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归忙,勿忘六月黄

In Lunar June, the most popular dish in Suzhou is nothing else but the hairy crab, sauté with new year cakes. Last weekend, I went to 山水蟹庄 and enjoyed my leisure dinner time there. It takes an hour for driving.  The weekend didn’t last long enough and we left and headed back to Suzhou later that afternoon.

苏城刚刚出梅,就开始进入了三伏天,简直热到炸裂。每天早上顶着十点的烈日上班,深深的感受到我跟烤串之间只相差了一把孜然。作为本宫在steemit的首发美食贴,怎么也得分享食暑热里的第一鲜,而这个季节最鲜美不过“六月黄”。六月黄是指农历六月的公蟹,按公历来算就是七月是正当时。

于是乎炎炎夏日,驱车100公里。

目的地:巴城

目标:“六月黄”,“太湖三白”

六月黄是“幼年时期的大闸蟹”,第三次脱壳的“童子蟹”。六月黄中的“黄”说的是baby蟹肚子里的流脂型膏黄。体积虽小但蟹黄多,外壳鲜嫩细软,直接一口咬在嘴里,鲜得眉毛都快要掉下来。
baiyu.jpg
太湖三白就是白鱼,白虾,跟太湖银鱼。一般游客还是比较喜欢太湖莼菜,不过本宫已经吃腻歪了。2017-07-15-17-49-04.jpg
苏式红烧肉2017-07-15-17-50-08.jpg
傲娇的鸡汤2017-07-15-17-29-51.jpg

 

13 Comments

  1. 七点钟出门一样热浪滚滚好么,真想一整天待在屋里哪也不去。我常常在想,将来某一天人们会不会都是住在几十公里的地下,白天睡觉,夜晚才出去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