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非易事 画饼不得心

不知何时起,一些人需要靠画饼来充饥,不是画给自己,画给同事,画给员工。每每想到此处,心有余悸。我也不知道这一套在一些创业公司是不是很灵光。

前些日子,一朋友请我们到公司去喝茶,喝他们的管理层作个交流。期间,这位朋友离开,处理其他事务。我们几个抱着友善的心态,倾听几位高管的高见。 Continue Reading

谁给了你底气?

有人劝我,遇事莫气,气大会伤身。我也不愿生气,生气后淤结的愤和气,会转化成身体里不好的存在,要控制好自己。可是往往听到一些事,看到一些人,还是会动气。这难道是作为一个性情中人,要付出的代价吗?

IMG_20171224_105344.jpg

部门招新,很开心招到了一名合乎新意的员工。来的时候跟我说,之前公司离职的原因是没人管,谁都能调遣,谁都能安排事情,永远有协调不过来的任务和干不完的工作,希望我可以成全她这件事情。

我是希望事情都是讲规矩的,尤其在公司。 Continue Reading

成事成人 皆应有备

学生时代,老师跟我们强调“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学习的辰光里,想要记住某些知识点,或者是培养解答的素质,记忆力不是完全能够依靠的。通过记录,可以强化记忆,同时当你记忆模糊之时,仍可以笔记进行恢复。

2.jpg

其实,记录不光光是强化,更是一份重视和准备,跟磨刀不误砍柴工,倒有异曲同工之妙Continue Reading

谁给了你底气?

有人劝我,遇事莫气,气大会伤身。我也不愿生气,生气后淤结的愤和气,会转化成身体里不好的存在,要控制好自己。可是往往听到一些事,看到一些人,还是会动气。这难道是作为一个性情中人,要付出的代价吗?

IMG_20171224_105344.jpg

部门招新,很开心招到了一名合乎新意的员工。来的时候跟我说,之前公司离职的原因是没人管,谁都能调遣,谁都能安排事情,永远有协调不过来的任务和干不完的工作,希望我可以成全她这件事情。 Continue Reading

谁能玩转“转子机”?

近闻,马自达要重新启用“转子发动机”技术应用了。我对力学和发动机专业技术没什么研究,只是学生时代偶尔会浏览一些汽车类新闻,曾经在图书馆看到过介绍转子技术的文章。

steering-wheel-1901050_1280.jpg

当年德国人发明了在理想状态下,动力和故障率优于传统活塞发动机,被马自达公司买回去加以应用,还曾获得过比赛大奖。

至于为什么退出历史舞台,关注过的人应该都知道,转子技术自身是有部分局限性,比如零部件的损耗强,导致其寿命短,目前我们的普通车辆发动机的正常寿命可以维持30万公里是没问题的,转子的可能在一半。另外,由于功率增强对密封性的要求高,所以对路况以及使用环境要求高,长时间的复杂路况和气温、干湿度环境也会影响转子技术的发挥(比如我觉得苏州目前的路况就有点不太好,路太堵,挖开和修复的路段也太多)。

当然,以上这些问题都不是马自达搁置这一技术的原因。媒体早就披露过。 Continue Reading

有些东西在那里 就在那里了

到现在,参加了大大小小的培训班、总裁班、乱七八糟的BA和PA,反正没主动掏过钱,所以名字都记不住。

mmexport1520578245372.jpg

(总裁班学习中)
有一样我记住了,就是培训老师的口音都很怪异。没有标准的字正腔圆,从来没有出现过。
更多反而是“寄几”以及“酱紫”这类的口音,有的朋友会瞬间秒懂当中的意思。有时候听着听着就会让人联想到以前电视购物里,疯狂的导购讲解员的那种口音,而且分分钟会跳上桌。
早期,我还会感叹,为何我们都要听这些地方来的人来给我们“讲课”。因为,在传统意义上,能给人上课,那都是一种荣耀,老师要比学生高一等,也就是在课堂里,他是老师,你是学生,那就说明这一点上他行而你不行。 Continue Reading

一味追求纯粹也会害人

touzi.jpg

曾经在很多人的心目当中,写文章,甚至是一切和文档有关系的事情,都应当是文科应该干的事情。理、工科的人往往就会觉得,我只要学好数理化,有一门自己的专业技术,基本就无敌了。

这种思想在脑海中一住就是二三十年,当从一个小技术员慢慢成长起来的时候,老板开始让你熟悉管理,还要你把技术包装成牛气轰轰的产品,你词穷了

fengtou.jpg

也有在专业领域研发出了领先的专利,想要以此创业当老板,可是问题是,MD,我说的话投资人根本听不懂,而自己脑海中是一片的碧海蓝天和金山银山,可怎么就说不出来,就做不出一份像样BPContinue Reading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gongyuan.jpg

(步行去社区医院的小路)

最近,寒冬季节,苏城流感,我也犯咳嗽,一连半个月,中间恢复了一天,就又沦陷了。无奈,接连到医院,现在看病和前几年是有些变化了,小病小恙统统去社区医院。我觉得这样的医疗改制还是挺好的!

一、社区医院很近,不用多跑路,现在出门停车真心难。
二、社区医院的医生,还是相对接地气的,和病人都已经认识了,沟通方便。

这次感冒,去社区医院,是个礼拜天,值班医生只有一个,所以有一些积压,等的人多了,就会有一些怨言,可是大家还都是有序在排队。当时,我的心里有两种感触:同志们进步了,不管男女老幼,大家已经排队了。再者,医疗资源真心不够,患者要等,而医生苦逼,周末还得玩命加班。 Continue Reading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school.jpg

上周参观某前国有机构的原址,三观被狠狠的洗礼了一把。我们这一代人自出生到入学,接受的教育是“团结、友爱、无私、简朴、奋斗”。长达小20年的校园生活,三观是很正的。

自踏入社会的那一刻起,三观时时被洗刷,无情碾压,一地残破,碎如煤渣。

三观是什么?还真的存在吗?

“做不了你的爱人,可以成为你的后妈”活生生地发生了在周遭。

因为付不起大城市的首付款,她和这个睡在枕边的人,拎着一箱箱行李回到了老家小城,有拆迁后买的二层洋楼,有高大亮堂的大厅,有1米高的漂亮水晶灯,婚后有了可爱的女儿。可是,渐渐,却眼看一起出道的男男女女,在大城市住上大HOUSE,风生水起,灯红酒绿。可是,自己却在闭塞小城小镇虚度光阴。终于,她愤怒了,疯狂地和一个不起眼的混社会的人有了婚外情。家庭破碎了,孩子的目光呆滞了。而她,远走她乡,来到了她向往大城市,从此淹没于人海。听说,后来30岁的她跟了一个大她30岁的他,再无音讯。 Continue Reading

智化凌绝顶 一览众生相 【Eagle Eye 】

“人工智能”概念异常之火爆,从阿里到旷视(Face++),从政府到各类孵化器,新一轮的狂欢又将启程。最近接触了一帮致力于从事人脸识别项目的朋友,了解到了这个行业的一些情况,有点细思极恐。

(最近各种活动好多的,上周在凯宾斯基酒店拍的)
从产业应用上来说,今后人脸的识别将在社会公区机场、车站、院校、酒店全线上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