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

今天 @jessicameng @karasui @candiceji 约聚轻松周末——火锅趴 Hotpot at home,于是乎,左手抱娃,右手抱红酒赴约,捞王的猪肚鸡锅底不愧是招牌,我们一帮吃货撑到怀疑人生,连写文章都感觉脑回路不够了,此文参加大伟哥 @rivalhw 举办的“月旦评”中秋征文活动

autumn.jpg

(去年中秋拍摄于姜堰某个农家乐)

今年会是第四个年头在婆家过中秋,也意味着以后的每一年中秋,我都不能回娘家吃团圆饭了。在娘家里过中秋的时候,我只是看着我妈忙前忙后,跟我爸一起聊聊天等着吃饭就可以了,但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如三毛在《亲爱的婆婆大人》中提及,在婆婆家做客,你不要做一个不设防的城市,你虽是客人,却也不要忘了,你也是媳妇。“为人女儿”,“为人儿媳”,这是一个千差万别的际遇。虽然公婆口头上会说,把儿媳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也不会刻意要求什么,但是你真的什么都不做事万万不可以的,老公累了可以倒头就睡,但是儿媳不可以,偶尔想偷下懒,都要考虑很多。

每当想起未嫁人时,跟爸爸妈妈一起吃团圆饭,控制不住地泪水往下流,有老公的地方就是家,不是吗,即使如此,我还是很想我爸爸妈妈,想我儿时的中秋。

小时候,爸爸妈妈刚刚盖好二层小楼,欠了很多外债,日子过得紧巴巴,买了两条小猫鱼跟外公接济的肉过中秋;

小时候,觉得烟花很新奇,学爸爸的样子拿着香烟点火,然后烟花窜到了我的怀里,吓得我哇哇大哭;

小时候,经常会停电,点上蜡烛,搬上板凳在闪烁的繁星下看那皎洁的月光,听外婆跟着说着月宫仙子的传说。

婚后第一年的中秋,我偷偷拿给我妈妈五千块,被我公公知道后,我妈妈再也没有收过我一分钱,每次来苏州玩,吃吃喝喝的钱都会额外塞给我,怕我在婆家难做人;

婚后第二年的中秋,恰逢我妈妈五十岁生日,为人女儿,我没能回去庆祝生日,也没有给我妈妈准备礼物;同一年恰逢我婆婆五十岁生日,为人儿媳,下班后飞奔去首饰店买好金饰,备好蛋糕,定好酒店,感恩婆婆的辛苦。

从少女到少妇,从琴棋书画诗酒花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婚姻中,自由是相对的,每个人在家庭中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而亲情总是容易给我们很多的伤害,但那些伤害和我们在外面世界所受的一切创伤,亲情都会一一抚平。

8 Comments

  1. 特意去百度了下steemit,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真实朋友圈里能约一起吃饭的都没有写博客的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