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shan Park with my Son 何山公园

Ivan is still a little baby sleeping in my arms when I visit Heshan Park the first time. I went there yesterday with my father after coming back from the hospital. As I mentioned in my last post, my father has come to Suzhou to do a physical examination. I want to share a few photos of my son when we visited the park before I totally forgot about it. To be honest it feels like a blur way back in my memory already, even though it’s only been a couple of months! I’m the one who really does love spending time with my son and my father.

上次来何山公园(何山公园Spring 2014)Ivan还很小,一直抱在怀里,那会奶胖奶胖的,一晃已经两岁,俨然一个大孩子。

可能是中秋很多人离苏的原因,公园里面几乎没有人。苏州的公园,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宁静的公园,隐约的鸟鸣,清新的空气,实属闹市中的一片净土。

秋天早就到了,今天居然是个超级无敌艳阳天,在太阳下走了几步感觉晒了一脸油,还好我给Ivan带了遮阳帽。

Ivan到公园里是撒欢样的到处奔跑,我是追着他跑来跑去。一整天下来,回到家的时候我累到不要不要的,小家伙倒是精神百倍,一到家又嚷嚷着要下楼买东西。

Ivan开着他的老爷车,哈,之所以称为老爷车是因为开起来还没有我步行快~路上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Ivan被颠的一直在说“哇塞”,“哇塞”。

Continue Reading

吃货篇

正所谓“每逢佳节胖三斤”,我家是“每逢发薪胖三斤”,Ethan是个吃货,每次钱包鼓鼓就开始得瑟,一边埋汰飙高的体重,一边又管不住寂寞的嘴巴!小娃被公婆带回老家三天,我俩自动开始吃喝玩乐的二人世界模式,整理下这周的美食来巩固下一路走低的流量,博客圈的吃货还是很多滴。

豆捞篇:

天微凉,秋风习习,涮火锅的好时节。澳门豆捞在永利广场,他家的海鲜很新鲜的,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冻豆腐蘸花生酱啦~Ethan觉得我的吃法实属黑暗料理,哈哈~ Continue Reading

明月湾,尘外净境

我觉得金庸笔下的燕子坞应该是以西山为原型的,上山种树,下湖捕鱼,何等的悠闲自在。现在呢,西山早已不是太湖中的一座孤岛,太湖大桥早已建成,行走在明月村这么一个半商业化的古村,仍能感受到江南鱼米之乡的乐趣。

明月湾保护得比较好,特别不喜欢那些过度开发、人满为患的古镇。刚到目的地,就觉得空气格外清新,应该是因为没有工业污染的原因。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推荐大家在明月湾住几个晚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太湖,灰白高耸的山墙,真心可以将一切烦恼抛至九霄云外。

太湖已被浓雾完全笼罩,站在村前紧傍太湖的环岛公路上,辽阔太湖一览无遗,人间仙境三山岛漂浮在太湖碧波中。


Continue Reading

致二十八岁的你

亲爱的Ivan:

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你两岁了,妈妈我还差五个月满二十八岁。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五十四岁了。妈妈之所以想写一封信给二十八岁的你,是因为妈妈觉得你到了这个年纪应该开始了和我现在一样的人生轨迹了,你应该有了工作,有了妻子,甚至是有了孩子,二十八岁是你独立人生的起点。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宝宝你早了两个星期来到这个世界,妈妈很是自责。但是你很早就学会翻身、抬头,刚会走路就想开始奔跑,学讲话也有模有样,你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妈妈很自豪。同为独生子女的爹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那是对你来说最大的伤害,所以我会时刻提醒自己,让你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要学会分享也学会分担。

首先选择投胎到妈妈这里证明你是有眼光的。我是个开明的妈妈,不会硬塞你去各种补习班,兴趣班,你应该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当你二十八岁的时候,希望你能成为妈妈此刻期待你成为的那种人,别担心,不是科学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只要你健健康康,有可以陪你走过一生的兴趣,有能够担当的责任心,有你爱又爱着你的人。 Continue Reading

有我陪着你什么都不用害怕

一周没有更新博客,因为不能平复心情。

上周五请了一天假,带Ivan去儿童医院预约门诊手术(眼部囊肿切除术)。手术时,我也在治疗室里,因为是局部麻醉,娃哭得撕心裂肺,婆婆也跟着一直在抹眼泪。看着医生拿着的剪刀跟带血的棉签,我手脚冰凉,头皮发麻,但是没有哭,因为Ivan需要妈妈坚强。手术过程大约10分钟,我只希望医生能快一点再快一点结束。手术结束后,我一直告诉Ivan不用害怕,哄他不要哭,妈妈这就带他回家,可是娃哭得眼泪跟血一起染红了纱布。抱着娃去停车场,Ivan睡梦中都在啜泣,那时候我特别希望Ethan在场,希望我可以不用假装淡定的开车回家。

等到家了,我掀开了娃眼睛上的纱布,上面的血迹特别刺眼。不过感觉娃的心情一直不好,带娃去婴知岛买玩具车,车一直是Ivan的最爱,自己的名字都不会说,但是认识马路上大部分车的品牌。

等待提车中,营业员在帮忙组装。Ivan试驾全过程,从吉普越野换成了宝马跑车,诚征个女朋友。

幸亏是开的我妈的大车,要是开自己的两厢去的,真心不知道怎么把这么大的箱子装回家了。 Continue Reading

老家随拍

阅兵放三天国家,就驱车回了趟老家,两个半小时车程,不算远,有空就回去转转,因为老家是我的根,做人也不能忘本。挺羡慕有些博友的老家,有着碧绿的山坡,很大的老树、很深的河沟,很原始的红砖房。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但是我觉得我老家也很美,因为老家有着童年,亲情,欢笑。

天气很好,略微有点晒,拿着手机随便拍拍,麦田还是那麦田,树苗还是那树苗,蓝天还是那么的蓝,白云还是那么的干净。乡下的空气真心好,邻居也很热情,不像我现在苏州的高层小区,我连隔壁的老阿姨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排红色屋顶的房子是我家。之前总是喜欢爬到屋顶拍,难得跑这么远拍个远景~依稀还能看到白色的车库门

老家人很勤劳,就像路边一点点地方也要种上一排毛豆,将勤劳致富发挥到了极致~

儿时的记忆这些树苗就在了,我都奔三好久了,它们却一直没有长大~

Continue Reading

中秋送礼

年年中秋,年年团聚,年年送礼。

婚前,中秋是个阖家欢乐的节日,给长辈送一盒肉月饼,也是极好的。

婚后就截然不同了,活脱脱将团圆佳节演变成了送礼的日子了。

离中秋还有半个月,我就开始了各种买买买,送送送。中秋跟除夕一样,过着过着就变了味,真期盼能有个比较安静、惬意的中秋,没有聚会,也不要送礼,安安静静赏赏月吃吃团圆饭。

本来只准备给爷爷买初元跟各类无糖的饼干点心,后来发现越来越多,光是月饼就得十来盒。

中秋送礼

国庆本来准备自驾游杭州,酒店在预定取消中反反复复了三次,终于确定好了的时候,接到一个婚礼的通知,又取消了,携程估计要把我拉黑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母校-曲塘小学

工作六年了,一直挺还念校园生活,特指大学校园,今天回老家,到我们小学转转,其实小学生活也很值得怀念,最起码要是在小学时期,现在这个时间我正趴在课桌上睡午觉呢。吃完午饭,带着娃到母校转转,居然有点的伤感,这个小小的乡镇小学给予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学校,跟我十来年前主要的建筑变化不大,教学楼依旧是四层小楼。新建了广武书院,有一些的小树苗,河上还有个小桥,颇有灵气,再加上初开的荷叶,是个拍照的好地方。操场上多了塑胶跑道,我们那会是煤球的吧,跑步摔一跤磕一层皮。篮球场似乎霸气了不少~

跟现在但求不过的鸵鸟人生相比,小学时候,那考试必争第一的心境早已不知所踪。跟现在的享乐至上相比,小时候我外婆端水果给我,我也一定要做完作业才开吃。

小时候,老爸老妈上班都很忙,记忆犹新的是,我看到邻居家天天都是爷爷送他去上学,我回家缠着我妈,要送去学校。我妈拿着扫帚把我揍出了家门。何时,能再回来走走从家到学校那条走了无数遍的小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