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年

5月30日,我们的Wedding Date,

 

两年了,七百多个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我想在很多人眼里我们是幸福的,

 

俨然是拥有了同年纪的人所期盼的一切,

 

可是呀,幸福是一件冷暖自知的事,

 

与所拥有的一切都没有关系,

 

我想起我有过的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一个人自由自在,

 

那时候,我也是被旁人艳羡着的。 Continue Reading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去年这个时候,准备去三峡来趟邮轮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最后在被扼杀的萌芽阶段,追其原因,无非是我思想中的小人扯住了自己,鼓不起勇气请长假。这次,厚着脸皮,硬着头皮请假了。在这趟行程之前,看了很多婺源的宣传,婺源于我,是一个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如诗如画的梦里乡村。行程结束,婺源-中国最美的村庄,这一点我不想肯定,景色确实是美的,可是村民的素质有点配不上美这个词。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村民至少是淳朴的。婺源的“民风彪悍”,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柔弱女子,甚不适应。没有工业支撑的城市,通过旅游业挣钱,人人都惦记这游客的钱包,无可厚非,但是拜托您能文明一点吗?咱们游客千里迢迢的跑来,来回路上光是开车就得19个小时,不会跟您计较那么一元两元。总体上来说,不尽如人意,但不虚此行。

黛瓦白墙的李坑很是原生态,整个小镇很是安静,布局上比七里山塘略凌乱。有点喜感的是,沿街的小河边,在相隔五米的地方,当地村民一个在上游刷马桶,一个在下游洗菜。虽说水是流动的,但是总觉得那道菜会夹杂点别的味道。

三清山嘛,我只想说,我了个去。不爬上去后悔,爬上去也很是后悔。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一直腿抖,硬着头皮一路走到黑。

从山脚下坐缆车去半山腰,可以看到观音坐莲。

缆车下来后,爬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日上山庄,咱们一行决定在此用餐,鸡汤里面的鸡只有巴掌那么大,蔬菜嘛,纯绿色食品,口味马马虎虎了,毕竟是在山上,咱就不计较吃了。由于汤不够喝嘛,咱们就去服务台,自己端起热水瓶,倒了一杯开水喝喝。杯子还没拿稳,一个凶神恶煞的阿姨来了,“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随便,喝水要收钱的”。我了个去,怪不得,我们吃饭没茶喝。村民们都不富裕,就当作救济老区人民吧。 Continue Reading

Memory


有时候,特别想忘记一些人,可是他们往往会越来越清晰,鲜明,时不时会突然窜出来,让你白白的觉得风和日丽的日子不过是一个幻影,sadness会在瞬间涌上来。

后来,就不再刻意的去想忘记任何一个人。
其实,忘记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显得冷漠无情。
有些人或许就是在淡忘中慢慢消逝,和他们有关的一切就像衣服上的浸渍被岁月慢慢洗涤掉,永远不再影响你的生活。
可是有些人,你似乎永远都忘不了,他们伴随着你的存在而存在,而和他们在一起走过的日子,和他们说过的话总是会在你不设防的时候窜入到你的面前。他们的impact就像老酒一样越酿越醇。而我就像一个对酒精有瘾情的女人,又哭又笑的买醉。

Copied from 徽徽。

青春早已散场

上吐下泻了两天,快晕倒的节奏,今天终于活过来了。昨天晚上,晕晕乎乎中,看了韩国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元彬还是帅气不减当年,小姑娘们就是喜欢这种痞痞的男生,元彬酷酷的接住小混混威胁的刀时,我居然笑到不支倒地。坦荡荡高中生的情节嘛,想当年,某个很优秀的姑娘总是会被某个痞气的男生吸引,然后好不容易水到渠成,被班主任棒打鸳鸯,挥利剑斩情丝,小情侣愁断肝肠掩双眼洒热泪!不管什么样的女孩子,在读书的年代总会遇上几个仰慕她的男孩;而不管什么样的女孩子,总会出现那么些男孩让她倾心不已。

想来情窦的东西还真的挺讲天份,同样是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年纪,有的人一心想着隔壁班的那个男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也有人一心只想着诸葛四郎和魔鬼党最后谁抢到那支宝剑。很多年以后,姑娘们可能已经忘记了隔壁班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可是这却是彼此存在的记忆最浓墨重彩挥之不去的一笔。

这就是青春,我们有血有泪的青春,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青春,我们总想要回去的青春…… Continue Reading

普通女青年的最后归宿

不久前看到一篇文章叫做《文艺女青年的最后归宿,是自己》,也许很多姑娘看了会心有戚戚的,更加坚信了要在活得漂亮这条路上雄赳气昂地走下去。我细看了一下,发现我那么的媚俗那么的接地气,怎么地也不敢自称为文艺青年。

写那篇文章的那位女青年,我必须说她是很有底气的女青年,她是能够一个人穿着华丽丽的衣服化着美美的妆,心情好时就坐上灰机去英国喂个鸽子那种,可是我想这等级别的文艺女青年应该不会太多吧。说走就走的旅行倒不是不行,问题是回来以后还能找到工作养活自己不,所以认识的许多曾一心想文艺青年边上靠拢的姑娘们都像我一样慢慢地加入了普通女青年的组织, 顺便成为了买菜大婶和湊仔大妈俱乐部的荣誉会员。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算是很认命地做个普通女青年,好像也不能够随心所欲地活着。 Continue Reading

可爱的朋友

有一种好朋友是这样的,不会心灵交会,有时候在一块会显得彼此格格不入,甚至会彼此伤害,别人也难以置信你们会是朋友,但是伤害就伤害吧,伤害的那一刻不久就会过去,朋友依然是朋友,不会因为伤害而损失了友谊,反而我们会因为朋友而去原谅那些看似要命的伤害。

还有一种好朋友是这样的,很少见面,不常联系,偶尔通话,偶尔惦记,彼此会因为世界上还存在这样一人而觉得心安,觉得不曾孤单。

还有一种好朋友是这样的,不常交谈,每谈必有火花蹦出,畅聊后,身心轻松,一切怨恨哀愁付之东流,而对于某些东西更加坚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