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最亲爱的十年后的你 To the Beloved Myself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事,一旦错过就不在……
十年对于而立之年,变化应该会很大。所以,若我在假想十年后的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模样,不想用现在不惑之年来参照,跟不愿随同父辈,我希望会更大不同和惊喜。

IMG_20170201_174525.jpg

Dear Hannah:

你好吗?

还记得我吗?今天决定写一封很远的信,给你,我最亲爱的十年后的你。

当我在想如何跟你对话时,我想到了十年前的自己,也就是二十年前的你。旧事会有甜蜜,也会有伤感,但是教会我的是,珍惜所拥有的爱。

老人们的身体应该都还不错吧,因为我知道你们会时刻关心他们。这么多年,应该又去了很多地方,看到了许多不同的世界了吧。

我深爱的那个小家伙终于渐渐长成了小伙子,应该比爸爸高了。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吧,应该不会偶尔腼腆了吧。

Ethan还是歌意人生吗?如果有高科技,就让他把那烟戒了吧。事业忙的话,就去吧!

亲爱的,如今的你护肤、保养应该更便捷了,乐意一些,千万不可有皱纹啊!应该也不会有的。

我对你,对你们都好期待。我希望一切都会更好。

其实我知道,你有时候也会想起我。很真实的感应,我能感觉到。生活美好,却始终舍不得记忆流年,你的记忆没错,我很幸福啊。

可以偶尔想起我,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要活在你的当下,为了下个十年后的你,拥有独一无二,值得回味的——十寸之光影。

对于你的生活环境,我就不作太多设想吧,科技会爆炸,也许未来可以太空之旅,只要舒适,就安之吧。

也许,有一天,你真的可以回来看我,到那时,请委婉一些,也千万别嫌弃我们的打扮啊!

Ok,so much for this.

期待一切的期待。

Hannah form 2018.01.09

击鼓传花 @dapeng ,多才多艺、风流才子、风华绝代、才貌双全的大鹏哥。

十寸光阴 仍如我

人总有好奇,对自己的来处;对未来;对别人的未来。

这些年头已经被各种“希望”刷屏洗脑,内心似乎比较抵触希望这个词。“希望”无非是你想得到的,实现了就是“初心”,未能有起色的,或者别人嫉妒的,就谓之“贪心”。

SO,要说“十年”,我好纠结。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十年对我的意义,其实就是经历。

十年,会认识更多的人,历而立迎不惑。

不愿去作过多的假设,因为早已编好的剧本,现在要做的是身临其境,用心体会剧中的升华。
所以,我没有太多的细节要描述;没有厚重的期盼去表达。

十年以后的,或许就是明天的、明年的;也会是二十年、五十年之后的。

各位,未来即便不描述,世界都会坐姿多彩吧。

然,世事铅华,不论多远,我仍怀着感动,听着我爱的ELVA的《吻》,就如十年前的我一样。

岂非颖而不得?

我未潜心研佛
但心慕
梦得一禅
无欲无求
终青葱淡寡
盥心

我未通略紫微
但神往
参悟天道
神游苍穹
遂清风掠影
笑傲

我未颂唱福音
但感之
忏往自省
众善博爱
能归宿圣洁
永恒

然尘世尚不可得
浪之潮弄而不减
心欠安
非能释然

岂非绝顶而视
方能缘静平


述之以慰已

suzhou.jpg

人生从来不能或缺仪式感

今天看到了网易云音乐的广告,被其中一句软文GET到了:“开始 需要一种仪式”。

你是何时开始需要一种仪式的?经常在耳边会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做做正事吧,搞这些形式主义,有什么用?”,“无论如何,面上的事情要先做好”。这两种你选哪一种?我可能经常会说后者类似的。

其实仪式感不等同于形式主义,纯粹的形式主义的对目标视而不见,偷工减料的行为。而真正的仪式感,是对目标的崇高尊重演化而来,寄托自己灵魂。

为什么足球运动员会在意举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刻?因为大力神杯代表的是足球远动员身涯的巅峰。

人从出生到离开这个世界,所遇大事皆不离仪式。
出生新儿,要留胎毛发,要戴金锁,要抓阄。
新人结婚,要走红毯,要穿婚纱,要戴婚戒,要行大礼。
当曲终人散,要追思,要哀悼,要入土为安。

这些事人生的一个个起点和终点,需要仪式感的印记,虽繁重,但能让新人领悟人生、家庭、亲情、爱情、友情维系所需要的努力,而清醒认识。

这也是帮会要歃血为盟的原因了。仪式感带来了视觉冲击,让你感觉到事情的重要程度,对正面思维是一种激励,对负面想法是一种有效的震慑。

近几年,各地学校流行举办成人礼。我举双手赞成,礼节有助于孩子了解自己的状态,进一步提升责任意识,从而有助他们去分辨什么能做,什么不可以做。

在这个矫枉过正的时代,人们不该弱化甚至排斥仪式,忽略仪式的意义。反而应该处理好仪式感和目标之间的关系,相辅相成。如果,你已经有了小家伙,那么请你在他表现好的时候,不妨也来一些仪式感,给他掌声和鼓励,竖起你的大拇指,摸摸他的头,说一声:“你真棒!”

从窗外看自己

其实,对于神秘力量,我一直抱有十分怀疑的态度。可是,一些简单的事情,在经过无数案例的汇总分析之后,竟然也得出了一些规律和不成文的法则,无时无刻在敲打我的内心深处,不断吸引我去关注。

不妨说,血型。

我从小不知自己的血型,朋友和同学问我的血型,我一直摇头,没关注、不知道。直至,工作后的体检,我才了解自己的血型,人力资源部也因此从档案中了解了这些信息。

于是,当这些信息在公司流传,除去每个人在工作状态、生活场景、微信朋友圈等因素之外,大家都不知不觉又被附加了一层类别标签。 Continue Reading

断翅蝴蝶飞 | 月旦评

今天偶然翻起一位老家笔友十年前的一篇回忆,酒香四溢,快意人生。引出这篇回忆的,是老家的一瓶普通的白酒——三塘(品王的前身),也勾起了我记忆里的那些画面。

luoye.jpg

(断翅蝴蝶飞,哀鸣似落叶)

落叶1.jpg

童年的光景里,家家户户餐桌上似乎都都少不了一扎三塘。在白酒还未曾过度包装的上世纪90年代,朴实的家乡酒还是用红色的塑料绳盘起瓶口,12瓶一扎。因为酒很便宜,几块钱一瓶,所以那时候都是一扎一扎购买。

这位笔友年轻时候曾经在南美奋斗和闯荡,历经艰辛不提,收获了多彩的青春和人生的积淀。他借着老家的这瓶三塘,构建了他在巴西利亚的朋友圈。让外邦友人感受到了我华夏民族的豪爽、胆识和义气。

酒,很神奇。闻起来果香飘溢,但入口辛辣、灼心。但激起了你的情绪,沸腾了你的心智,卸下你的防御,合适的场合,就是打开人群心扉的金钥匙。

我爱读这篇回忆,当中有他国的艰难和辛酸,有人性的脆弱和坚强,有民族的自尊和刚强。

我读过不下五次,每次都能深深的进入那个风起云涌的开放年代,那种大潮之下,搏浪前行的勇敢与顽强。 Continue Reading

梦鸾恋鱼飞

是日,抬头得见三青鸟,西王母左右应,敬食达信之职。左右不一,左者蓬发戴胜,利喙严威,甚令惧;右者金带护额,眸亮彩绒,清玉润。各司所职,而展所长,上下无有不敬。

母得一罕物,欲召蓬莱仙岛,传信三神。左青鸟虽动如梭剑,但魇目,遂垂右青鸟。

右青鸟鲜出瑶池,未尝得五岳四海,欣领命。

织风而起,跃云池,鸾翼映霞,灿若星辰。

母命三日复,今半日已近仙岛,遂俯身而下,睹世间山河。

是夜,天朗而气清。右鸾体人间之气,修羽觅食,得一湖畔,月影静若玉盘。一霎,湖心破光掠影,跃一锦物。

月下,金光烁目,腾湖而起,波光若珠,临空而悬。

鸾不解,展翅而盘,乃一锦鲤。

鲤得见凤鸾,亦惊天物。

愿得飞天否?

鲤跃腾而起,凭鸾而入云,摘星戴月。

飞鱼而水离,不得久矣。青鸾奋而入水底,得见洞天,却也不得时。

经番轮回,终不得全。鸾挥泪,扶而向东,矣已。

拭吾面颊,叹此梦境,多悲,尚实痴,动人心。

你,总得做点什么!

历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农村和城市,人际关系还是那么得不同。

农村永远有透风的墙,有道不尽的家常和里短。所以,一个人的行为举止,以及性格乃至一生会被拿来评论,哪怕你就是平平淡淡一个庄稼汉或是乡下妇女。

有媒体人说过,伟大的作家都生活在小地方,有道理,因为小地方的故事就是多。

迄今,农村还是保持着强大的宗族体系观念,有着全面的亲属关系架构,由传统儒家思想和道德观念进行支配和维系。

修身、齐家而后治国平天下。一般人只涉及前两者,但若真能修身齐家,国自然也能平了。

好的东西,还是不能丢。 Continue Reading

祖翁耄耋仙逝得其所,盼其早聚祖母堂

伯不归,仲肩扛。
未有叔季,姑女忙,贤婿扶中梁。
子孙孝,众来帮。
祖翁耄耋仙逝得其所,盼其早聚祖母堂。

爷爷去世了,感觉到爸爸心情很差,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这次我却暖不了爸爸的心。因为大伯不敢回来,姑姑一直哭哭啼啼,爸爸成了顶梁柱,顶梁柱是不能哭的。

有人在爷爷去世第一天就来闹事,找我大伯,让我大伯还钱,被爸爸骂走了。大家对大伯应该都是有怨言的,爷爷在世时最疼的就是大伯的儿子,而他一家一个都没有回来,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爸爸一直在忙里忙外,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给我爷爷的相框上,贴了一个黑色的花做装饰,爸爸红了眼眶,说我家老爷子不喜欢黑色,而且老爷子八十七了是寿终正寝,就算贴花也应该放红色的,直接扯掉烧了,看着爸爸一直端正的抱着爷爷的遗像,我一直在擦眼泪。

后来给爷爷封棺下葬,爸爸红着眼睛在爷爷的坟前抱怨共产党,说下葬的都是假的,就是一点骨头灰,连皮跟血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点念想,恨恨的说这些仪式都是骗自己的,但是下一秒想起奶奶下葬的地方离这里不远,点着纸钱,喊着让我奶奶晚上来敲爷爷的门,晚上终于可以团聚了。再走到不远处大爷爷的坟前,点纸钱,说爷爷是新来的,都是自家人,一定要照应他。再强大也是一样的,当自己的亲人去世了,就开始希望这个世界有鬼。 Continue Reading

人之最难是割舍,得时惜之更不易

大人只是在忍
只是在忙着大人们的事
只是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任
大人们也会疼

《请回答1988》中一个场景,德善的奶奶去世,爸爸一味地忙着喝酒吹牛,而姑妈们炫耀攀比自己的戒指,而等酒席散了,大伯赶到家的那一刻,一大家子突然开始抱头痛哭。当时的旁白如上,而我现在的跪在这里的感受也是这样的,姑姑哭得一直停不下来,妈妈也一直在抹眼泪,悲伤也是有氛围的。

大概是从小觉得爷爷从来都不疼我,长大后跟爷爷一直不亲近,加上这些年爷爷有点老年痴呆,很少陪爷爷聊聊家常了。

前天我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我爷爷半夜的时候清醒了,唯独说让我带着Ivan回去见见他,没有提及我表哥或者表弟,听到这句我的眼眶就红了,我回复说我周末回去看他。我妈说,我爷爷可能等不到周末了,我没有太在意,总觉得爷爷最起码能撑到冬季来临,因为爷爷一个月前跟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打架都没有打输,怎么可能这么脆弱?今天早上接到电话,妈妈说,爷爷在夜里去世了,让我赶紧回去。原来是爷爷在弥留之际想见见我,而我却没有赶回去再喊他一声爷爷,赶回家的一路我都在自责。

回忆起爷爷,发现不像外公外婆那么生动形象,跟爷爷相处的记忆也总有些很多不愉快。小时候因为爸爸妈妈都忙工作,让爷爷帮忙来照应我,爷爷只顾着照应大伯的厂子,不同意。后来爷爷说让我每个月过去他那里住一两天,大伯那会开了羊毛衫厂,爷爷住在厂房大门口的小房子里做门卫,我那会被爷爷接过去睡在小小的门卫房,听爷爷一边抽水烟一边给我讲故事,大概去了第三次的时候,因为大伯家有事情,爷爷托人把我送回了家。我记得妈妈问我有没有吃饭,我说没有。后来爸爸妈妈似乎吵架了,大体意思是爷爷只顾着我大伯的儿子,什么都给他,爷爷帮他们做门卫,也不见他们给我爷爷一分钱,因为爷爷去商店买香烟,还差五毛钱,借了我所有的零花钱,大概四毛吧,后来爷爷再也不接我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