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Emotions

南京这座城

南京这座城 – 南京 – 慵懒的繁华 – 南京中山陵 – 野兔子流浪在南京

几日前,高同学问我是否还在南京。答不在呢。她挺想回母校一观。昨日,张同学又问我可想回南京。她愿陪我去。答:平日里,声声念念着想回去。此刻已不愿了。她问:南京让你伤心了。答:并无。只是觉得那么好的一个地方,当时当日竟未察觉是可以一生托付之地的。而此刻那地,于我已无落脚之地。况且正是昔日无限好,此刻再去席散人尽,人走茶凉。同个游客一样四处赶路,徒增凄凉与断肠之感。她又说,现在都不怎么记得以前的事。F同学连幼年之事的枝叶末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恍若大梦一场,梦醒后空白一片。对南京也慢慢就徒存感觉,地名车路都要忘尽了。忽然想到,收藏了我曼妙年华的一城,要慢慢在我的意识里消失,实在不忍。强忍困意,也要好好完善此篇。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被白居易吸引是因为这首诗,被江南的色调吸引也是因为这首诗。后来李白送下孟浩然,竟然用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画面立现:雾霭霭,花漫天,君赴烟花巷柳温柔乡。李白是醉了还是醉了。江南到底是何等地方,高考时,姑娘把高考上的志愿全部填上了南京的学校,够拼命的。

然而一进南京城,姑娘对面的那个正天花乱坠地吆喝南京的美与文明史的男孩,脸立刻僵住。陈旧,陈旧的灰都堵住了他的嘴。

起先姑娘也以为是楼亭里观赏美景,结果却是荒地里看灰天,时不时还要在春雾秋霾里跌跌撞撞。本来姑娘以为江南是温煦美景里,和风扬薄衫。未曾料到竟然是踉跄风雨里,紧一件又一件。当时,觉得所谓才子佳人不过是故事里的谣言,骈俪辞藻不过是现代美图秀秀,此等粉饰却把我兜进了一座颓废之城:看不见现代的繁华,也摸不到古都的风采,它不过是棵跌跌撞撞在破破烂烂地墙缝里疯长的树。而二十岁的姑娘心里繁华的装饰了一座罗马城。 酷夏之炙
南京的夏天一光顾,人就像蒸笼里的包子,吐不出气,热汗腾腾,而里面却火辣辣的燥。

从五六月份开始,温度就噌噌地上升。烈日一晒,地就烧起来了。乌云一来,天阴沉沉地向地碾来,人在中间,胸口闷地吐不出气来,豆大的汗珠从身体各处涌出。好大一会儿,雨珠才像豆子一样扎实地砸进地里。很快,倒天倒地的风来了,带着排山倒海的雨来了,树枝噼里啪啦地响,树根死命地抓紧脚下那寸土。站在窗前看着公交站台旁那些撑着伞艰难而行的人们,总是要到捏一把汗。有一回,曾在暴雨里面等过公车,看着摇摇晃晃的站牌,吓的赶紧顺风而奔。等暴雨一过,财大的西门口大水已经淹没了膝盖,公交站牌横七竖八地躺在绿化带里,拔根的大树横住了行人道。太阳又露出了那张炙热的脸。

到了傍晚时分,大学宿舍里那张床,火热地能把汗蒸发掉,人睡在上面清醒地能听到耳畔滴下来的汗珠,风扇吱呀吱呀地转了一天,像只知鸟叫了一个夏天。刚进校门,军训那会,财大C室的四个姑娘胆儿肥的把阳台门打开大睡。没几天被宿管站的阿姨来上了锁。往后的四年里,A\B\C三室的姑娘们就把竹席放在了客厅的地板上。一个夏天,就这样在地上群眠。

即便夏日的南京烫的能把人化掉,一时半会并没有化掉年轻的孩子们想认识南京的心。

军训刚完,就迎来了十一。卸下军装,外地孩子们便迫不及待地去了南京的地标之一,夫子庙、秦淮河。

白日里的夫子庙,人潮拥挤,劣质价高的商品琳琅满目。在步行街上,你被人群涌向前方,在人群里,各式各样的体味恶劣地奔放着,还有什么风景可看。倒是差点把我这个路痴给丢掉了。后来,姑娘们再也未成群结队来过夫子庙。失望从此开始。

对于我来说,认识夫子庙的美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刚毕业的那年的元旦,赵同学来南京,少平召集一帮友人先是在夫子庙吃大餐,接着就在此地唱K到凌晨五六点。当大家睡眼朦胧,踉踉跄跄地走出了K厅。一个冷风把我惊醒,就这样细细打量了一下夫子庙。

破晓时分的夫子庙,天朦胧,秦淮细水,牌坊静穆,朱雀隐隐,微弱的光冷对着青色的路,稀落的映象细碎清亮地走向你,万古的风裹紧单薄的身体,头皮发丝脚步凝注了时间,恍惚间,跌入前朝旧时。原来,要等到热闹褪去,晨露刚上,天色青青,烟雾蒙蒙时,夫子庙才能显露出它昔日的清秀来。

而至于要想看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则要等到元宵佳节,春寒正浓,满城灯火亮,人潮拥挤驱寒意,人声喧哗燥心情。那个时候,你觉得必须去敲下钟鼓,装模作样玩弄玩弄编钟,去画画金榜题名墙,去想想孟母三迁的故事,去站在秦淮河旁勾画昔日的烟花巷温柔乡。平日里的秦淮河被商业气氛紧紧簇拥着,是得不了闲好好招待你的。

当然夏日的南京也并非只能宅在空调房里。

我曾经要从仙林去月牙湖上班。夏日,坐在97路上,从财大到南师,一路的香樟树,郁郁葱葱,一路的柳丝垂,妖娆柔媚,一路的红瓦白墙。墙瓦垂柳间,青草茵茵,菁菁学子行立其间。紧接着便是雁鸣山庄的别墅区到樱铁村一带,青山绵延,暴雨过后,山中岚气上升,雾氤氲着重重叠叠的青翠,总能把我一直看痴过露重雾重的富贵山。过了富贵山,明故宫就在眼前。 踏进那道城门里。透心凉的石壁,厚重庄严的把夏日里那份浮躁的烦热活活地压下去,从脚底钻上来一股静谧,让人凝滞而不肯往前。可又想大声的喊,似乎那厚实城墙里暗藏了另一个世界,只要暗语一对上,就会开启另一个世界。夏日里下班了,经常和Vera跑去明故宫乘凉。两人就坐在那些石墩上,静默无言,与时间相对,却心中满心欢喜。

夏景-琵琶湖
到过南京的,或者住过南京的大概都知晓明故宫、中山陵、玄武湖、总统府。偏偏在这四处南京地标围绕之处的琵琶湖,却鲜有人知。即便是很多土生土长的南京本地人,也不知这个幽深静谧的景致。

初次穿越富贵山那条积聚了七八十年代南京建筑风格的旧民居区,从一道很小的城墙门进入琵琶湖园区的游客,想必都有武陵人从洞口入桃花源般惊讶:别有天地。数丈高的明城墙上蹦出来的杂树,面目狰狞,躯干蛮横,相争日辉。城墙外林木枝叶茂密,遮天蔽日,幽静的很。酷暑日烈时,林下小道上光影斑驳,如星光坠落。寻一石板凉凳,酣睡一场,也只有鸟鸣蝉声扰人,微风抚慰。行人稀落地知趣悄然避行。穿过丛林青草,停滞于湖旁一侧的小亭。眼前湖面宛如一把倒挂的琵琶,天光投映,波光闪闪,湖畔水草涟涟,三星两点荷花点缀,鱼儿缠绵嬉戏其间。左眺钟山用深绿熏染了半边天空,右侧城墙如守卫静护。此处天然隐匿成了你的私人景致。背后常有老头吹笛放乐,乐声悠扬,响彻园子。湖面微风徐来,你不由自主地想沉睡于此处。而一想到此刻玄武湖、中山陵、总统府正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嘴角便会浮过一丝暗喜。在毫不逊色地美景里,怡然自得,既不同人群游动也不看夕阳赶路。

秋照面
当然有人会说南京有秋天吗?还是有的,只是青草一日黄,薄衫一周寒。秋日正要晒到你的脸上,北风就火急火燎地把它吹跑了。天一阴沉,你就嘴馋肚馋地想喝羊肉汤暖身了。因此南京人常常不知有秋日。

南京的冬天,就是个不好好说话的小情人。晴不了几日,就要开始作。

十月份刚要结束,地上的湿气,空中的水气,立马勾结起来祸害人类了。先把盟兄北风呼唤而来,鬼哭狼嚎地把天地闹一番,太阳老爷子吓得数日不敢出门,扔下人类在大街上不成样子。出门脖子没围上的,帽子没戴的,风刀子霍霍地刮脸来了。穿的不够厚的,瘦子们定力不够的,一不留神,就要被风卷着走了。
天寒地冻,大北风刺刺脸,倒也罢,可杀手锏雨雪冰雹也来了。南京什么时候都是雨水很多。冬天更是没完没了。再厚实的衣服,再暖和的围脖,雨天里走一遍,湿冷立马渗透到身体里来。在南京时,即便在空调房里,总觉得那双呆在牛皮毛靴里的脚似乎不在了。不起身,出来蹦一下,寒意要往上侵了。可是,下个雨又算什么了。别的地方报明日有雪,南京必报明日雨夹雪、雨加冰雹、冻雨。即便真报大雪,到了南京的地面就是水。眼睁睁地看着雪花在空中、在路面化掉,一点美都不落下,徒增阵阵寒意。所以南京的雨也好,雪也好,就是一场场的刀,把衣服割裂,往里面灌冰。南京人冬天的衣柜里,左一件右一件的羽绒服堆着。

冬天冷的这么彻骨,适合群起而动,适合大朵快颐、饕餮盛宴,适合把夏天的积蓄的燥热掏出来好好疯一场。

冬天,财大203室十二个女孩子,整深色长羽绒服,嘻嘻哈哈地奔向”大坑”(美食之地,现已不在)。挤进麻辣烫店里,点上一大碗的冻豆腐、虾条、鸭血、粉丝、各色蔬菜,再配上甜面酱,镇江陈醋,姜片葱丝。吃完,身体暖和了,一抹嘴,还要玩把小浪漫,朝店家要上纸条一打,各自写点话,往墙壁上一贴,再离店。接着,便各自在大坑的各个拥挤的角落,像饿狼一样觅食,眼光发亮,嘴角流水。而在大坑的门口,总会有一个卖梅花糕的。我们都爱梅花糕。一拿到梅花糕,立马就有人尖叫自己被烫了。一伙人便幸灾乐祸地哈哈乐。这么久了,我早忘了梅花糕的甜糯,焦香。只记得每一个初次吃梅花糕的人都会被烫舌。在瑟瑟寒风里,其中一个烫的尖叫的那种欢快,至今依然让我开心。

一大帮人在人群密实的美食之地饱了肌腹后,全身上下燥热起来了。亮嗓子的亮嗓子,起哄的起哄的,就在南师去南财的那条灯光清冷的狭窄人行道上。那个时候,连山妹妹山哥哥对情歌那种烂的透顶的歌,也能在那吼破天。完了,还要装模作样地说自己是南师的。那个时候,青春飞扬跋扈地笑料不断。(在此要感谢一下大黄同学,此人对大学笑音贡献不少。)

南京的春天就像娃娃的脸,说哭就哭,说笑就笑。泪水哇啦的时候,就撕心裂肺、没法叫停。嘴一咧,整个世界都跟着乐。

天刚晴的把冬天的衣服扒的只剩一件薄衫,阴风一刮,春雷一炸,你就站在屋里眼瞅着天由明至黑,不过眨眼的功夫,接下来三五天休想得晴日。电炉子,电热毯,热空调赶紧开。厚靴子,羽绒服、厚围脖赶紧上。刚晾上的湿衣服,十天半个月休想干,窗户赶紧关的紧紧的,要不然被子也要潮的不能睡了。即便无雨了,春雾一来,可见度有时几乎不到一米。走着走着,突然钻出来一个人影,吓的你魂飞魄散。

即便晴不过几日,可是南京的春天晴起来就是一花姑娘。满世界的撒花,撒嫩叶,即便是春寒料峭。

立春一过,春光一亮,姑娘们的厚棉衣还不敢卸呢,地上的荒草还枯成堆呢,明孝陵里梅花山上的梅枝连朵嫩叶还都没有呢,梅花就怒放了。漫山遍野的红梅、黄梅、白梅、粉梅,把整座山、整个天空都烧起来。惊艳至此,让你恨不得从这个山头滚到那个山头。最重要得是,红梅比桃花还要娇艳三分,而腊梅香味幽雅清甜。一入梅花山,一闻梅花香,你恨不得把整座山都吸进你的身体里。

也因此,南京的市花是梅花。我常觉得,若不曾见识过梅花山的梅花,是不能说自己来过南京的。

等梅花一过,菀菀黄柳丝的时节来了。咏柳之诗,数不胜数,总逃不过柔媚二字。南京就是想不起来栽什么树了,就栽一颗柳树吧。阁亭侧,曲池旁、湖畔河岸、大学校园里,总躲不过柳树的曼妙。江南的温柔也自此可见一斑。不过柳絮漫天、花飞舞,可不是江南至美的景色。人在柳絮里走一圈,就会全身发痒,严重者呼吸不畅,犯哮喘。
等柳絮飞完了,桃花也艳了,玄武湖的郁金香也开放了,鸡鸣寺的樱花便如云似霞了。因此南京人大可不必奔向武汉,去饱赏樱花之美。
等樱花一过,夏日的热风就来了。


南京就是这样,天气温柔矫情又爱作。
南京就是这样,车路地名走了一千年。
南京就是这样,同游人对看不上,只识有缘人。

南京就是这样,久了,你会懂得“旧人虽化城墙壤,为的新人一角凉”的惬意。

南京就是这样,当你懂得繁华落尽,却难厌素雅,铅华洗尽,天真无贵时,你就会发现这座城市美的恰如其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25条评论

  1. 人一般很难给生活过很久的城市给一个客观的评价。

  2. 唯美的古都,夜泊秦淮近酒家

    看到白居易的诗,我就想到了先主席的一首:且持梦笔书奇景, 日破云涛万里红。

  3. 我就尽看图片了,南京,仅有的印象是李志给的

  4. 南京也是一古城了,真想去看看古都。。

  5. 金陵城,闻其名未见其身!

  6. 虽然写了很多,但是总体觉得记忆还是模糊的,一个轮廓,一个印象,却似乎少了些什么,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有时间我还是愿意回去一次,我相信走在熟悉的大街上,一定能让自己感觉到些什么,比如“家”的味道

    1. 嗯 就是这个意思。

  7. Sarah蚂蚁 说:

    写得真好·~土生土长的南京姑娘我可写不出!!!
    最近这个季节傍晚,约上三五友人,可以在夫子庙平江府路,秦淮河畔的微停吧或者对岸的雕刻时光,吃吃喝喝聊聊天,晚上还有萨克斯伴奏~再过一个月可能就开始热了,记得穿长裤,河边蚊子多的

  8. 嗯,曾经有段时间,某论坛里争论得很激烈,当初老毛定都就不应该定在北京,而应该是南京!

    1. 六朝古都,每一个能活得长的,当然不能定都在南京啦

    2. 还是北京吧 南京的空气都有着悲情的味道 挺沉闷的。

  9. 05年的时候路过南京就想过去,15年了还没有去过。。

  10. 非常抱歉没有看完,但是你一句话说出了我最想说的话。那就是琵琶湖,那是南京我最喜欢的地方,你说的真对,从小门进去,就感觉进了桃花源一样!

    1. 不过图片不够美观,有待提高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