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辈爱情(五):好日子也能慢慢熬出来

写于8月31日凌晨,专门为此写了四行小字,祖辈爱情全剧终,咱们江湖再见。

说了祖辈的一些爱情,其实就是一些经历,在他们心中认为那就是生活。父母的往事和自己的故事也和大家聊过,最后再说说我的一位长辈——我的姑母,远房表亲,论辈分这么叫着。

姑母地道农村妇人,没念过什么书。在乡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无非就是长辈之命,媒妁之言。老一辈给她寻摸了一房亲,离娘家近,姑父年轻时候有些小聪明,就成了这门亲。
婚后一子一女,表哥比我大好多,表姐比我大一岁。

日子平淡,由于我父亲这辈人都很拼搏,不愿平常,都在奔波忙事业。姑父也不甘无为,就做起了禽蛋批发的买卖。90年左右在小码头边租了个门脸,自己买了一辆“幸福牌”大摩托,后面绑上两根木棍儿,再挂上蛋框,便四处走街串巷,干起了收鸡蛋,倒腾往上海去卖。
应该是和性格有关系,这门生意做了没几年,做不下去了,说是亏了钱,就把店门关了。

没了生意,只能靠种田,两个孩子越来越大,生活日益拮据。

早年,表姑妈逢年过节经常看看我奶奶,因为小的时候是我奶奶带大的。后来逐渐就来得稀少了。我读了高中,在学校旁租了个屋子,平常不回去,也就基本见不到表姑妈一家。但是每逢回到家,还是能听到他们家的事情。

日子难过,家里吵架,两口子难以维持。据说表姑妈来一次就哭一回,说怎么嫁了这么个没长性的人。表姑父那些年的为人,我那会虽年纪小,都略有些看不起。

第一件事,借钱。
把家里的负担全部抛出来,扔给了表姑妈的父母和一众亲戚,可能是因为表姑妈娘家人有钱吧。自己的女儿、姐姐日子苦了,借点钱过日子,也就都给了。岂料想,竟是个无底洞。一到过年过节,就见到表姑父去借钱,千儿八百不嫌少,万儿八千不嫌多。时间一长也就都厌烦了。表姑妈嫌丢人,不让他去,还是要去借,孩子的学费差了一点都要去借。有一次,表姑父去他岳父家借钱,老爷子一开始不愿意借,数落他怎么不能自己想办法挣点钱,让妻子儿女也过得好一点。但是得到的回复就是软磨硬泡,还是没钱,就要借。无奈,老头把儿子儿媳给他过年的五千块钱拿出来,愤怒地扔到地上,大声喝道,拿走拿走,滚出去!表姑父竟弯下来把钱拿走了。

第二件事,不上进。
眼看着表姑妈的日子艰难,家里人都在替他们想办法。考虑表姑父没文化,我父亲就给他在工地上安排了个仓管员的事儿做,2000年左右,一个月两千多块。表姑父答应去了,工作应该不算辛苦,但是做了半年,就回家了。我父亲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受委屈了,还是跟人打架了。表姑父的老母亲直接说了一句,我儿子吃不了这苦哦。

人言道,可怜之人有其可恨之处。

但,我表姑妈虽对表姑父怨声载道,哭鼻抹泪这么多年。从未说过想放弃这个家庭,自己干农活又去厂里上班,也硬是熬了这么多年。

最近这几年倒是没听表姑父借钱了,上一次还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他找我父亲借钱,我父亲给了他两万,本来都没指望能还,等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表姑父一天晚上来我家把钱还给了我父亲。现在表姑父他们年纪大了,子女也都成了家。奶奶说,他们穷,有怨气,但从来不动手,日子熬也能熬出来。

我再想,其实表姑父和表姑母就是简单的人,可以说是不成熟,也可以说他们没有所谓那些成功的富人的拐弯心思,不会想着能挣多大钱,成为什么样的人,然后再为了钱弄得分崩离析。他们只想过普通的,简单的日子,和和睦睦,不分不离。

8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