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谓

霜降,中医说开始养生的时候,因而觉得特别的冷,忙得屁股着火,回家的路上踏着万家灯火,临风泪眼婆娑,考试又他妈歇菜,看着那些带着各色面具的嘲笑人的分数,不知道是些什么脸面。混事的岗位上越来越失望,越麻木 …

年三十

09年的冬天终于要过去,踩着积雪过后的冰冻,滑溜溜的跑出去,原来阳光下的天空还是很美的,1912的青砖,中山东路的拥堵,新街口的霓虹闪烁,夫子庙的牌楼挺立,巍然而立的中华门城堡,每天都会经过这些地方, …

晚风醉人

连日的骄阳过早的驱赶了春日的清凉,傍晚突然变天。风起的时候笑看飘零的樱花,虽没有电脑修饰,但也可感受那份宁静和无奈。 如水的夜色渐渐湿透了眼眶,静静地看着花落,叶落,一伸手彷佛便可掬起满怀的飘絮。俄而 …

毕业季

真的要告别2009的校园了,这样的夜晚游行在学校里,别有一番滋味,满脑子都是一个个身影,往事一幕幕浮现,而我,终于无力抗拒的投降在阴影里。 多少次努力的记住的,结果却忘记了;多少次努力的忘记的,结果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