串【烨味央】

天寒地冻去撸串。
烤鸡翅,烤排骨,烤羊肉串,烤鸡胗都是我的大爱。
这家烨味央位于观前街,老板颜值很高,他家的鸡翅跟排骨都有两种味道可供选择,排骨上有脆骨,不过无肉不欢的我还是更喜欢烤全翅啦。

IMG_20170422_170058.jpg

这家最划算的是他家的烤青椒,一样的价格,但是一串有三只青椒。烤青椒加上醋,是我最爱的味道,跟大学时期南京的三牌楼烧烤一条街的味道一模一样。

IMG_20170422_170504.jpg

烤茄子,蒜香味的,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烤茄子比肉贵。

IMG_20170422_170051.jpg

烤韭菜,撒上孜然,口水哈。

IMG_20170422_170147.jpg

除了烧烤,他家的招牌还有串串,相较于现在大热的冷锅串串,这家是串串是超级烫,第一口又麻又辣又烫的口味太猝不及防。看那连热气都不冒的辣油,下面居然是滚烫的汤汁。 Continue Reading

苏州牛蛙届扛把子 【老天桥蛙炉火锅】

This is my entry to attend the Daily Food Photography Challenge hold by @howtostartablog. I found it is to good idea to share the photos of what I ate recently, when I have nothing to write about. If you want to join this contest, please add the #dailyfoodphotography as one of the five tags.

拔草苏州网红美蛙鱼头店,之前倩倩去排队三个小时狂刷朋友圈,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三个小时什么晚饭都吃完了,周五抵不住美食的诱惑,晚上约上 @jessicameng @karasui 一起相约景德路。惊喜的是,我们去的时候居然前面只有一桌要排队,心生疑惑,发现店家的店面从以前的一家扩充到了三家,依旧是那个人声鼎沸啊。

2.jpg

我们三个女汉纸,点了六只牛蛙,一个鱼头做锅底,想想会不会有点多,就听到隔壁桌的一对小情侣模样的,给我来15只牛蛙,我们都震惊了,这家的牛蛙可是比碗大只的呀。 Continue Reading

I’m still on the way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纵然思绪万千,愁惧梦魇,仍又担心一旦释放,心里彻底掏空那一刻的无助和失落。

所有,有时候总是: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是难过。

shengmingditu.jpg

要分享生命地图,当着众人的面,我只能把一切表现得很好看。有鲜艳的颜色,有趣味的童年,有看似坦途的职业,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前路愿景。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好像个错,错不在别人,我选择的错。

周末,偶遇一位读心理学的幼教师,苦苦忽悠我带儿子去他那里入学。不过,始料未及,是我爱说,甚至比他还能说。

当聊到小家庭的成员时,出于对心理学专业的自信,他认为我还没有长大,这一点我听到了。

或许吧,拿周遭的人来衡量,或许我有一些幼稚。比如,不开心的时候会发脾气,会不想讲话;比如,会爱看动漫,甚至是小朋友的动画也能看得起劲;比如,会听不进父母的唠叨,会引发争吵;比如,有时会跟小朋友在家里打闹,大呼小叫。

不想告诉别人为什么总是难过,但是,到头来总得尝试着告诉自己。

人生的各种滋味,在我来看,如同牙膏一般的构造。当你拼命把前半段用完,最后还是要把尾巴挤出来;你习惯挤出中间的,到最后还是要把两侧的用完,除非……除非你中途放弃,结束这一支。 Continue Reading

人生从来不能或缺仪式感

今天看到了网易云音乐的广告,被其中一句软文GET到了:“开始 需要一种仪式”。

你是何时开始需要一种仪式的?经常在耳边会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做做正事吧,搞这些形式主义,有什么用?”,“无论如何,面上的事情要先做好”。这两种你选哪一种?我可能经常会说后者类似的。

其实仪式感不等同于形式主义,纯粹的形式主义的对目标视而不见,偷工减料的行为。而真正的仪式感,是对目标的崇高尊重演化而来,寄托自己灵魂。

为什么足球运动员会在意举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刻?因为大力神杯代表的是足球远动员身涯的巅峰。

人从出生到离开这个世界,所遇大事皆不离仪式。
出生新儿,要留胎毛发,要戴金锁,要抓阄。
新人结婚,要走红毯,要穿婚纱,要戴婚戒,要行大礼。
当曲终人散,要追思,要哀悼,要入土为安。

这些事人生的一个个起点和终点,需要仪式感的印记,虽繁重,但能让新人领悟人生、家庭、亲情、爱情、友情维系所需要的努力,而清醒认识。

这也是帮会要歃血为盟的原因了。仪式感带来了视觉冲击,让你感觉到事情的重要程度,对正面思维是一种激励,对负面想法是一种有效的震慑。

近几年,各地学校流行举办成人礼。我举双手赞成,礼节有助于孩子了解自己的状态,进一步提升责任意识,从而有助他们去分辨什么能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这个矫枉过正的时代,人们不该弱化甚至排斥仪式,忽略仪式的意义。反而应该处理好仪式感和目标之间的关系,相辅相成。如果,你已经有了小家伙,那么请你在他表现好的时候,不妨也来一些仪式感,给他掌声和鼓励,竖起你的大拇指,摸摸他的头,说一声:“你真棒!”

从窗外看自己

其实,对于神秘力量,我一直抱有十分怀疑的态度。可是,一些简单的事情,在经过无数案例的汇总分析之后,竟然也得出了一些规律和不成文的法则,无时无刻在敲打我的内心深处,不断吸引我去关注。

不妨说,血型。

我从小不知自己的血型,朋友和同学问我的血型,我一直摇头,没关注、不知道。直至,工作后的体检,我才了解自己的血型,人力资源部也因此从档案中了解了这些信息。

于是,当这些信息在公司流传,除去每个人在工作状态、生活场景、微信朋友圈等因素之外,大家都不知不觉又被附加了一层类别标签。 Continue Reading

断翅蝴蝶飞 | 月旦评

今天偶然翻起一位老家笔友十年前的一篇回忆,酒香四溢,快意人生。引出这篇回忆的,是老家的一瓶普通的白酒——三塘(品王的前身),也勾起了我记忆里的那些画面。

luoye.jpg

(断翅蝴蝶飞,哀鸣似落叶)

落叶1.jpg

童年的光景里,家家户户餐桌上似乎都都少不了一扎三塘。在白酒还未曾过度包装的上世纪90年代,朴实的家乡酒还是用红色的塑料绳盘起瓶口,12瓶一扎。因为酒很便宜,几块钱一瓶,所以那时候都是一扎一扎购买。

这位笔友年轻时候曾经在南美奋斗和闯荡,历经艰辛不提,收获了多彩的青春和人生的积淀。他借着老家的这瓶三塘,构建了他在巴西利亚的朋友圈。让外邦友人感受到了我华夏民族的豪爽、胆识和义气。

酒,很神奇。闻起来果香飘溢,但入口辛辣、灼心。但激起了你的情绪,沸腾了你的心智,卸下你的防御,合适的场合,就是打开人群心扉的金钥匙。

我爱读这篇回忆,当中有他国的艰难和辛酸,有人性的脆弱和坚强,有民族的自尊和刚强。

我读过不下五次,每次都能深深的进入那个风起云涌的开放年代,那种大潮之下,搏浪前行的勇敢与顽强。 Continue Reading

你,总得做点什么!

历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农村和城市,人际关系还是那么得不同。

农村永远有透风的墙,有道不尽的家常和里短。所以,一个人的行为举止,以及性格乃至一生会被拿来评论,哪怕你就是平平淡淡一个庄稼汉或是乡下妇女。

有媒体人说过,伟大的作家都生活在小地方,有道理,因为小地方的故事就是多。

迄今,农村还是保持着强大的宗族体系观念,有着全面的亲属关系架构,由传统儒家思想和道德观念进行支配和维系。

修身、齐家而后治国平天下。一般人只涉及前两者,但若真能修身齐家,国自然也能平了。

好的东西,还是不能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