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路上,比头还要大的棉花糖

过年期间体重飙升了四斤,今天早上猛然发现自己瘦了八斤,难道月初换了份新工作,还有去肿的功效。新工作有双休,早上九点半上班,真是想瘦也瘦不下来,但是就是这么猝不及防的瘦了,难道是因为之前起床太早水肿了。

其实做市场营销,再加上当一个三岁小孩的娘亲,想多胖也是挺难的,无奈咱有一颗吃货的赤子之心。

周一到周五一眨眼就过去了,突然之间有了双休,心里乐开花。大概是因为之前工作七年周六要么单双休要么加班,从未如此的期盼过周末。

虽说平时工作繁琐到刷新了我的纪录,又得带零基础的实习生,最近心情还是很美丽的,因为寡人掐指一算,还有四天就是清明小长假了。

为了奖励如此努力上进的自己,今天去转悠了平江路、观前街上五湖四海的小吃。

从烤猪蹄,铁板鱿鱼,蒜蓉花甲,轰炸大鱿鱼,旋风土豆,卤鸡爪,梅花糕,海棠糕,笃笃笃糖粥,一路走一路吃,这是我应该得到的嘛。

平江路棉花糖

沾Ivan的光,到平江路上啃了一个比头还大的棉花糖,还有六种颜色可以选择。 Continue Reading

重拾童趣:留园里踩水坑

Ivan喜欢看小猪佩奇,小猪佩奇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坭坑里跳来跳去,于是乎,细雨蒙蒙的周末早晨,带Ivan去留园踩水坑。

虽然留园里的水坑没有泥,不过Ivan依旧在各个大小水坑里来来回回地走啊跳啊跺啊蹦啊。

苏州是一年四季都有花,粉墙黛瓦的映衬下红彤彤的腊梅更加娇艳。

拙政园梅花 Continue Reading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带新人

到新公司上班三个星期了,之前公司离职跟老板闹得很不愉快,不想在博客中传播负能量,不提也罢。

在上一家公司待了五年,虽说不欢而散,前老板看人的眼光还是有水准的,记得有次someone打报告说,别人向我请教问题的时候,我的态度都是别问我,千万别问我。前老板后来开会这么一句话,她不是不乐意教,性格使然,多问问,她还是会教的。

工作这么多年也陆陆续续也带了不少新人,让我这种实干派做教学派的事情着实耐心不足。

或者说前前老板有次年中考虑给大家加薪,把我带的四五个人都拉过去谈话,然后总结的结论是一帮傻姑娘,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一来当年的我是觉得新人掌握自己工作岗位需要的技能就可以了,而不会告诉他们为什么,也不会说意义是什么。二来,自己工作比较忙,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应届生实习生太不稳定,不知哪一天怕怕屁股就走了。

这次是两个新人,一个是意大利语的,一个是英法双语的,一个脑子还挺聪明,一个反应稍慢些,不过挺认真。 Continue Reading

一路飞桂林

二月没有更新,一是换个份新工作,离职的时候诸多曲折,俨然是一部折子戏。二是月末飞去深山老林:桂林-阳朔-南宁-北海,玩了十天才返苏。

广西这地方物价真是低得离谱,再加上到处都可以微信支付,我俩怀揣着现金,每天从这个包挪到那个包,简直成了负担。

在上一家公司待了五年,每次出游都是几天行程,这次走哪玩哪,不用担心返程,倒是很是尽兴。我跟我家女王大人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

出发

我们俩二傻子,买的浦东机场的机票,直接跑虹桥机场去了,最后打了个飞的,居然赶上了飞机也是奇迹。最后返程的时候,计划买30号的机票返程,突然发现2月压根没有30号,只有28天,其他都很完美。

天公不作美,去的第一天艳阳高照,第二天就开始下雨,行程是象鼻山-龙脊梯田-漓江-阳朔。去龙脊梯田的时候烟雨蒙蒙,仿若仙境,跋山涉水的只看到两眼雾茫茫。在观景台的时候,往下望去云雾缭绕,还有丝丝的雨雾在飘,好不浪漫。桂林山水甲天下,漓江是真的灵,风景照就不晒了,网上找找一大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