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针“鸡血”,生活依旧很“燃”

去年八月中旬开了公众号,刚刚收到微信公众平台的消息,邀请我使用原创保护功能,拥有了原创声明、留言、页面模板三个功能。查看了一下群发历史文章,一个季度的时间,发送了66篇了,一开始是信誓旦旦每天更新,最近逐渐降低到每周每月一两篇推送,一针鸡血,我又重燃激情,准备继续更新。

开公众号小半年来,粉丝数量一直在龟速增加,到现在还是一百出头,浏览量也远远不如我的博客,但是我的博客差不多五年了,比较下来,这才五个月不到的公众号,这样的受关注度,我已经很满意啦。

这博客本来就是我的一块自留地,我很喜欢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看多年前自己的想法和经历的事情,觉得特别的逗。无论是门庭若市还是门可罗雀,我都是这样安居一隅,做个安安静静写博客的女汉纸。 Continue Reading

祝我生日快乐

2017年1月4日,本宫此生的第29个生日,婚后的第5个生日,生娃后的第4个生日,工作后的第8个生日。Ethan跟我说他晚上定了美罗的泰镶,晚上请我吃泰国菜,值得表扬的是Ethan似乎记住了我的喜好。怎么庆祝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啦,就像我跟Ethan说,我喜欢口红,给我买礼物只要买各种口红就行,但是Ethan从来一直就没买过。他只记住了我喜欢花,逢年过节买红玫瑰,已成了Ethan的必杀技。

2016年依旧是庸庸碌碌的上班下班,比较明显的就是换了三个都不太显色的发色: 深棕-橙红-奶奶灰。

hairstyle

关于年龄

这个奔三的年纪,衰老是从脸开始的,不抹点粉霜出门,总觉得不够自信。初老的表现是眼霜从25岁开始用保湿,再到28岁去黑眼圈,再到现在的去干纹。最近在用的口红颜色是芭比粉,因为之前跟同事感叹,现在不敢买粉色,感觉搭不上自己的年龄,同事说现在正是装少女的年纪,再过几年就彻底跟粉色无缘了。

关于爱情

早就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目前大神的指标是:情话说得动听,家务干得利索,刷卡刷得爽快。

爱他就用行动证明,情话就犹如给你的生活加点堂,而婚姻有着数不尽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家都有惰性,谈恋爱的时候,什么都让着你,宠着你;而婚后,一切都不是那么理所当然,洗碗还是看电影,洗衣服还是睡懒觉之间,谁都会选择后者。

关于育儿

为娘的我,在更正娃晚上的睡觉时间这件大事记中,似乎在失败中越挫越勇。

Ivan晚上11点之后才睡的情况,依旧很多,Ivan不喜欢听睡前故事,尝试了各种版本,电视上那些每天给孩子讲睡前故事的妈妈都是骗人的么?我家喜欢听英文故事+唐诗,不过我觉得他听不懂唉,好多给他读的唐诗我都不懂,还被Ethan吐槽我现在的英文口语好烂。不过难得我发掘出Ivan这一大像样的爱好,就这么坚持下去吧。

最后的最后,重回正题,祝我生日快乐!

福利来了: 世界葡萄酒之星 – 星得斯葡萄酒

福利来了,我家女王大人发话,给我30箱葡萄酒抵过年的压岁钱:星得斯葡萄酒。在江苏交广网和苏州1048电台里都有播广告的:世界葡萄酒之星 – 星得斯葡萄酒,洋河酒厂荣誉出品。

星德斯

智力原装进口干红葡萄酒,口感柔顺,香果浓郁,回味悠长,过年过节走亲访友必备佳品。 Continue Reading

想要和你一起去吹吹风

正是一年中天平山的红枫最美的季节,想跟你手拉手顺着山道一路走,漫山遍野的深红金黄,暖暖的阳光透过树梢,明媚你的笑颜,这才是我的博客该有调调。

无奈我的牙碎了一个小角,在附二确诊,那颗牙有根尖炎,结果是需要做根管治疗,总共去3-4次,第一次是用电钻一样的,钻掉了半颗牙,将牙齿打穿,冲洗消炎,封好,除了满口腔消毒药粉的味道,全程一个小时,居然毫无痛感。医院出来下午,我还得瑟去跑了30公里,做了个美甲,选得是少女系的裸粉跟肉粉。

美甲

上周又去了一趟苏大附二医院,牙科医生用针头医院的挫根管,再冲洗,拍片,封药,全程两小时,除了腮帮子很酸,也不算特别的痛。回家路上想起都四点了午饭还没吃,啃了一个三明治,于是噩梦开始了,简直痛得生不如死,晚上狂吃了三颗止疼片,才勉强入眠。打电话问医生咋办,医生答复来复查,严重的话,需要挂水。艰难的挪到医院,那个小伙子在我强烈抗议下,挨个敲了下我一排牙齿,说要么帮我开放牙齿,很快就不痛了,去问主任的意见。后来沈主任又来挨个敲了一遍(疼痛值100,生命指数为0),说根尖炎就这样,让我回去忍忍,明天不痛了就表示快好了,没好再去开放牙齿,一直开放,我的牙好不了,忍不可忍请了病假回家休息了。

话说,现在医改之后,挂号费涨了,医药费降了,医生连药都不给开了,记得以前都是捧一打回家的,还是我提醒要开消炎药,才给了两小盒,三天吃光光的量,这也算是医保改革成功的一小步吧。 Continue Reading

欢声笑语

以前的南京的一个同事为了把孩子带在身边照料,毅然决然的买房了,女儿终于不再做留守儿童的时候,觉得她特幸福。

或者说我表姐,因为一直都是老人在老家带孩子,她说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怀胎九月生的孩子不要自己。在孩子两岁的时候,把孩子带到自己身边,她上班,孩子上托班,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很辛苦的自己坚持。

想想Ivan出生以后的这三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娃占据了,一度变成自己曾经鄙视的晒娃狂魔。现在依旧是娃的脑残粉,觉得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就算是抢别的小朋友的书玩具,或者揍别的小朋友,我也统统觉得他做的对,男孩子不能太软弱。

除去去云南旅游、或者娃被带回南通暂住几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一天,是不用带娃的。这两年出去游玩都变成了带着娃短途自驾,从翻山越岭变成了体验慢生活,有了Ivan,我的全世界都改变了。

难得今天天气晴朗,带着娃去乐园坐小火车,小娃不知是闹脾气了,还是胆小了,海盗船,热带气球,旋转木马,小小世界,飞行岛,一个都不玩。 Continue Reading

初冬第一泡-四季悦温泉

天开始渐渐冷了,北方好多地方都是大雪纷飞,苏州是没有雪,但是冷空气来袭,感觉眉毛都要结冰了。于是乎,Ethan决定载我去树山,大冬天就应该去林子里泡温泉。

去年去的树山温泉,这次去的是苏州乐园四季悦温泉,坐落在江苏最美村庄,通安镇树山村。这两家温泉都是位于大阳山北角,紧靠树山,山林相映,集山林山村之美。四季悦温泉不仅仅有室内的游乐场,冲浪池、儿童游乐池,还有酒店和餐饮等配套服务。一家三口选择在酒店里小住一晚,休息玩乐,度过很惬意的一个周末,酒店环境一般般,该有的配套还是有的吧。

Parking

苏州乐园四季悦温泉的道路指示牌,指示牌边上就是个大型停车场,足够停300多辆车子。

Locations

在通往通安的路上,有苏州乐园四季悦温泉的指示牌,老远就看到了后面山上的超大广告牌,车子右转就看到了温泉的大型建筑,想必温泉就在这个玻璃球里。椭圆形的玻璃顶,旁边绿树、翠竹掩映,很有个性的温泉。苏州乐园四季悦温泉的建筑很有个性,一个巨大的玻璃球建筑,隐于绿树掩映的大阳山山脚。 Continue Reading

心中若有爱,四季亦多情

天气渐渐冷了,我也快开始冬眠了。上周末去东山转了转,这季节去东山的主题就是采橘子,没有之一。买了四十斤橘子,天天吃橘子的直接后果是全家都有点点上火,Ethan嘴巴都溃疡了。

上周公司同事聚餐一起去了多伦多海鲜自助星昶城店,奔三的年纪,胃口大不如前,吃了一圈感觉有点撑,接下来两天我都感觉没消化的。然后这周又要聚餐,金公举建议去吃日料自助,我心里是抗拒的,又是吃饭两小时,消化两星期的节奏。容本宫缓缓再去,谁能先送来一壶普洱刮刮油?

最近苏州的雾霾特别严重,所以到了东山也没有去采风,直接跟着导航去了莫厘大酒店,店面外表看挺普通的,走进去,这家酒店居然满满的苏州园林风,有山有水有人家。

我们到的比较早,就在酒店里面转转,里面有很多包厢,可以供客人喝茶打牌,最里面的比较隐蔽,比较适合公务员吧?或者带着父母来消遣,也是可以的。

Ethan跟Ivan一起小憩。熊孩子现在最热衷的就是模仿他爸爸,包括坐姿,各种动作,甚至模仿他抽烟。所以说父爱在孩子成才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我大一的时候,一高材生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我说我喜欢像我爸爸一样的男人。虽然后来被那男生嘲笑,说我缺少父爱,但是我觉得恰恰相反,因为从小到大的耳濡目染,我相信自己长大之后也会跟我妈妈一样,找到一个跟我爸爸一样爱老婆疼孩子的老公。一个父亲,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不是他的事业有多成功,而是女儿想嫁给像爸爸一样的人。换言之,儿子的心理会不会是长大后成为像爸爸一样的男子汉? Continue Reading

来推荐给我一个书单

双十一,各种折扣,各种买买买,金公举约我一起拼单买书,想想书橱上似乎已经放不下新书了,思来想去,还是跟风某个大神入手了Kindle。不过到手后,翻翻商城,那么多的书简直无从下手,沉浸在书海中,无法自拔的无力感,畅销书好多看起来也不是我的爱。

Kindle看书还是蛮爽的,有翻书的感觉,但是没有翻书的声音。

一个月都没有更新博客,比起以前的勤快,现在是懒散多了。年纪大了,看得开了,最近总觉得没多少事情想搬到博客来。更主要的原因是以前积累的墨水差不多写完了,上学时候那个天天拎着早饭等图书馆开门占座的认真学习的女汉子已经多年未见了,工作之后,除了一个技能类的、育儿类的看的书少之又少,没有了思想上的输入,又怎么能期望有好的输出的呢。 Continue Reading

微风徐徐、青草依依

正如我之前博客里提及我的老家一直都只有很宽的田埂、跟永远长不大的树苗。特别特别羡慕别人家碧绿的山坡,百年的老树、弯弯的小巷,或者很是原生态的石头房子。这次国庆回老家,宽宽的稻田结满了沉甸甸的稻穗,估计有田地的地主家要开始农忙了,树苗依旧跟小时候记忆中一样,永远长不大,空气还是那么的干净,晚上还能抓拍到晚霞。

赶场一样的走亲访友,好客的亲戚们,每顿餐桌上盘子都是堆三层才结束,闹酒的男士们是热闹非凡,可口的美食对我是大大的诱惑,每当我摸摸吃的圆滚滚的肚子总觉得不虚此行。

这地方是一个差不多半荒废的生态园,山坡是人工堆砌的,我们这是一马平川的地势,山丘土坡很少见,去年夏季这山坡上开满了美丽的格桑花。或许是因为政府不批这个项目,现在是杂草丛生,不过我们自带野餐垫,坐在草地中央边吃边玩,没有游人的打扰,惬意极了。

山坡上有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马尾辫的女孩迎着风奔跑,秀气的男孩在收线,风筝在夕阳下画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Continue Reading

农具博物馆

国庆假期回了南通老家,在Ethan家欢欢喜喜的为祖国母亲庆生待了五天。Ethan老家是在距离苏州180公里的曲塘镇里一个叫花庄的小乡村,不过拆迁之前,老家是在雅周,我们每次回去都去那里转转。

假期的早晨,Ethan驱车载我去参观二叔口中的阳光房,一路上过去的老房子都消失净尽了,现在变成了一片荒芜的绿色。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一间是蔬菜大棚,一间是花园驿站,一间是了略有文艺范的农机农具博物馆。花园驿站里是培育的各类花草,蔬菜大棚里面有有机黄瓜跟西红柿,十元一只。

转了一圈,只认识这个农用拖拉机,这车的后轮子比我高,于是乎手脚并用爬上了车轮子,爬得手上衣服上都是黑乎乎的印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