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月某日

这几天一直想写点什么,文艺的细胞在身体里面不断咆哮。生活是淡淡的,虽然有时钻牛角尖的念头会搅乱我的生活,但是我会尽力压制住它,告诉自己那没什么。一点一点收集平和温润的情感,希望能将自己再褪层皮,再成长。(对于我这种急性子的人来说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前天逛超市,看到一个包装好的水果,似乎没吃过。拿起来看了下标签:无花果。回忆突然被扯到多年前一个暖暖的午后,爷爷从藤枝上摘下一颗紫红的无花果给我吃,虽然不太好吃,但那清甜的香味我到现在还记得。

爷爷特别喜欢种花草,我特别喜欢爷爷的小树林。小树林里有各种爷爷种的花草,月季啦,芍药啦,迎春啦,金桔等等,还有三缸荷花,粉红的,白的,绿的。每年我都有新鲜的莲子和莲藕吃。曾经我听爷爷说蚯蚓能帮助松土,让花长的更好,所以我就把蚯蚓放到花盆里,后来才知道蚯蚓只是在自然土壤中有益,放到盆里却有害。可惜至今我都不记得放的是哪盆,小蚯蚓有没有祸害爷爷的花。

小树林里还有三四颗很高的树,不知道是什么树,当时小小的我只知道很高很高。忘了是什么原因,有一根长长的麻绳系在两棵树的中间,而我可以轻松的睡在那根麻绳上。从起初的两只脚着地躺在绳子上到一只脚着地保持平衡,最后终于可以完全不借助外力躺在绳子上了。那时没看过天龙八部,不知道我无意中剽窃了小龙女的“专利”,只知道闭上眼睛躺在绳子上很舒服,像悬在空中,茂密的枝叶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心无杂念才能躺的更久。

在少不更事的年纪发生的事,回忆起来总是甜蜜的。但随着人长大,看待事情不会再是片面的而是立体的,因此人也渐渐失去快乐。但是如果能在这个利欲熏心的时代保持一点纯真,贪恋一点羁绊,是否心境就会不一样呢?就像之前看到过的一句话,上天赐予一个人最好的礼物就是让他一直童心未泯。所以我一直不介意别人说我像个孩子,因为我一直是个孩子。

就这么几件小事

怀孕的时候呢,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一直坚定着信念:“嗯哼哼,等着瞧,等老娘生完娃以后,老娘要……” 现在娃是生完了,还是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出门都得一个小时内回家,特此整理一份娃断奶之后必做的清单,望梅止渴。

1 买来一桌子的阳澄湖大闸蟹,用好像和它们有仇一样的态度大块朵颐,吃到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踫大闸蟹最好。

2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差不多一整年没出远门了,感觉自已好像一个山顶洞人一般,慢慢地长着青苔。心里面已经画好许多个旅行的蓝图了,真真的是身未动,心已远……

3 留起我的三千秀发。怀孕的时候头发是越剪越短,开始蓄头发,回味下长发飘飘的赶脚~

4 穿回以前的牛仔裤。生娃后总有种高大威猛中又略微带点弱不禁风的姿态。上帝妈妈保佑我快快瘦下去,让我塞进以前的花衣服。 Continue Reading

剖腹产心得

本来是一直计划着顺产的,但是呢,事与愿违,36周产检,被医生拉去住院了,轻度子痫前期。天天盼望着出院回家待产,天天挂水,手被戳的青了又肿,肿还没消了,也继续戳,住到第12天,尿蛋白从入院+2变成+4了,成了重度子痫前期。哇靠,天天挂水,一天戳四针,手都被戳烂了,木有任何好转啊!胡主任当机立断让我挂硫酸镁,直接挂了八小时,手上的经脉都硬了。第二天,胡主任来查房,让我去办出院手续,准备生娃。偶滴神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剖腹产之前6小时是不能吃东西的,我早上吃了一个包子,喝了一斤牛奶,所以饿着肚子,等到下午一点再去剖。

护士给了我一件前罩式的睡衣,原来剖腹产是有衣服穿的,于是乎,继续躺着病床上,穿着衣服耐心等待。

下午一点准时被推到了五楼的手术室。打麻醉的时候,麻醉师很是温柔的让我抱着腿团成一团,那么大的肚子,我压根团不起来,胡主任就帮我压着腿,看着和蔼可亲的胡主任似乎没那么紧张了。手术中,木有任何感觉,护士跟麻醉师很是温柔的跟我聊天,大概一刻钟,护士长跟我说男娃,六斤半,让我亲一下他,然后就抱出去了。再过一刻钟,我也被推出了手术室,去了我的病房。

果然剖腹产手术结束,麻药散了,就是痛苦的开始。渐渐的,腿开始有知觉,肚子开始有痛感。挂宫缩针真心有点痛,但不是很强烈,可以忍受。但是当我在跟宫缩针做斗争的时候,护士每隔一个小时就来压我的肚子,我滴神啊,护士用力一压,生命值直接降为0,似乎我越是哀嚎,护士的力气越大。我开始看着病房门口,一看到有人晃动,我就紧张,生怕护士来压肚子。

六小时后,也就是晚上七点,护士说,通气之前,我可以喝水跟米汤,于是乎,喝了30ml润润肠了,等着通气时多么漫长的事情呐,各种饥肠辘辘啊!然后呢,护士让我晚上翻身一百下,我就趁着没挂宫缩针的时候努力翻身。换了宫缩针,我就躺着不动,护士再来大力压肚子,哀嚎啊哀嚎,护士让我,吸气放松,几乎升仙了。就这样迷迷糊糊疼了一夜。

第二天中午,终于通气了,开心的告诉护士,以为能开吃了,护士说只能吃清淡的,米粥跟青菜面,偶滴神呐,米粥快到我碗里来,我发誓那碗白米粥真是无比的美味,此粥只应天上有!

喝完粥似乎有了点力气,继续翻身~ 忽略护士那数不清的压肚子~ 晚上迷迷糊糊的睡,加起来睡了也就一个小时吧。

第三天早上拔了尿管,护士让我快去尿尿,我挪啊挪啊挪啊,距离wc也就两米,我挪了20分钟,总算挪到了马桶边,尿急的呢,刀疤疼的呢,坐不下去。纠结了五六次,总算是尿完了,再慢慢挪到我的床上。终于又躺着了,耶!肚子似乎也木那么痛了,我开始呼呼大睡~

第四天,精神好了很多,胡主任看看我恢复的八错,跟我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以为明天早上直接回家来着,哪知道第二天挂水一直挂到下午三点半,总算挂完了。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奶奶的,我家在五楼,我得自己爬上去。上去搬了个凳子,我一边爬一边坐着休息,挪上去了。挪的一身汗。

生娃真是个苦差事!!!不过看到我家的小奶娃觉得这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