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被我遗忘名字的江南古镇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跑马的汉子,心中都有个江南梦,比如偶遇那雨巷里撑着油纸伞丁香花一样的姑娘。

周末去了一趟浙江的某个未开发的古镇,没有什么商业气息的江南小镇,一路走过去想买个早饭都没买到。。。只找到一家黑乎乎的馄饨店,灰凄凄的木板门,只开了一半,店面很小很黑,以至于没敢吃,饿着肚子溜达了一上午。。。

原谅我遗忘了古镇的名字,或许是名气太小,或许游玩得太不走心。

或许主要原因是最近奋斗在漫漫送娃上学路的一线,对于游玩很是不上心。Ivan已经哭了第四个星期了,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不要上学,然后一直哭,怎么哄怎么劝都没有用,一刻不停的哭一个多小时;甚至带他出去玩,看到是学校的方向也能闭着眼睛哭个一刻钟。

今天早上算是表现最优啦,在家只哭了几声,还勇敢的自己把咳嗽药水喝完了。进学校的时候,叮嘱我放学要去接他,我说那会还没下班奶奶来接,又哭得辣么突然。

小家伙去了四个星期新爱婴托班,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Ivan开始自觉的开始自己吃饭,有时候表现好,能有模有样的自己一勺勺安静的吃,在家教了三年都没有学会,在托班三个星期简直是速成班。

Ivan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很多时候我会说你不会我来吧,Ivan依旧很坚持,放手让他自己试试,做的还都不错。

Ivan其实很要强,每次拿到星星宝贝的贴纸,眼睛都发光的一定得给我看,甚至跟阿婆视频都要举着手机告诉阿婆,今天得了星星宝贝;拿不到就耷拉着脑袋抠手指。

古村

这个编织的竹匾,我外婆家也有,小时候我还有表弟表妹放暑假的时候都会住去外婆家,帮忙掰玉米,就是用这种竹匾晒玉米,然后大口大口的喝外婆煮的玉米粥。小时候的夏天经常停电,没有风扇的日子就搬竹匾到院子里乘凉,小孩子都会睡竹匾里面。 Continue Reading

Ivan上幼托班大事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今年九月Ivan要开始上幼儿园,为了让他更适应上学生活,我给他报了幼托班。在确定这家幼托班之前,我把能附近找到的幼托班都打听甚至试听了一遍,看中的是这家的环境干净、老师和善、离家不远,而且蒙氏班动静结合的教育似乎比美吉姆那种动得飞起来更适合中国孩子。 Continue Reading

欢声笑语

以前的南京的一个同事为了把孩子带在身边照料,毅然决然的买房了,女儿终于不再做留守儿童的时候,觉得她特幸福。

或者说我表姐,因为一直都是老人在老家带孩子,她说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怀胎九月生的孩子不要自己。在孩子两岁的时候,把孩子带到自己身边,她上班,孩子上托班,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很辛苦的自己坚持。

想想Ivan出生以后的这三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娃占据了,一度变成自己曾经鄙视的晒娃狂魔。现在依旧是娃的脑残粉,觉得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就算是抢别的小朋友的书玩具,或者揍别的小朋友,我也统统觉得他做的对,男孩子不能太软弱。

除去去云南旅游、或者娃被带回南通暂住几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一天,是不用带娃的。这两年出去游玩都变成了带着娃短途自驾,从翻山越岭变成了体验慢生活,有了Ivan,我的全世界都改变了。

难得今天天气晴朗,带着娃去乐园坐小火车,小娃不知是闹脾气了,还是胆小了,海盗船,热带气球,旋转木马,小小世界,飞行岛,一个都不玩。 Continue Reading

亲子篇

今天苏州100°C的太阳,真心火辣辣,其实我本来只是想出门去迪卡侬买一副我上周看中的墨镜,Ethan说市区太热去大阳山纳凉。我以为是去山脚下铺块野餐垫、吃吃韩国炸鸡、喝喝冰镇可乐、再躺着吹吹山风、听听蝉鸣。然而Ethan带着我目标是山顶,于是我的亲子篇就开始了,其实应该算是找虐篇,因为我出门为了搭配我红果果的裙子,穿了双红色高跟鞋。后备箱一般都备着一双运动鞋,可惜上周末被我拿回家洗刷刷了,幸运的是我在车上放了防晒服跟遮阳帽,晒黑一个指数是分分钟的事情,想要白回来,得拍多少瓶美白乳液。

大阳山不是很高,不过台阶特别抖,看着容易爬,其实很是累人,尤其是我这种需要一边抱娃,一边防止高跟鞋崴脚的。

然而我自信心爆棚的觉得自己的高跟鞋走路特别稳,就拉着Ivan向山顶出发,二十分钟后,我就开始汗如雨下,心跳加速,迈不开腿。Ivan搂着我的脖子,不肯下来自己走,也不肯换人肉座驾,于是我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无比汉子的脱下防晒服,寄在腰杆上,嗨哟嗨哟继续往上爬。

爬着爬着,一位有着左青龙右白虎纹身青壮年用佩服的打量我们一行,问我们是不是经常抱着娃上山,Ethan说没有。那青年好心提醒我们,我们爬到前面的半山亭,大约还有4/5的路程才能到山顶。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台阶,我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果断将娃哄给Ethan抱抱,包包相机也全丢给他,自己轻装上阵了。

给Ivan喝水,小娃头上戴的是我的淑女帽,不过Ivan一直说是光头强的草帽,哈哈,穿的衣服是上个月在无锡三国城那边做的,印的是他去年在何山公园开吉普车的照片,手上拿的是光头强的枪。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就是快乐

上个周末有点特殊,今年表哥家小孩满10虚岁,按照我们这的习俗,凡逢十要大肆庆祝一番,每次都要分“暖寿”“祝寿”“添寿”办三场,小侄子的生日是在国庆那会,所以今天这场主要“暖场”,庆贺小侄子成长,陪着聊聊天唠唠家常,一起吃夜饭。按照传统,虽然简单,亲戚们一样要随礼出份子,大家一起聚一下,热闹一下甚是欢乐。

晚宴设在“鲤鱼门大酒店”,这是我哥极力推荐的,这家的菜比较符合作为年轻一代吃货的口味,饭店在东吴北路,离我家开车40分钟。晚上六点到达饭店,一盆盆的宫廷烤羊排,烤兔腿,烤猪蹄,果然有惊喜,真心夸赞我哥太懂咱们食肉动物的心。蒜蓉小鲍鱼,清蒸石斑鱼,亦是鲜美无比。这家也是苏帮菜,但是做法并不是那种重口的甜,可以自带酒水,为了迎合那个日本朋友吉野桑的口味,我哥特别准备了进口的红酒跟香槟,我大伯准备了洞庭明前碧螺春,中西合璧。

分享就是快乐

如图,包厢里上蹿下跳的小魔王们在开火车,左一是轩轩(我表哥的儿子),左二是中日混血的小姐姐(朋友的女儿),左三是Ivan,左四是小花生(我表弟的儿子),最后一个孩子王是我。原谅图片拍得这么糊,华为Mate8的像素真心很一般。

气氛很是融洽,我大伯特别喜欢小孩子,一直都逗着Ivan。Ivan玩熟了之后,也比较有礼貌的去跟阿婆阿公们自我介绍以及问好。小家伙吃完饭,很容易就跟孩子们打成一片,自顾自的就跟着小哥哥小姐姐玩捡贝壳,投石子这类的小游戏。 Continue Reading

你好,十月

国庆假期就这么嗖的过完了。之前准备订好了去杭州的酒店,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整整七天的日程安排就只有一项:在医院陪Ivan挂水。小娃生病最累的是父母,估计得用身心俱疲来形容最近的我。Ivan肺炎住院挂水11天,出院后又出了荨麻疹,我天天奔波在医院。作为新手妈妈,我也是学会了如何应对小娃咳嗽,小孩咳嗽三天吃药还没有好转的话,就得去医院复查。我家这次主要是去儿童医院配药吃了一个多星期还是一直咳嗽,再去医院查的时候已经转成肺炎了。看到小娃天天挂水,脸上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奶膘都没有了,瘦了一圈。这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个万能的妈能代替娃生病。这两个月事儿可真不少,但愿这一切早点过去,我家Ivan可以早点快快乐乐地玩耍,祈祷。 Continue Reading

何山公园

上次来何山公园(何山公园Spring 2014)Ivan还很小,一直抱在怀里,那会奶胖奶胖的,一晃已经两岁,俨然一个大孩子。

可能是中秋很多人离苏的原因,公园里面几乎没有人。苏州的公园,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宁静的公园,隐约的鸟鸣,清新的空气,实属闹市中的一片净土。

秋天早就到了,今天居然是个超级无敌艳阳天,在太阳下走了几步感觉晒了一脸油,还好我给Ivan带了遮阳帽。

Ivan到公园里是撒欢样的到处奔跑,我是追着他跑来跑去。一整天下来,回到家的时候我累到不要不要的,小家伙倒是精神百倍,一到家又嚷嚷着要下楼买东西。

Ivan开着他的老爷车,哈,之所以称为老爷车是因为开起来还没有我步行快~路上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Ivan被颠的一直在说“哇塞”,“哇塞”。

Continue Reading

致二十八岁的你

亲爱的Ivan:

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你两岁了,妈妈我还差五个月满二十八岁。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五十四岁了。妈妈之所以想写一封信给二十八岁的你,是因为妈妈觉得你到了这个年纪应该开始了和我现在一样的人生轨迹了,你应该有了工作,有了妻子,甚至是有了孩子,二十八岁是你独立人生的起点。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宝宝你早了两个星期来到这个世界,妈妈很是自责。但是你很早就学会翻身、抬头,刚会走路就想开始奔跑,学讲话也有模有样,你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妈妈很自豪。同为独生子女的爹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那是对你来说最大的伤害,所以我会时刻提醒自己,让你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要学会分享也学会分担。

首先选择投胎到妈妈这里证明你是有眼光的。我是个开明的妈妈,不会硬塞你去各种补习班,兴趣班,你应该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希望你能成为妈妈此刻期待你成为的那种人,别担心,不是科学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只要你健健康康,有可以陪你走过一生的兴趣,有能够担当的责任心,有你爱又爱着你的人。 Continue Reading

有我陪着你什么都不用害怕

一周没有更新博客,因为不能平复心情。

上周五请了一天假,带Ivan去儿童医院预约门诊手术(眼部囊肿切除术)。手术时,我也在治疗室里,因为是局部麻醉,娃哭得撕心裂肺,婆婆也跟着一直在抹眼泪。看着医生拿着的剪刀跟带血的棉签,我手脚冰凉,头皮发麻,但是没有哭,因为Ivan需要妈妈坚强。手术过程大约10分钟,我只希望医生能快一点再快一点结束。手术结束后,我一直告诉Ivan不用害怕,哄他不要哭,妈妈这就带他回家,可是娃哭得眼泪跟血一起染红了纱布。抱着娃去停车场,Ivan睡梦中都在啜泣,那时候我特别希望Ethan在场,希望我可以不用假装淡定的开车回家。

等到家了,我掀开了娃眼睛上的纱布,上面的血迹特别刺眼。不过感觉娃的心情一直不好,带娃去婴知岛买玩具车,车一直是Ivan的最爱,自己的名字都不会说,但是认识马路上大部分车的品牌。

等待提车中,营业员在帮忙组装。Ivan试驾全过程,从吉普越野换成了宝马跑车,诚征个女朋友。

幸亏是开的我妈的大车,要是开自己的两厢去的,真心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大的箱子装回家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母校-曲塘小学

工作六年了,一直挺还念校园生活,特指大学校园,今天回老家,到我们小学转转,其实小学生活也很值得怀念,最起码要是在小学时期,现在这个时间我正趴在课桌上睡午觉呢。吃完午饭,带着娃到母校转转,居然有点的伤感,这个小小的乡镇小学给予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学校,跟我十来年前主要的建筑变化不大,教学楼依旧是四层小楼。新建了广武书院,有一些的小树苗,河上还有个小桥,颇有灵气,再加上初开的荷叶,是个拍照的好地方。操场上多了塑胶跑道,我们那会是煤球的吧,跑步摔一跤磕一层皮。篮球场似乎霸气了不少~

跟现在但求不过的鸵鸟人生相比,小学时候,那考试必争第一的心境早已不知所踪。跟现在的享乐至上相比,小时候我外婆端水果给我,我也一定要做完作业才开吃。

小时候,老爸老妈上班都很忙,记忆犹新的是,我看到邻居家天天都是爷爷送他去上学,我回家缠着我妈,要送去学校。我妈拿着扫帚把我揍出了家门。何时,能再回来走走从家到学校那条走了无数遍的小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