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徐徐、青草依依

正如我之前博客里提及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特别特别羡慕别人家碧绿的山坡,百年的老树、弯弯的小巷,或者很是原生态的石头房子。这次国庆回老家,宽宽的稻田结满了沉甸甸的稻穗,估计有田地的地主家要开始农忙了,树苗依旧跟小时候记忆中一样,永远长不大,空气还是那么的干净,晚上还能抓拍到晚霞。

赶场一样的走亲访友,好客的亲戚们,每顿餐桌上盘子都是堆三层才结束,闹酒的男士们是热闹非凡,可口的美食对我是大大的诱惑,每当我摸摸吃的圆滚滚的肚子总觉得不虚此行。

这地方是一个差不多半荒废的生态园,山坡是人工堆砌的,我们这是一马平川的地势,山丘土坡很少见,去年夏季这山坡上开满了美丽的格桑花。或许是因为政府不批这个项目,现在是杂草丛生,不过我们自带野餐垫,坐在草地中央边吃边玩,没有游人的打扰,惬意极了。

山坡上有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马尾辫的女孩迎着风奔跑,秀气的男孩在收线,风筝在夕阳下画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Continue Reading

农具博物馆

国庆假期回了南通老家,在Ethan家欢欢喜喜的为祖国母亲庆生待了五天。Ethan老家是在距离苏州180公里的曲塘镇里一个叫花庄的小乡村,不过拆迁之前,老家是在雅周,我们每次回去都去那里转转。

假期的早晨,Ethan驱车载我去参观二叔口中的阳光房,一路上过去的老房子都消失净尽了,现在变成了一片荒芜的绿色。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间是蔬菜大棚,一间是花园驿站,一间是了略有文艺范的农机农具博物馆。花园驿站里是培育的各类花草,蔬菜大棚里面有有机黄瓜跟西红柿,十元一只。

转了一圈,只认识这个农用拖拉机,这车的后轮子比我高,于是乎手脚并用爬上了车轮子,爬得手上衣服上都是黑乎乎的印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