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传承非在”仑奂”, 在”务实”

上周前往扬州,在青普行馆得见扬州雕版印刷。由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现场讲解、表演技艺。说实话,非遗我并不陌生。先前和苏绣有了很大的渊源,了解过技艺、沿革,也认识了很多业内的人。所以这次当我再一次听到“非遗”这个词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很多关于苏绣的事。

DQmVoRsBsmfe6FY3KXHdPmoFwwp9tHaktQfn8miVouHJuPo_1680x8400.jpg

当我第一次看到工坊里的绣娘时,我第一个联想到的是我的妈妈。我想,要是我妈妈十几岁时学习刺绣,现在应该也能成为有名的刺绣老师了,因为她的手工艺品做得很好。所以得于次,我便和刺绣一行的人就越走越近。到后来,我竟然开始忧虑,为苏绣的传承和市场化而忧虑。

苏绣有别于雕版印刷这类其他的国家非遗,除了纷繁的人工,也需精贵的原材料。什么孔雀羽毛、金丝线,在大项目上使用起来是家常便饭。加上大师的人工和设计,一副像样的刺绣所出来的绣品,少则几十万,多的就没底了。所以,绣品虽然精美,缺鲜有买家。

是什么原因,让这一神迹变得如此般不可亵玩?

时代发展了,消费习惯在不断进化。苏绣的发展得益于古代皇家的消耗,作为贡品而不愁去处。到近现代,也一直作为国家技艺,外国政要来访和领导人外访时的国礼品种。而近几年,国家的风气转变,越来越“小手笔”,采办国礼时,对于亏本价几万元的苏绣艺术品,也要摆摆手了。

其实,我觉得,这倒像是在倒逼一些传统奢靡的艺术品在传承时,也要“发展”,要亲民。

镇湖的绣品,做得就很成功,成本低。在体现了刺绣美感的基础上,并未过分强调精美绝伦,而强调“性价比”,使得价格能让人接受,也就促成了镇湖刺绣走进了国家领导人的国礼礼单。

到今天,“性价比”真的不是某些普通家庭的生活理念,已然成为了高速发展的中国,在自我调节的一种理念。

奢靡之气固然令人迷醉,但坚强之人,愿用信念之尖刀划过,回归理性,新时代的艺术需脚踏实地。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