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till on the way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纵然思绪万千,愁惧梦魇,仍又担心一旦释放,心里彻底掏空那一刻的无助和失落。

所有,有时候总是: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是难过。

shengmingditu.jpg

要分享生命地图,当着众人的面,我只能把一切表现得很好看。有鲜艳的颜色,有趣味的童年,有看似坦途的职业,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前路愿景。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好像个错,错不在别人,我选择的错。

周末,偶遇一位读心理学的幼教师,苦苦忽悠我带儿子去他那里入学。不过,始料未及,是我爱说,甚至比他还能说。

当聊到小家庭的成员时,出于对心理学专业的自信,他认为我还没有长大,这一点我听到了。

或许吧,拿周遭的人来衡量,或许我有一些幼稚。比如,不开心的时候会发脾气,会不想讲话;比如,会爱看动漫,甚至是小朋友的动画也能看得起劲;比如,会听不进父母的唠叨,会引发争吵;比如,有时会跟小朋友在家里打闹,大呼小叫。

不想告诉别人为什么总是难过,但是,到头来总得尝试着告诉自己。

人生的各种滋味,在我来看,如同牙膏一般的构造。当你拼命把前半段用完,最后还是要把尾巴挤出来;你习惯挤出中间的,到最后还是要把两侧的用完,除非……除非你中途放弃,结束这一支。

就像想一步跨入Communism society一样,到头来还是要Privatization和transition。

发现自己沿着思绪小径,一步步走进脑洞黑森林,难道真是我的13岁到23岁出了问题?让我在23岁到33岁来补课吗?

13岁后的那个十年里,我似乎真的只是两眼不观窗外事,monotonously和Boredom过完了中学和大学生涯。所以,应该是成长无几。

好吧,就当我自我检讨,也是自我安慰了!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