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游记】带娃去看金鹿角

好久没有更新博客,大致是因为本宫忙碌着穿梭于苏州的最近兴起重庆火锅店。

从山城老巴渝火锅纯金龙头火锅,蜀妈重庆美蛙鱼头的串串,到甩辣私房火锅,再到辣小厨重庆美蛙鱼头,最后到耳熟能详的四川香天下。苏州这些个遍地开花的美蛙鱼头火锅开了关关了开,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家就又是新开店,开业都是4.9折,6.8折酬宾,很是实惠,现在都讲究植物油还是牛油不含添加剂,吃完衣服没有火锅味,味道也蛮好。

大夏天的,一个个辣得眼泪水都快飚出来,直接后果是嘴巴上都冒了三颗痘,冷静了一个星期还没好。

端午放假三天,想着距离下次放长假得等到中秋,本来是计划着回南通的,可惜临时通知端午当天调休,只好喊女王大人来苏一聚,女王大人答复,刚刚从九寨沟回来,得在家歇一歇,还是下个月再跟我爸一起过来。于是乎,端午佳节,一家三口在苏州纳凉,小时候在老家,老人们都会包粽子,仪式感十足,现在么,自己过端午,连冰箱里公司发的粽子,也没高兴拿出来煮,因为不爱吃。

一早就是毒辣辣的日头,气温窜到了34度,简直就是盛夏酷暑,这种不适宜出门的天气,我们还是顶着烈日去动物园看金鹿角,到目的地的时候,差不多三点,比大中午的太阳微微弱了一些,Ivan看到好多金鹿角,大喊“动物园有点好玩~”。干了一件挫事,光顾着看,然而忘记拍长劲鹿的照片了。解释下,称之为金鹿角是因为Ivan最喜爱的熊出没大电影-奇幻空间,金鹿角幻化为金色神鹿,净化大反派。

Ivan最最最喜欢的是喂羊咩咩吃草,有备而来的家长都是自带大白菜来喂羊咩咩,跟好心的给了我家几片叶子,Ivan会非常积极的拔草,然后离得八丈远的喂食~

动物园里面有十来只小香猪,吃的小肚子圆滚滚,走路都走不动的那种,Ivan一定要喊他们是小粉猪佩奇,小懒猪乔治,还得吼吼学猪叫~

最开心的应该是看到长劲鹿,毕竟有对宝贝金鹿角,呆萌的长劲鹿看到好多人围观,还专门跑到人群这边探头打招呼,对着我们呼了好几口气~

看得最久的是大象,Ivan会指给我看哪个是大象妈妈,哪个是大象宝宝。

小猴子,还有熊大熊二是Ivan以前的最爱,这次俨然已经失宠~

带娃去上方山动物园看金鹿角 Continue Reading

一座被我遗忘名字的江南古镇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跑马的汉子,心中都有个江南梦,比如偶遇那雨巷里撑着油纸伞丁香花一样的姑娘。

周末去了一趟浙江的某个未开发的古镇,没有什么商业气息的江南小镇,一路走过去想买个早饭都没买到。。。只找到一家黑乎乎的馄饨店,灰凄凄的木板门,只开了一半,店面很小很黑,以至于没敢吃,饿着肚子溜达了一上午。。。

原谅我遗忘了古镇的名字,或许是名气太小,或许游玩得太不走心。

或许主要原因是最近奋斗在漫漫送娃上学路的一线,对于游玩很是不上心。Ivan已经哭了第四个星期了,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不要上学,然后一直哭,怎么哄怎么劝都没有用,一刻不停的哭一个多小时;甚至带他出去玩,看到是学校的方向也能闭着眼睛哭个一刻钟。

今天早上算是表现最优啦,在家只哭了几声,还勇敢的自己把咳嗽药水喝完了。进学校的时候,叮嘱我放学要去接他,我说那会还没下班奶奶来接,又哭得辣么突然。

小家伙去了四个星期新爱婴托班,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Ivan开始自觉的开始自己吃饭,有时候表现好,能有模有样的自己一勺勺安静的吃,在家教了三年都没有学会,在托班三个星期简直是速成班。

Ivan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很多时候我会说你不会我来吧,Ivan依旧很坚持,放手让他自己试试,做的还都不错。

Ivan其实很要强,每次拿到星星宝贝的贴纸,眼睛都发光的一定得给我看,甚至跟阿婆视频都要举着手机告诉阿婆,今天得了星星宝贝;拿不到就耷拉着脑袋抠手指。

古村

这个编织的竹匾,我外婆家也有,小时候我还有表弟表妹放暑假的时候都会住去外婆家,帮忙掰玉米,就是用这种竹匾晒玉米,然后大口大口的喝外婆煮的玉米粥。小时候的夏天经常停电,没有风扇的日子就搬竹匾到院子里乘凉,小孩子都会睡竹匾里面。 Continue Reading

Ivan上幼托班大事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今年九月Ivan要开始上幼儿园,为了让他更适应上学生活,我给他报了幼托班。在确定这家幼托班之前,我把能附近找到的幼托班都打听甚至试听了一遍,看中的是这家的环境干净、老师和善、离家不远,而且蒙氏班动静结合的教育似乎比美吉姆那种动得飞起来更适合中国孩子。 Continue Reading

重拾童趣:留园里踩水坑

Ivan喜欢看小猪佩奇,小猪佩奇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坭坑里跳来跳去,于是乎,细雨蒙蒙的周末早晨,带Ivan去留园踩水坑。

虽然留园里的水坑没有泥,不过Ivan依旧在各个大小水坑里来来回回地走啊跳啊跺啊蹦啊。

苏州是一年四季都有花,粉墙黛瓦的映衬下红彤彤的腊梅更加娇艳。

拙政园梅花 Continue Reading

欢声笑语

以前的南京的一个同事为了把孩子带在身边照料,毅然决然的买房了,女儿终于不再做留守儿童的时候,觉得她特幸福。

或者说我表姐,因为一直都是老人在老家带孩子,她说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怀胎九月生的孩子不要自己。在孩子两岁的时候,把孩子带到自己身边,她上班,孩子上托班,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很辛苦的自己坚持。

想想Ivan出生以后的这三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娃占据了,一度变成自己曾经鄙视的晒娃狂魔。现在依旧是娃的脑残粉,觉得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就算是抢别的小朋友的书玩具,或者揍别的小朋友,我也统统觉得他做的对,男孩子不能太软弱。

除去去云南旅游、或者娃被带回南通暂住几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一天,是不用带娃的。这两年出去游玩都变成了带着娃短途自驾,从翻山越岭变成了体验慢生活,有了Ivan,我的全世界都改变了。

难得今天天气晴朗,带着娃去乐园坐小火车,小娃不知是闹脾气了,还是胆小了,海盗船,热带气球,旋转木马,小小世界,飞行岛,一个都不玩。 Continue Reading

乌镇西栅

在千岛湖睡睡发呆了三天之后,我们驱车去了乌镇继续慢生活之旅,到达乌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依旧是半路上在去哪儿定的酒店,一家主题民宿,出乎意料的是在喜来登都没有享受到专车接送,只有酒店内电瓶车接送,人家民宿不仅有,而且随传随到。店家帮忙拎箱子的热情也绝对秒杀五星级酒店门口的保安,不过民宿的环境嘛,文艺范是十足得很,更适合大学生的感觉。Ethan问前台哪里可以吃火锅,人家说,乌镇停车不方便,直接一个电话喊来的车送我们一家子到西栅外围溜夜市,那边有个冰城火锅,价格不贵,好吃实惠。吃完火锅逛了逛准备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一通电话,民宿的车五分钟就来接了。

第二天,我们依旧一觉睡到大中午,晃悠悠吃过午饭,才去买了乌镇西栅的门票,进入西栅景区刚好烈日当空,我们躲进了景区里面的Cafe Bene吃冰喝咖啡继续发呆,西栅景区里面这家“咖啡陪你”比苏州的价位上浮20%,不过在西栅里面还可以接受,毕竟景致相当之灵。等太阳慢慢西斜,我们才开始漫步乌镇,西栅的夜景相当赞,下一篇我大概可能也许会分享照片,夜景拍得很容易糊,我也是醉醉的。

西栅景区里面的民宿~

渐行渐远的小船~ Continue Reading

致二十八岁的你

亲爱的Ivan:

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你两岁了,妈妈我还差五个月满二十八岁。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五十四岁了。妈妈之所以想写一封信给二十八岁的你,是因为妈妈觉得你到了这个年纪应该开始了和我现在一样的人生轨迹了,你应该有了工作,有了妻子,甚至是有了孩子,二十八岁是你独立人生的起点。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宝宝你早了两个星期来到这个世界,妈妈很是自责。但是你很早就学会翻身、抬头,刚会走路就想开始奔跑,学讲话也有模有样,你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妈妈很自豪。同为独生子女的爹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那是对你来说最大的伤害,所以我会时刻提醒自己,让你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要学会分享也学会分担。

首先选择投胎到妈妈这里证明你是有眼光的。我是个开明的妈妈,不会硬塞你去各种补习班,兴趣班,你应该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希望你能成为妈妈此刻期待你成为的那种人,别担心,不是科学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只要你健健康康,有可以陪你走过一生的兴趣,有能够担当的责任心,有你爱又爱着你的人。 Continue Reading

有我陪着你什么都不用害怕

一周没有更新博客,因为不能平复心情。

上周五请了一天假,带Ivan去儿童医院预约门诊手术(眼部囊肿切除术)。手术时,我也在治疗室里,因为是局部麻醉,娃哭得撕心裂肺,婆婆也跟着一直在抹眼泪。看着医生拿着的剪刀跟带血的棉签,我手脚冰凉,头皮发麻,但是没有哭,因为Ivan需要妈妈坚强。手术过程大约10分钟,我只希望医生能快一点再快一点结束。手术结束后,我一直告诉Ivan不用害怕,哄他不要哭,妈妈这就带他回家,可是娃哭得眼泪跟血一起染红了纱布。抱着娃去停车场,Ivan睡梦中都在啜泣,那时候我特别希望Ethan在场,希望我可以不用假装淡定的开车回家。

等到家了,我掀开了娃眼睛上的纱布,上面的血迹特别刺眼。不过感觉娃的心情一直不好,带娃去婴知岛买玩具车,车一直是Ivan的最爱,自己的名字都不会说,但是认识马路上大部分车的品牌。

等待提车中,营业员在帮忙组装。Ivan试驾全过程,从吉普越野换成了宝马跑车,诚征个女朋友。

幸亏是开的我妈的大车,要是开自己的两厢去的,真心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大的箱子装回家了。 Continue Reading

最好的亲子教育是陪伴

周五的时候闲着看了《爸爸去哪儿》,这一期是小孩子要和爸爸分开去土楼选房间,小屁孩们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的,林永健偷偷抹眼泪,我也差点跟着流出眼泪,估计只有为人父母,才能体会爸爸们此刻的心情,“希望在娃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伴在他们身边”。

Ivan快两岁了, 从蹒跚学步到来去像风一样自由,从咿咿呀呀到牙牙学语,日子如白驹过隙,儿子已经慢慢长大高出了我的腰际。应广大同事的要求来梳理一遍Ivan的糗事。

Ivan会专挑Ethan的背尿床。从小就没有把尿,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Ivan较早的自己会喊尿尿,夜里也基本上不尿床,所以我可以很放心的让他穿满档裤。不过也有特例,小娃不下五次尿尿到他爸爸背上。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我在写博客,他爸爸好销魂的一声,原来小娃本来在床上玩的蛮开心的,径直走到趴在床上玩iPad的Ethan身后,对着他的美背,尿了一发。我觉得他是故意为之~ Continue Reading

苗圃来消暑

夏日的午后,今天竟然透着丝丝凉意。这个苗圃估计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几乎每天都从这经过,但是没进去过。今天去玉山公园,没有车位了,就到这片林子看看,出乎意料的在这寸土寸金的狮山地区,居然是一大片苗圃。

有两对新人在里面拍婚纱照,里面环境还不错,有不少盘根错节的古树。有些杂草丛生的地方指不定会有蛇,不敢往深处走。

对于五谷不分的我,至少还是有价值的,跟着Ivan一起认识了毛豆秧跟山芋藤。

里面有成片成片的松柏林,没有走近,怕惊扰了在里面休息的情侣。

苏州苗圃摄影

朝南的河边,河水有点浑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