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这短短数十载无时不在自我搏抗在岁同人愿之际或落寞寂寥而后 圆梦背后无尽的懈怠和放纵 失落的面前满眼的自弃和放空 无论哪一种都很吸引人在极度喜悲的梦 扯一丝线在那欲望悬崖一步之遥隔线而止 然一发之力难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