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的地方就有家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之前写过很多篇提及过我的老家,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新买的小别墅,以及老家拆迁之后成了一片人工湖。今天来分享下满载着我的童年记忆,所幸还没被拆迁的老家二层小楼,到工作之后的居所。

现在祖屋基本上闲置了,后面邻居家的房子都快散架了,院子里都是杂草,不过去年我家女王大人还是找工人去重新刷漆,重铺了屋顶的瓦片,我家女王大人很要强,她说年轻的时候自己在上海打工,看到别人家的厕所,比外婆的家的厨房还干净,所以暗自发誓自己也要有一栋干净整洁的大房子。

laojia.jpg

(工人在给老房子刷漆)
后来跟我父亲结婚(妈妈说,那会嫁给我爸爸,是因为我外公坚持说,我爸爸是吃公粮的,有粮票发,饿不到她),生下我之后妈妈继续去上海打工,哪知道那一年我生了一场大病,那时候医疗很不发达,医生说我没救了,给开了二胎证明,让我妈别治疗了,回去再生一个,妈妈说她哭着求医生一定要治好我。老天眷顾,我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又恢复了健康。恰逢当时学缝纫很吃香,我家女王大人有好手艺,就带了二十多个学徒每日每夜的赶工做缝纫,一个月能赚到我老爸工资的五倍。一两年后体制改革,集体财产转私有化,老爸也赚到了第一桶金,盖起来妈妈心中梦寐以求的二层小楼,妈妈自豪的说,我家是我们那旮旯第一个盖二层楼的,也是第一户买洗衣机的。现在虽然老家这栋房子闲置了,老妈还是会定期回去打扫,最爱别人夸她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地面砖都是拖得蹭光瓦亮的。

(这是新买的房子,基本上住这边)
直到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租住在蓉儿家,生活自理能力差如我,被蓉儿硬塞扫帚要求扫客厅,被蓉儿要求扔拖把让在卫生间拖地刷马桶,那会嘲笑他男朋友的公司发的睡衣像PiaoKe。那会Ethan在中煤五建上班,周末会来看我,我们会晚上十点出发,走半个小时到瑞金路的“呱呱叫”吃一顿五折的牛蛙,跑到审计学院区看Ethan以前学习生活的地方,在学校外面的咖啡馆,点一首歌要一壶水果茶。到三牌楼夜市吃烧烤,我最爱那一一排的小吃摊位,从这头吃到那一头,百吃不厌,以及湖南路的天尝里脊肉,麻辣串串,尹氏鸡汁汤包。

带Ethan回家见我爸妈后,我妈妈说不让我往远处嫁,Ethan只能换工作,换到了苏州的一家国企,工资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不过好在公司有宿舍,我俩挤在一米二的单人床,想想那会也很是艰辛呀。后来搬到老城区,租住了一间属于我们的小窝,开始了猪肉脯、雪碧看火影忍者的日子了么?就在租住的小窝里,我自学了炒肉丝,红烧鱼,盐水虾,Ethan自学了红烧肉,爆炒鸡、油焖大虾……再到2011年,购入了苏州的小房子,敲、打、装修11月份,搬进了自己的新家。

(If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then wherever you are, that is my home)

8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