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谓

霜降,中医说开始养生的时候,因而觉得特别的冷,忙得屁股着火,回家的路上踏着万家灯火,临风泪眼婆娑,考试又他妈歇菜,看着那些带着各色面具的嘲笑人的分数,不知道是些什么脸面。混事的岗位上越来越失望,越麻木,幻想白日飞升(此处注:其实是自我暗示后短时间小脑失去平衡感觉人体失重所产生的飘忽感)。

每天看着官民交战,不得已的心痛、愤怒、失望,无处宣泄,我胆小,做不了革命者,也成不了卫道士,曾经的满腔热血不知道何时变得如此沉寂,那些年的教育、感染都已随风而逝,再不复豪情满怀、斗志昂扬。天天上演新的故事,演绎的却是老掉牙的剧情,只会让人越发心寒。明白与不明白,其实不过在一线之间,一线是佛,一线是魔,一生修行,不过也是一个道字,为何我们都看不透,想不明,拿不起,放不下,舍不得。现在最放松的事情就是每天下班回来,我家那只叫馋猫的狗狗总会老远的迎接我,哈哈哈,想起来就乐,人还不如它呢,要不是正在磨牙,真舍不得每天拴着,回来总是围着我跳,喜欢抱着我腿蹭来蹭去,其实它可明白了,知道我不会恼,还要给它吃的,因为它的聪明,像个孩子,我总喜欢聪明的小孩,不知道怎么突然扯到小孩了,我觉得人的灵气全在眼睛了,即使是盲人,也不外如此,打住,到此为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