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离 | 月旦评

已春
依不御寒意
终凉中入白

裸足 缓落于幽谷
鲜血之色没踝
曼珠沙华无垠
仰见飞沙红尘

三生石上
烙印之名入刻三分

河岸桥头
立老妪 提汤桶
乃忘川之水沸而为汤
言 饮者可得重生
然前尘既往
君饮否?

乃不忍
纵身跃而入川
为不渝受千年炼

远观伊渡桥而过百
不得见

方悟 忘川之水痴泪所积
其酸楚
可化石骨
噬魂 锥心

千载过后
伊已饮尽川汤
寄望能得汤中之思
不枉 十世之煎熬

是梦也
千万年
未逢再者
唯彼岸之花常艳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