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最难是割舍,得时惜之更不易

大人只是在忍
只是在忙着大人们的事
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任
大人们也会疼

《请回答1988》中一个场景,德善的奶奶去世,爸爸一味地忙着喝酒吹牛,而姑妈们炫耀攀比自己的戒指,而等酒席散了,大伯赶到家的那一刻,一大家子突然开始抱头痛哭。当时的旁白如上,而我现在的跪在这里的感受也是这样的,姑姑哭得一直停不下来,妈妈也一直在抹眼泪,悲伤也是有氛围的。

大概是从小觉得爷爷从来都不疼我,长大后跟爷爷一直不亲近,加上这些年爷爷有点老年痴呆,很少陪爷爷聊聊家常了。

前天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我爷爷半夜的时候清醒了,唯独说让我带着Ivan回去见见他,没有提及我表哥或者表弟,听到这句我的眼眶就红了,我回复说我周末回去看他。我妈说,我爷爷可能等不到周末了,我没有太在意,总觉得爷爷最起码能撑到冬季来临,因为爷爷一个月前跟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打架都没有打输,怎么可能这么脆弱?今天早上接到电话,妈妈说,爷爷在夜里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去。原来是爷爷在弥留之际想见见我,而我却没有赶回去再喊他一声爷爷,赶回家的一路我都在自责。

回忆起爷爷,发现不像外公外婆那么生动形象,跟爷爷相处的记忆也总有些很多不愉快。小时候因为爸爸妈妈都忙工作,让爷爷帮忙来照应我,爷爷只顾着照应大伯的厂子,不同意。后来爷爷说让我每个月过去他那里住一两天,大伯那会开了羊毛衫厂,爷爷住在厂房大门口的小房子里做门卫,我那会被爷爷接过去睡在小小的门卫房,听爷爷一边抽水烟一边给我讲故事,大概去了第三次的时候,因为大伯家有事情,爷爷托人把我送回了家。我记得妈妈问我有没有吃饭,我说没有。后来爸爸妈妈似乎吵架了,大体意思是爷爷只顾着我大伯的儿子,什么都给他,爷爷帮他们做门卫,也不见他们给我爷爷一分钱,因为爷爷去商店买香烟,还差五毛钱,借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大概四毛吧,后来爷爷再也不接我了。

后来的童年记忆很少跟爷爷有交集,因为爸爸妈妈下班晚,我自己回家后,直接趴在马路边的石桩上做作业等爸妈回家。后来爸爸妈妈给我串了钥匙挂在脖子上,我可以找邻居家的老太太帮我开门,从小爱好呼朋引伴的我,会经常带同学回家玩,直到爸妈回来给我们做晚饭,突然有一次我爷爷来看我,他挥起扫帚骂骂咧咧的把我的同学赶走了,然后自己也骑车走了。记得我妈妈回来后,我很生气的告状了,妈妈也让我不要带同学回家,因为她柜子上少了十元钱,不知是不是同学顺手拿走了。

再到上初高中,大伯的厂子倒闭了,变卖了所有的家当到异乡躲债,走之前又来问我爸爸借钱说要打翻身仗,谁曾想他是变卖了家当要跑路,记得爸爸是说之前刚刚借了三万多了,怎么又要借,得跟我妈商量之类的话。爷爷这个门房也是帮忙瞒着,说夜里睡得死,没看到大伯他们开车出去,不知道他们卖东西躲债。

因为大伯欠了银行贷款,之前给爷爷住的小门房被充公了,爷爷就住到了我家,我那会读高中,在学校附近租房走读很少回家,跟爷爷接触也不多。记得那会爷爷在家养鸡,妈妈不同意,嫌弃有味道,我的内心却是雀跃的,因为我喜欢喝鸡汤。不过直到那波鸡一只都没有了,也没有吃到,妈妈说,是我爷爷送给了我表弟。后来我去问爷爷,为什么养的鸡没有了,爷爷说,都被黄鼠狼咬死了,我那会还真信了。上大学之后工作嫁人就更少了,只是逢年过节会给爷爷买低糖的补品。

很多年前,爷爷觉得自己身体不好了,爸爸带他去检查医生说是糖尿病,每天吃药控制饮食。爷爷那会跑到舅姥爷那边指责我爸爸不孝顺,说自己生病了,老爸就让他每天吃三片药等死,舅姥爷带着人过来讨伐我爸,说要一本正经的谈话。爸爸拒绝了说舅姥爷是外人,我爷爷有什么事情不能跟他说,要通过一个外人来找他。后来我妈做和事佬,说糖尿病这种慢性病,本来就是应该吃药控制,爷爷是缺钱花了还是缺衣服穿了,说出来爸爸都给,什么时候不肯给过,毕竟我爸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不要让大家都难堪。

再到前年,爷爷吃什么都吐,爸爸带他在医院输液整整一个月,妈妈说爷爷如果不挂水可能不行了,只能输液补充营养,后来到苏州的医院检查说是肠道梗阻,洗肠了两次,住院一个多星期就建议出院了。可能是心理作用,爷爷精神好了很多,一下子又活过来了。

爷爷一直脑袋不清楚,大小便失禁,爸爸妈妈就这么给他擦洗,爷爷保留年轻时的习惯,闲不住,就得出去遛弯,经常走着走着找不到家,爸爸给他挂了个牌子,从开始的开车到处找,到后来的大家都认识了我爷爷,有时候看到我爷爷摔跤了,就给我爸爸打电话。

今天眼泪打转时写下这篇文,看着跪着一屋子的人,唯独缺了大伯一家子,大伯因为躲债,自己父亲去世也不敢回来,估计近期心中该有多悲怆。

家族不就是有血缘的一个小社会,免不了磕磕绊绊。但到了此情此景,任谁也不会再多言。人之最难是割舍,得时惜之更不易。

4 Comments

  1. 年难过。前年我奶奶姥姥都是12月份走的。糖尿病是个折磨人的病,最后各个器官都全面退化了。
    亲情就是这样,虽然可能不是太常接触,但到时候还是会想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