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脱线的品酒会

跟着女王大人蹭吃蹭喝是我的一向传统,于是乎上周去王府蹭品酒会。

这种酒会参加好多多了,无非就是吃菜看歌舞杂技表演,一般我是不会写到博客的,这场品酒会那个非一般的混乱啊,真是不吐不快~

品酒会

首先是各位领导一个接着一个的演讲,光是虚头巴脑的报头衔就得不带喘气的每个报两分钟,尤其是片区销售代理现场来了一个小时的PPT演讲,就你会做PPT啊?!两个多小时也没讲明白自己的目标客户是哪些?先是说现在年轻人吧,觉得中国的白酒不利于身体健康,喜欢国外的葡萄酒,露酒,清酒。我如果目标客户是年轻人的话,想想这238, 328, 580的价位,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不太会接受,看来看去还不如江小白接地气。后来我听听说是用于商务接待,醒酒只需一小时,下午还能继续上班,但是这瓶身设计似乎有点Q,而且接待一般都是喝品牌,这年头酒香也怕巷子深。 Continue Reading

一座被我遗忘名字的江南古镇

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跑马的汉子,心中都有个江南梦,比如偶遇那雨巷里撑着油纸伞丁香花一样的姑娘。

周末去了一趟浙江的某个未开发的古镇,没有什么商业气息的江南小镇,一路走过去想买个早饭都没买到。。。只找到一家黑乎乎的馄饨店,灰凄凄的木板门,只开了一半,店面很小很黑,以至于没敢吃,饿着肚子溜达了一上午。。。

原谅我遗忘了古镇的名字,或许是名气太小,或许游玩得太不走心。

或许主要原因是最近奋斗在漫漫送娃上学路的一线,对于游玩很是不上心。Ivan已经哭了第四个星期了,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不要上学,然后一直哭,怎么哄怎么劝都没有用,一刻不停的哭一个多小时;甚至带他出去玩,看到是学校的方向也能闭着眼睛哭个一刻钟。

今天早上算是表现最优啦,在家只哭了几声,还勇敢的自己把咳嗽药水喝完了。进学校的时候,叮嘱我放学要去接他,我说那会还没下班奶奶来接,又哭得辣么突然。

小家伙去了四个星期新爱婴托班,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Ivan开始自觉的开始自己吃饭,有时候表现好,能有模有样的自己一勺勺安静的吃,在家教了三年都没有学会,在托班三个星期简直是速成班。

Ivan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很多时候我会说你不会我来吧,Ivan依旧很坚持,放手让他自己试试,做的还都不错。

Ivan其实很要强,每次拿到星星宝贝的贴纸,眼睛都发光的一定得给我看,甚至跟阿婆视频都要举着手机告诉阿婆,今天得了星星宝贝;拿不到就耷拉着脑袋抠手指。

古村

这个编织的竹匾,我外婆家也有,小时候我还有表弟表妹放暑假的时候都会住去外婆家,帮忙掰玉米,就是用这种竹匾晒玉米,然后大口大口的喝外婆煮的玉米粥。小时候的夏天经常停电,没有风扇的日子就搬竹匾到院子里乘凉,小孩子都会睡竹匾里面。 Continue Reading

假装在旅游,假装在远方

敲黑板,划重点,我又又又去了西山,继前年的明月湾,尘外净境,去年的西山金庭农家乐,明月湾Again,我又来吃太湖三白了(清蒸白鱼,水煮白虾,银鱼炒蛋),假装自己是千里之外的游客百吃不厌吧。

下个星期去阳澄湖美人腿岛上继续假装自己在远方小岛上快意人生。

西山还是开发初期的模样,宁静的太湖边,美丽的三山岛,没有行色匆匆的人流,也没有浓郁的商业气息,人不多,跟Ethan牵手漫步在明月湾古村,感觉相当惬意。

度假的意义在于逃离城市生活,与世隔绝的西山岛是不错的目的地,其节奏都是缓慢而美好的。

清晨沐浴第一抹阳光,伴着吴侬软语,慢条斯理的起床;中午点点农家小菜,喝喝风花雪月的桂花酿,睡个美美的午觉;黄昏时分,在太湖边品尝明前碧螺春,吹着漫无边际的牛;再慢慢悠悠的回客栈稳稳的睡去;忘却一切撩人烦恼。

​在客栈阳台上,困倦的午后,翘起双脚,晒着太阳,悠闲坐着,一杯清茶,一部Kindle,面前一望无际的太湖,一直到夜深人静。

一如顾城笔下的阳光照在草地上的门前,二如海子的笔下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太湖帆船 Continue Reading

斗志昂扬贝宝人,撸起袖子加油干

在贝宝的第二个月,Boss为了庆祝三月份业绩突破月度新高,组织大家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我拖家带口的报名了,怎么辜负如此大好春光?公司80%都是妹子,当然是有好多美女照片啦,想欣赏妹纸照片敬请期待下一期,容我几天时间修片,这一期主打风景篇。

那边有一片美丽的桃花树林,也就是最近的热播剧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林,出发前众妹纸都跃跃欲试要去偶遇折颜上神。一棵棵桃树桃树应经长得很高大,可以已经过了花期,大部分桃花度已经走向衰败了,枝头已经不复一片繁花似锦的壮烈,有些小桃子已经冒出枝头来,很艰难才能拍到五个花瓣都完好的桃花,唯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开的如火如荼。

跟Ethan漫步在一片花海中,各种角度拍照片,讲真, 怎么拍都是美的。满山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本来以为要下雨,到了湖州,几乎已经是初夏,稍微一动就满身的汗,失策只带了雨伞,我最应该带的是遮阳帽。

城山沟

这张是我的最爱,缩小之后似乎少了很多神韵,如美人手托着尖尖角的亭子,有一种旖旎之美。

右下角那是半个我,某猪拍风景照,一不小心,我入镜的原因吧。 Continue Reading

Ivan上幼托班大事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今年九月Ivan要开始上幼儿园,为了让他更适应上学生活,我给他报了幼托班。在确定这家幼托班之前,我把能附近找到的幼托班都打听甚至试听了一遍,看中的是这家的环境干净、老师和善、离家不远,而且蒙氏班动静结合的教育似乎比美吉姆那种动得飞起来更适合中国孩子。 Continue Reading

平江路上,比头还要大的棉花糖

过年期间体重飙升了四斤,今天早上猛然发现自己瘦了八斤,难道月初换了份新工作,还有去肿的功效。新工作有双休,早上九点半上班,真是想瘦也瘦不下来,但是就是这么猝不及防的瘦了,难道是因为之前起床太早水肿了。

其实做市场营销,再加上当一个三岁小孩的娘亲,想多胖也是挺难的,无奈咱有一颗吃货的赤子之心。

周一到周五一眨眼就过去了,突然之间有了双休,心里乐开花。大概是因为之前工作七年周六要么单双休要么加班,从未如此的期盼过周末。

虽说平时工作繁琐到刷新了我的纪录,又得带零基础的实习生,最近心情还是很美丽的,因为寡人掐指一算,还有四天就是清明小长假了。

为了奖励如此努力上进的自己,今天去转悠了平江路、观前街上五湖四海的小吃。

从烤猪蹄,铁板鱿鱼,蒜蓉花甲,轰炸大鱿鱼,旋风土豆,卤鸡爪,梅花糕,海棠糕,笃笃笃糖粥,一路走一路吃,这是我应该得到的嘛。

平江路棉花糖

沾Ivan的光,到平江路上啃了一个比头还大的棉花糖,还有六种颜色可以选择。 Continue Reading

重拾童趣:留园里踩水坑

Ivan喜欢看小猪佩奇,小猪佩奇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坭坑里跳来跳去,于是乎,细雨蒙蒙的周末早晨,带Ivan去留园踩水坑。

虽然留园里的水坑没有泥,不过Ivan依旧在各个大小水坑里来来回回地走啊跳啊跺啊蹦啊。

苏州是一年四季都有花,粉墙黛瓦的映衬下红彤彤的腊梅更加娇艳。

拙政园梅花 Continue Reading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带新人

到新公司上班三个星期了,之前公司离职跟老板闹得很不愉快,不想在博客中传播负能量,不提也罢。

在上一家公司待了五年,虽说不欢而散,前老板看人的眼光还是有水准的,记得有次someone打报告说,别人向我请教问题的时候,我的态度都是别问我,千万别问我。前老板后来开会这么一句话,她不是不乐意教,性格使然,多问问,她还是会教的。

工作这么多年也陆陆续续也带了不少新人,让我这种实干派做教学派的事情着实耐心不足。

或者说前前老板有次年中考虑给大家加薪,把我带的四五个人都拉过去谈话,然后总结的结论是一帮傻姑娘,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一来当年的我是觉得新人掌握自己工作岗位需要的技能就可以了,而不会告诉他们为什么,也不会说意义是什么。二来,自己工作比较忙,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应届生实习生太不稳定,不知哪一天怕怕屁股就走了。

这次是两个新人,一个是意大利语的,一个是英法双语的,一个脑子还挺聪明,一个反应稍慢些,不过挺认真。 Continue Reading

一路飞桂林

二月没有更新,一是换个份新工作,离职的时候诸多曲折,俨然是一部折子戏。二是月末飞去深山老林:桂林-阳朔-南宁-北海,玩了十天才返苏。

广西这地方物价真是低得离谱,再加上到处都可以微信支付,我俩怀揣着现金,每天从这个包挪到那个包,简直成了负担。

在上一家公司待了五年,每次出游都是几天行程,这次走哪玩哪,不用担心返程,倒是很是尽兴。我跟我家女王大人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

出发

我们俩二傻子,买的浦东机场的机票,直接跑虹桥机场去了,最后打了个飞的,居然赶上了飞机也是奇迹。最后返程的时候,计划买30号的机票返程,突然发现2月压根没有30号,只有28天,其他都很完美。

天公不作美,去的第一天艳阳高照,第二天就开始下雨,行程是象鼻山-龙脊梯田-漓江-阳朔。去龙脊梯田的时候烟雨蒙蒙,仿若仙境,跋山涉水的只看到两眼雾茫茫。在观景台的时候,往下望去云雾缭绕,还有丝丝的雨雾在飘,好不浪漫。桂林山水甲天下,漓江是真的灵,风景照就不晒了,网上找找一大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