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瘦子则成仁

春天,是一个万物生长的季节,一不留神,我今年又又又胖了五斤,一眨眼,藏不住的肉夏天就这么来了,那些疯长的肉肉就无所遁形了。

犹记得在本宫当年读书的年代,吃起东西来那叫一个无肉不欢,依旧是瘦的弱不禁风。今非昔比,终究是到了喝水也长胖的年纪,面对日益飙升的体重,无语问苍天。二十五岁过后,一直没有奔三的自觉,一直觉得自己约等于二十五岁,昨天准备买倩碧三部曲的时候,发现这已不适合自己,原来咱已经在奔三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这样的迷之思想也体现在了对自己体重的误解上,总是觉得自己也就一百斤多一点点,再加上各类亲戚还一直说我瘦了,我就这么在糖衣炮弹中腐朽了,终于酿成了今时今日的杯具。前两天找出去年夏天的一条裙子,勉强穿上了,但是本来的膝盖以上的长度俨然成了超短裙;在试了试之前买的牛仔短裙,A字裙穿身上已经成了一步裙的效果,仰头长啸,遍寻不着,犹叹当年小蛮腰。空余恨,一身五花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