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

今天回苏州,我很想提醒自己去想起些什么往事,然而一片空白。说恩怨,谈不上;说情仇,分不清。用任何优美的恶毒的高贵的平淡的词都无以形容那份空白,好像这一切该画上句点。

忘 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怀疑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相信任何传言。我习惯怀疑,我喜欢怀疑,我对任何不是我自己去经历去触碰的事物和 感情都会产生怀疑,因为我珍惜过,我感恩过,我震惊过,我失望过。对于千百年传承的所谓家庭和睦,夫妻互爱、长幼互亲等等等等,如一颗颗毒 瘤在滋长。

我一直高调的把自己宣传成为一个伪文艺青年,尽管我的生活跟文艺和伪文艺都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充满了各种世俗,或许世俗本来就是生活的原色调,只是我们仗着自己走过几个地方、读过几本书,而刻意给自己贴上高级鲜亮的标签,却忘了如此做作才是落了下乘。

一直以来都坚信世事皆有因果,不论成败,不因祸福。今日所有的现状都是由往日的细节产生的 集合影响。不管是哲学还是科学,不论是思辨还是实证,就如同我变与不变从来没有太明显的痕迹。我曾固执地以为,我所坚信的,必将如磐石一般无转移,却原来,有些东西似蒲苇韧如丝。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