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就是快乐

上个周末有点特殊,今年表哥家小孩满10虚岁,按照我们这的习俗,凡逢十要大肆庆祝一番,每次都要分“暖寿”“祝寿”“添寿”办三场,小侄子的生日是在国庆那会,所以今天这场主要“暖场”,庆贺小侄子成长,陪着聊聊天唠唠家常,一起吃夜饭。按照传统,虽然简单,亲戚们一样要随礼出份子,大家一起聚一下,热闹一下甚是欢乐。

晚宴设在“鲤鱼门大酒店”,这是我哥极力推荐的,这家的菜比较符合作为年轻一代吃货的口味,饭店在东吴北路,离我家开车40分钟。晚上六点到达饭店,一盆盆的宫廷烤羊排,烤兔腿,烤猪蹄,果然有惊喜,真心夸赞我哥太懂咱们食肉动物的心。蒜蓉小鲍鱼,清蒸石斑鱼,亦是鲜美无比。这家也是苏帮菜,但是做法并不是那种重口的甜,可以自带酒水,为了迎合那个日本朋友吉野桑的口味,我哥特别准备了进口的红酒跟香槟,我大伯准备了洞庭明前碧螺春,中西合璧。

分享就是快乐

如图,包厢里上蹿下跳的小魔王们在开火车,左一是轩轩(我表哥的儿子),左二是中日混血的小姐姐(朋友的女儿),左三是Ivan,左四是小花生(我表弟的儿子),最后一个孩子王是我。原谅图片拍得这么糊,华为Mate8的像素真心很一般。

气氛很是融洽,我大伯特别喜欢小孩子,一直都逗着Ivan。Ivan玩熟了之后,也比较有礼貌的去跟阿婆阿公们自我介绍以及问好。小家伙吃完饭,很容易就跟孩子们打成一片,自顾自的就跟着小哥哥小姐姐玩捡贝壳,投石子这类的小游戏。 Continue Reading

博客更名

闲来无事不从容,觉得似乎应该给我的博客加个中文名字。金公举直接让我改成大标题“污汉娜”,副标题“人生如戏,全靠污技”,默默的给我的高大伟岸的形象烧柱香。然后金公举语不惊人死不休,让我改成“锄禾家的当午”,顿时王尼玛上身,难道“汉娜日当午”不是更契合吗?

大约在2010年的夏天,我开博客的时候,域名是hannahwu。Hannah是我的英文名。但是设置博客名字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写上了LIFE IS AN ADVENTURE和Hannah随笔两个标题。这算是一个错误,一错就是六年,显而易见,我是一个不拘小节,随波逐流的人。

时过境迁,一切都改变了。这个记录自己爪印、留作暮年回想的自留地,也变得不太契合随笔或生活即是冒险这两个主题,上周五,终于决定还是给自己的博客统一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 Continue Reading

如果你来苏州,我就带你吃这些

姑苏小吃味道香甜软酥糯,生煎月饼青团子蟹壳黄样样细致,不仅仅是美食,更多的是童年记忆中的美味。食必躬亲,吃心不改,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苏州的味道是肉月饼的卤香味,青团子的淡淡青草香,鸡头米的桂花甜香,粥摊的清甜味道。如果你来苏州,我会带上你,你带上钱,穿过古老的小巷,去寻找舌尖上的味道。

鲜肉月饼

鲜肉月饼
肉月饼要吃刚出炉的,热腾腾的,皮薄馅大,酥皮犀利索罗的,卤汁刚刚好的。临顿路的长发西饼店面前,在中秋附近,永远是等待月饼出炉的队伍。长发西饼的红豆排也是我的爱,甜而不腻,之前公司在滨河路的时候,我去长发肉月饼跟红豆排自由切换的吃一个星期,这大半年来,我一直往胖子的路上马不停蹄的奔波着,有它们一大半功劳。胥城大厦的鲜肉月饼也是超级好吃,胥城大厦下个月会有龙虾节,冰镇小龙虾,五香小龙虾,麻辣小龙虾随便吃。还有他家的奥灶面,不能更赞了,浇头有爆鱼、卤鸭,焖肉和虾仁。 Continue Reading

IPSA自律循环液+流金水+清洁面膜

Ivan小屁孩整天念叨要跟着咱去上海出差,周末就带着Ivan去了趟上海,Ivan第一次坐高铁一路上都在口齿不清的唱熊大的歌,为娘的我怎么也听不出来他唱的是哪一句。下午特地去久光百货入了一套长草很久的IPSA自律循环乳,流金水,清洁面膜,因为苏州没有IPSA专柜。对于春季这个过敏的季节,脸上蹭到头发丝都觉得痒,BA推荐的修复系列,回来用了两天,感觉皮肤状态滑滑嫩嫩的,不过依旧泛油光,期待长期使用的效果。

IPSA自律循环液+流金水+清洁面膜

IPSA粘土按摩面膜

白色牙膏状,挤出牙膏大小就可以涂满整张脸了,里面带有一些磨砂的小颗粒,脸颊比较敏感,只敢按摩鼻子跟额头,在冲掉的时候稍微按一下脸颊。一般敷个5分钟,干的还挺快,敷的时间长了会觉得干干的,洗完之后感觉手跟脸都是滑滑的,肤色会清透干净很多,一秒变白的感觉,温和不刺激,磨砂细腻,油皮干皮敏感性肌肤都可以用。 Continue Reading

不成瘦子则成仁

春天,是一个万物生长的季节,一不留神,我今年又又又胖了五斤,一眨眼,藏不住的肉夏天就这么来了,那些疯长的肉肉就无所遁形了。

犹记得在本宫当年读书的年代,吃起东西来那叫一个无肉不欢,依旧是瘦的弱不禁风。今非昔比,终究是到了喝水也长胖的年纪,面对日益飙升的体重,无语问苍天。二十五岁过后,一直没有奔三的自觉,一直觉得自己约等于二十五岁,昨天准备买倩碧三部曲的时候,发现这已不适合自己,原来咱已经在奔三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这样的迷之思想也体现在了对自己体重的误解上,总是觉得自己也就一百斤多一点点,再加上各类亲戚还一直说我瘦了,我就这么在糖衣炮弹中腐朽了,终于酿成了今时今日的杯具。前两天找出去年夏天的一条裙子,勉强穿上了,但是本来的膝盖以上的长度俨然成了超短裙;在试了试之前买的牛仔短裙,A字裙穿身上已经成了一步裙的效果,仰头长啸,遍寻不着,犹叹当年小蛮腰。空余恨,一身五花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