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脱线的品酒会

跟着女王大人蹭吃蹭喝是我的一向传统,于是乎上周去王府蹭品酒会。

这种酒会参加好多多了,无非就是吃菜看歌舞杂技表演,一般我是不会写到博客的,这场品酒会那个非一般的混乱啊,真是不吐不快~

品酒会

首先是各位领导一个接着一个的演讲,光是虚头巴脑的报头衔就得不带喘气的每个报两分钟,尤其是片区销售代理现场来了一个小时的PPT演讲,就你会做PPT啊?!两个多小时也没讲明白自己的目标客户是哪些?先是说现在年轻人吧,觉得中国的白酒不利于身体健康,喜欢国外的葡萄酒,露酒,清酒。我如果目标客户是年轻人的话,想想这238, 328, 580的价位,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不太会接受,看来看去还不如江小白接地气。后来我听听说是用于商务接待,醒酒只需一小时,下午还能继续上班,但是这瓶身设计似乎有点Q,而且接待一般都是喝品牌,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 Continue Reading

打一针“鸡血”,生活依旧很“燃”

去年八月中旬开了公众号,刚刚收到微信公众平台的消息,邀请我使用原创保护功能,拥有了原创声明、留言、页面模板三个功能。查看了一下群发历史文章,一个季度的时间,发送了66篇了,一开始是信誓旦旦每天更新,最近逐渐降低到每周每月一两篇推送,一针鸡血,我又重燃激情,准备继续更新。

开公众号小半年来,粉丝数量一直在龟速增加,到现在还是一百出头,浏览量也远远不如我的博客,但是我的博客差不多五年了,比较下来,这才五个月不到的公众号,这样的受关注度,我已经很满意啦。

这博客本来就是我的一块自留地,我很喜欢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看多年前自己的想法和经历的事情,觉得特别的逗。无论是门庭若市还是门可罗雀,我都是这样安居一隅,做个安安静静写博客的女汉纸。 Continue Reading

祝我生日快乐

2017年1月4日,本宫此生的第29个生日,婚后的第5个生日,生娃后的第4个生日,工作后的第8个生日。Ethan跟我说他晚上定了美罗的泰镶,晚上请我吃泰国菜,值得表扬的是Ethan似乎记住了我的喜好。怎么庆祝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啦,就像我跟Ethan说,我喜欢口红,给我买礼物只要买各种口红就行,但是Ethan从来一直就没买过。他只记住了我喜欢花,逢年过节买红玫瑰,已成了Ethan的必杀技。

2016年依旧是庸庸碌碌的上班下班,比较明显的就是换了三个都不太显色的发色: 深棕-橙红-奶奶灰。

hairstyle

关于年龄

这个奔三的年纪,衰老是从脸开始的,不抹点粉霜出门,总觉得不够自信。初老的表现是眼霜从25岁开始用保湿,再到28岁去黑眼圈,再到现在的去干纹。最近在用的口红颜色是芭比粉,因为之前跟同事感叹,现在不敢买粉色,感觉搭不上自己的年龄,同事说现在正是装少女的年纪,再过几年就彻底跟粉色无缘了。

关于爱情

早就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目前大神的指标是:情话说得动听,家务干得利索,刷卡刷得爽快。

爱他就用行动证明,情话就犹如给你的生活加点堂,而婚姻有着数不尽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家都有惰性,谈恋爱的时候,什么都让着你,宠着你;而婚后,一切都不是那么理所当然,洗碗还是看电影,洗衣服还是睡懒觉之间,谁都会选择后者。

关于育儿

为娘的我,在更正娃晚上的睡觉时间这件大事记中,似乎在失败中越挫越勇。

Ivan晚上11点之后才睡的情况,依旧很多,Ivan不喜欢听睡前故事,尝试了各种版本,电视上那些每天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的妈妈都是骗人的么?我家喜欢听英文故事+唐诗,不过我觉得他听不懂唉,好多给他读的唐诗我都不懂,还被Ethan吐槽我现在的英文口语好烂。不过难得我发掘出Ivan这一大像样的爱好,就这么坚持下去吧。

最后的最后,重回正题,祝我生日快乐!

福利来了: 世界葡萄酒之星 – 星得斯葡萄酒

福利来了,我家女王大人发话,给我30箱葡萄酒抵过年的压岁钱:星得斯葡萄酒。在江苏交广网和苏州1048电台里都有播广告的:世界葡萄酒之星 – 星得斯葡萄酒,洋河酒厂荣誉出品。

星德斯

智力原装进口干红葡萄酒,口感柔顺,香果浓郁,回味悠长,过年过节走亲访友必备佳品。 Continue Reading

想要和你一起去吹吹风

正是一年中天平山的红枫最美的季节,想跟你手拉手顺着山道一路走,漫山遍野的深红金黄,暖暖的阳光透过树梢,明媚你的笑颜,这才是我的博客该有调调。

无奈我的牙碎了一个小角,在附二确诊,那颗牙有根尖炎,结果是需要做根管治疗,总共去3-4次,第一次是用电钻一样的,钻掉了半颗牙,将牙齿打穿,冲洗消炎,封好,除了满口腔消毒药粉的味道,全程一个小时,居然毫无痛感。医院出来下午,我还得瑟去跑了30公里,做了个美甲,选得是少女系的裸粉跟肉粉。

美甲

上周又去了一趟苏大附二医院,牙科医生用针头医院的挫根管,再冲洗,拍片,封药,全程两小时,除了腮帮子很酸,也不算特别的痛。回家路上想起都四点了午饭还没吃,啃了一个三明治,于是噩梦开始了,简直痛得生不如死,晚上狂吃了三颗止疼片,才勉强入眠。打电话问医生咋办,医生答复来复查,严重的话,需要挂水。艰难的挪到医院,那个小伙子在我强烈抗议下,挨个敲了下我一排牙齿,说要么帮我开放牙齿,很快就不痛了,去问主任的意见。后来沈主任又来挨个敲了一遍(疼痛值100,生命指数为0),说根尖炎就这样,让我回去忍忍,明天不痛了就表示快好了,没好再去开放牙齿,一直开放,我的牙好不了,忍不可忍请了病假回家休息了。

话说,现在医改之后,挂号费涨了,医药费降了,医生连药都不给开了,记得以前都是捧一打回家的,还是我提醒要开消炎药,才给了两小盒,三天吃光光的量,这也算是医保改革成功的一小步吧。 Continue Reading

来推荐给我一个书单

双十一,各种折扣,各种买买买,金公举约我一起拼单买书,想想书橱上似乎已经放不下新书了,思来想去,还是跟风某个大神入手了Kindle。不过到手后,翻翻商城,那么多的书简直无从下手,沉浸在书海中,无法自拔的无力感,畅销书好多看起来也不是我的爱。

Kindle看书还是蛮爽的,有翻书的感觉,但是没有翻书的声音。

一个月都没有更新博客,比起以前的勤快,现在是懒散多了。年纪大了,看得开了,最近总觉得没多少事情想搬到博客来。更主要的原因是以前积累的墨水差不多写完了,上学时候那个天天拎着早饭等图书馆开门占座的认真学习的女汉子已经多年未见了,工作之后,除了一个技能类的、育儿类的看的书少之又少,没有了思想上的输入,又怎么能期望有好的输出的呢。 Continue Reading

农具博物馆

国庆假期回了南通老家,在Ethan家欢欢喜喜的为祖国母亲庆生待了五天。Ethan老家是在距离苏州180公里的曲塘镇里一个叫花庄的小乡村,不过拆迁之前,老家是在雅周,我们每次回去都去那里转转。

假期的早晨,Ethan驱车载我去参观二叔口中的阳光房,一路上过去的老房子都消失净尽了,现在变成了一片荒芜的绿色。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间是蔬菜大棚,一间是花园驿站,一间是了略有文艺范的农机农具博物馆。花园驿站里是培育的各类花草,蔬菜大棚里面有有机黄瓜跟西红柿,十元一只。

转了一圈,只认识这个农用拖拉机,这车的后轮子比我高,于是乎手脚并用爬上了车轮子,爬得手上衣服上都是黑乎乎的印子。 Continue Reading

台风天浪迹莲花岛

亲爱的们,在某大神的威逼利诱下,我又来更新了。一个月没有更新,主要是我懒,其次是我感冒了一阵子,导致我越来越懒~今天来晒晒我生活中的诗和田野。我喜欢旅游,喜欢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就算看不懂诗和远方,单纯看看田野也是不错的。

中秋的午后,美丽的台风天,伴随着一阵阵的暴雨,重感冒咳嗽中的我,裹起长裤毛衣,驱车去了莲花岛,足见阳澄湖大闸蟹的诱惑力啦。我们是中秋后的第二天去的莲花岛,莲花岛车是不能登岛的,我们停车在北码头,停车费10元,然后电话莲花岛的店家,老板会开快艇来接我们入岛。如果纯玩的话,可以乘坐入岛的观光巴士。

五年前过来的时候,有很多船菜,现在已经全部取缔,自然为了保护阳澄湖的生态。

跟着店老板兜兜转转,到达莲花岛中央,有些小巷子极窄,若是我这种草脚去开车,估计得卡在半路上,图片尽头是我们吃大闸蟹的目的地。若是在莲花岛上住一晚,当然是数着星星,听着蛙叫入睡,再伴着鸟鸣起床。

沿途的路边有一簇簇类似狗尾巴的草植物,在这样的台风天迎风起舞。 Continue Reading

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这年头用博客的人真的不多了,为了跟上这个时代魔鬼的步伐,决定开通微信公众号,墨迹了一个月,终于周六的清晨龟速申请好了,刚刚发出了第一篇推送。写功能介绍的时候,舍弃了自己现在的副标题,特地翻出了之前自己创建博客之初写的这个简介:一个褪去燥热的夏夜,开始记录苏州生活的点滴,喜爱吴侬软语,小桥流水。漂泊的风,浅浅的月光,苏州的味道。摄影摇曳生姿,笔墨缕缕飘香,忽然,爱上这般诗意生活。应该更符合大众的口味,希望真心粉会涨涨涨。

就用咱这写博客一写就是四个年头不带停的精神,努力把公众号一起经营好吧。对于喜欢做的事情,我是真的很能坚持下来的呀。

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如果喜欢我的博客就关注一下吧~感谢支持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