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和你一起去吹吹风

正是一年中天平山的红枫最美的季节,想跟你手拉手顺着山道一路走,漫山遍野的深红金黄,暖暖的阳光透过树梢,明媚你的笑颜,这才是我的博客该有调调。

无奈我的牙碎了一个小角,在附二确诊,那颗牙有根尖炎,结果是需要做根管治疗,总共去3-4次,第一次是用电钻一样的,钻掉了半颗牙,将牙齿打穿,冲洗消炎,封好,除了满口腔消毒药粉的味道,全程一个小时,居然毫无痛感。医院出来下午,我还得瑟去跑了30公里,做了个美甲,选得是少女系的裸粉跟肉粉。

美甲

上周又去了一趟苏大附二医院,牙科医生用针头医院的挫根管,再冲洗,拍片,封药,全程两小时,除了腮帮子很酸,也不算特别的痛。回家路上想起都四点了午饭还没吃,啃了一个三明治,于是噩梦开始了,简直痛得生不如死,晚上狂吃了三颗止疼片,才勉强入眠。打电话问医生咋办,医生答复来复查,严重的话,需要挂水。艰难的挪到医院,那个小伙子在我强烈抗议下,挨个敲了下我一排牙齿,说要么帮我开放牙齿,很快就不痛了,去问主任的意见。后来沈主任又来挨个敲了一遍(疼痛值100,生命指数为0),说根尖炎就这样,让我回去忍忍,明天不痛了就表示快好了,没好再去开放牙齿,一直开放,我的牙好不了,忍不可忍请了病假回家休息了。

话说,现在医改之后,挂号费涨了,医药费降了,医生连药都不给开了,记得以前都是捧一打回家的,还是我提醒要开消炎药,才给了两小盒,三天吃光光的量,这也算是医保改革成功的一小步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