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

09年的冬天终于要过去,踩着积雪过后的冰冻,滑溜溜的跑出去,原来阳光下的天空还是很美的,1912的青砖,中山东路的拥堵,新街口的霓虹闪烁,夫子庙的牌楼挺立,巍然而立的中华门城堡,每天都会经过这些地方,才明白,南京,与我已是如此的深刻。

明儿就是年三十了,回家,一个重复了多少次的字眼,此刻念来是如此温暖,爸妈应该都已入睡了吧,又劳碌了一年了,头上的白发该有增添了几缕吧,额角的细纹肯定又深刻了一些。满载着回乡的心情,沉甸甸的,只因从此,我不再是孩子了。

生活里总是有太多太多的噪音,可是不能因为废弃音乐的美好。工作以后还会有很多的惊讶,冷漠,算计,揣测,真诚,援助,人累心更累,好在这个金陵城还算惬意,她有一种包容的力量来抚慰每个孩子,看惯了春天的翠绿,夏天的烈焰,秋天的枫红,冬天的霜冻,才明白传承千年的生活态度,任他风雨如山,我自岿然不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