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till on the way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纵然思绪万千,愁惧梦魇,仍又担心一旦释放,心里彻底掏空那一刻的无助和失落。

所有,有时候总是: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是难过。

shengmingditu.jpg

要分享生命地图,当着众人的面,我只能把一切表现得很好看。有鲜艳的颜色,有趣味的童年,有看似坦途的职业,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前路愿景。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一切都好像个错,错不在别人,我选择的错。

周末,偶遇一位读心理学的幼教师,苦苦忽悠我带儿子去他那里入学。不过,始料未及,是我爱说,甚至比他还能说。

当聊到小家庭的成员时,出于对心理学专业的自信,他认为我还没有长大,这一点我听到了。

或许吧,拿周遭的人来衡量,或许我有一些幼稚。比如,不开心的时候会发脾气,会不想讲话;比如,会爱看动漫,甚至是小朋友的动画也能看得起劲;比如,会听不进父母的唠叨,会引发争吵;比如,有时会跟小朋友在家里打闹,大呼小叫。

不想告诉别人为什么总是难过,但是,到头来总得尝试着告诉自己。

人生的各种滋味,在我来看,如同牙膏一般的构造。当你拼命把前半段用完,最后还是要把尾巴挤出来;你习惯挤出中间的,到最后还是要把两侧的用完,除非……除非你中途放弃,结束这一支。 Continue Reading

断翅蝴蝶飞 | 月旦评

今天偶然翻起一位老家笔友十年前的一篇回忆,酒香四溢,快意人生。引出这篇回忆的,是老家的一瓶普通的白酒——三塘(品王的前身),也勾起了我记忆里的那些画面。

luoye.jpg

(断翅蝴蝶飞,哀鸣似落叶)

落叶1.jpg

童年的光景里,家家户户餐桌上似乎都都少不了一扎三塘。在白酒还未曾过度包装的上世纪90年代,朴实的家乡酒还是用红色的塑料绳盘起瓶口,12瓶一扎。因为酒很便宜,几块钱一瓶,所以那时候都是一扎一扎购买。

这位笔友年轻时候曾经在南美奋斗和闯荡,历经艰辛不提,收获了多彩的青春和人生的积淀。他借着老家的这瓶三塘,构建了他在巴西利亚的朋友圈。让外邦友人感受到了我华夏民族的豪爽、胆识和义气。

酒,很神奇。闻起来果香飘溢,但入口辛辣、灼心。但激起了你的情绪,沸腾了你的心智,卸下你的防御,合适的场合,就是打开人群心扉的金钥匙。

我爱读这篇回忆,当中有他国的艰难和辛酸,有人性的脆弱和坚强,有民族的自尊和刚强。

我读过不下五次,每次都能深深的进入那个风起云涌的开放年代,那种大潮之下,搏浪前行的勇敢与顽强。 Continue Reading

擦枪退膛 谨防走火

周一,早上刚到办公室,手机里的钉钉就响了,有流程要审批。我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就被一位主管拉到小会议室,轻声跟我说,她要请假到春节,希望能批准。什么原因呢?擦枪走了火,怀孕了。请假我很宽松的,毕竟这种事情,人家本身就很难了。

这又让人联想到到女员工怀孕的问题了。去年好像有个新闻特别典型,浙江一名互联网公司的女员工,入职第三天,跟领导讲:“领导我怀孕了”,领导强加着笑容说:“好吧,那你回去”。这位女职员休完产假直接离职了,当初批产假的这位领导,只能含着热泪,微笑着说:“您走好!”

一个怀孕的问题,牵扯到了员工待遇,关联到了就业问题,似乎已经上升到了无止境的高度,成了全民话题。

有人批评现在的中小微企业,在招聘和管理方面存在性别歧视,未婚未育的女性,一般不考虑录用,或者面试时,不管其能力和资历,先考虑近期是否有结婚和生育的计划。

所以,为了顺利就业,现在很多女研究生都已经当妈妈了,而且这把火已经蔓延到了本科生,大学四年还没读完,宝宝已经抱在怀里了。既然,大学生都已经生孩子了,那么高中生是不是可以铺垫,做做准备了。 Continue Reading

梦鸾恋鱼飞

是日,抬头得见三青鸟,西王母左右应,敬食达信之职。左右不一,左者蓬发戴胜,利喙严威,甚令惧;右者金带护额,眸亮彩绒,清玉润。各司所职,而展所长,上下无有不敬。

母得一罕物,欲召蓬莱仙岛,传信三神。左青鸟虽动如梭剑,但魇目,遂垂右青鸟。

右青鸟鲜出瑶池,未尝得五岳四海,欣领命。

织风而起,跃云池,鸾翼映霞,灿若星辰。

母命三日复,今半日已近仙岛,遂俯身而下,睹世间山河。

是夜,天朗而气清。右鸾体人间之气,修羽觅食,得一湖畔,月影静若玉盘。一霎,湖心破光掠影,跃一锦物。

月下,金光烁目,腾湖而起,波光若珠,临空而悬。

鸾不解,展翅而盘,乃一锦鲤。

鲤得见凤鸾,亦惊天物。

愿得飞天否?

鲤跃腾而起,凭鸾而入云,摘星戴月。

飞鱼而水离,不得久矣。青鸾奋而入水底,得见洞天,却也不得时。

经番轮回,终不得全。鸾挥泪,扶而向东,矣已。

拭吾面颊,叹此梦境,多悲,尚实痴,动人心。

桑叶茶 Mulberry Leaf Tea

提到茶,脑海里闪过诸多的词汇

龙井、银峰、碧螺春
普洱、云雾、金骏眉……

可是最近我喝到一种茶,
名曰——桑叶茶

 落叶乔木或灌木,高可达15米。树体富含乳浆,树皮黄褐色。叶卵形至广卵形,叶端尖,叶基圆形或浅心脏形,边缘有粗锯齿,有时有不规则的分裂。叶面无毛,有光泽,叶背脉上有疏毛。因叶大,肉厚多汁,为家蚕的良好饲料。

少时,乡下老家,每逢春秋二季,必养蚕。那里,桑树常见,和庄稼无异。

孩童时,喜之。满树桑葚,果熟,色暗红,味酸甜。乡野顽劣之童,田边戏耍,摘而食之,心满意足。

年少时,恶之。日落,放学归家,家门紧闭,母亲采桑未归。痛恨之,累母辛劳。

如今,偶然得一茶,饮之淡雅,回味有余香,不腻,不涩,此乃桑茶。

逐渐,爱上了桑茶,不为贪是那一盏清淡的茶香,而是思那往日的情怀。

,田边呼朋引伴;
,慈母劳苦持家;
,学童苦读上进;
怀,那一份若有似无的赤子之心。

自问,从未忘本。可端起这盏桑茶,你是否还记得那个走在乡间小路,迎着风,踏步前行的小儿郎?

相约谷歌中国上海跨境电商峰会 My Visit to Google China at Shanghai World Financial Center

I was quite busy on my work these days as I need to work overtime, and I was on a business trip. The bad thing is that I don’t have much time for my travel, and my interest: photography. But luckily, I love the feeling when I was on the way to the different cities, and I enjoy seeing and meeting different people. It is better than sitting at the same place in the office every day. I visited Google China at Shanghai World Financial Center with @jessicameng and @sunnyjolly today.

最近生活略显平淡,工作略显忙碌,不断的加班&出差,没有时间安排精彩的出游。我还是个相对喜欢出差的人,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喜欢去难得一去的地方,见见不同的人,看看不同的风景,比天天坐在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一个角落要新奇些。

微信图片_20170911225046.jpg

今天,我 梦梦 @jessicameng 露露 @sunnyjolly 相约环球金融中心谷歌中国跨境电商峰会,搭车老板的顺风车到陆家嘴第一楼,用露露的话说,是戳到天上的那栋楼。老板开车的技术真不是盖的,刚上高架就随意变道被滴滴,在五分钟一次的急刹车之后,坐在后排的我,默默的系上了安全带。 Continue Reading

请回答 2002

2002年夏

6月的14、15、16,三天中考。家人很重视,父亲专门从济南赶回来,送我去考试。考场在临镇的中学里,炎炎初夏,热得不得了。

为了保持好的状态,家人联系了亲戚的亲戚——王爷爷家,中午饭在他们家吃,然后午休。

王爷爷是年纪不大辈分大,其实也就是个伯伯的样子。可能是做小生意的,做得很顺,人显得格外热情,三天的伙食安排的特别丰盛。

晚上,我没回家,而是住在初中学校的单人宿舍里。因为初中学校在家和考场中间,所以为了让我多休息,爸妈让我睡在宿舍里,而且我也习惯了住在那里,安静,可能对考试会有好处。

前两天的考试,没什么感觉。最后一天的下午考政治,政治算半主科,其他科目总分都是150,政治70,而且是开卷。于是,戏剧性的一幕来了,刚进考场,我竟然发现课本没带。现在也已经记不住当时的感觉,反正肯定是慌了。还在我有个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学习习惯,我的政治学习从来没有因为开卷考试而马虎,基本的哲学、经济学的知识点,竟然记住了七八成,所以试卷写着写着,我心也就平静了。

考试结束回家,我把没带课本的事情和我妈说了,我妈直接把账算在了我爸头上,因为资料是我爸从家拿了,带给我的,课本有可能是他忘记拿了。

过了三四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拨打查分电话,一串冗长的提示语音,然后报分数,其他的记不住,只记得621,政治63分。当时心情是很复杂的,有点遗憾是省重点高中的分数线是638,如果想进去估计要费周折;有一丝惊喜的是,没有课本的我,政治竟然考了63分。

接下来就是亲朋好友各种建议了,有的建议我去读省重点,家里可以拖拖关系,交点赞助费就可以了,有的则说“宁为鸡头,不当凤尾”。后来还是听了我爸的,去了省重点,交了3万2,开始了我折磨的三年高中生涯。

报高中还有插曲,省重点不是直接交费就能进的。姿态很高,家长需排队拿号,拿到号的才表示你有资格交费,我们那一届最高赞助费交到了20多万。一些家长甚至为了排队而吵架,最后大打出手。我爸爸则是大伯陪着去拿的号,因为大伯和副校长沾着亲。现在想想,有点可笑的。因为,念了重点又怎么样,考上了大学又怎么样。

人总是在追逐,顺着社会的主流,别人干什么我也要干什么,也不会去思考这样做有没有结果和意义,也不会问问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或愿不愿意。就像马路上有几个人围观,马上就会有一群人围过来看,其实可能那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The First Steemit Suzhou Team Meetup, From Strangers To Friends | 苏州Steemit好友聚会

After reading the posts shared by @htliao and @tumutanziThe FIRST Steemit Team HK gathering and Welcome to The First Ever Sheffield Steemit Meetup, I decided to organize a small meetup in Suzhou.

It’s September 18th, one of the best days I’ve ever had as I have met up with many other steemians at Suzhou. Some of us are strangers to each other, but we talked happily during the dinner time. As it is the first time we are gathering together, we didn’t prepared the T-shirts with Steemit logo for each member. But next time, we will bring a good camera and well-prepared T-shirt since 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already from strangers to friends! Our next official gathering is scheduled at the second week at October. If you are willing to join us, please message me at we-chat (My id is hannahwu at the Steemit CN Friends Group created by @tumutanzi , now owned by @justyy ) or simply leave a comment here.

meetup.jpg

(From left to right: @hannahwu @veronicazhu @sunnyjolly @herlife@icedream @karasui)
We did dinner at Kuangji, the third floor at Jinxi New Horizon. Thank you to @karasui @icedream @herlife @veronicazhu @sunnyjolly for attending this meet-up, especially @sunnyjolly who come from Nanjing by two-hour train.

cheers.jpg

(Cheers for the great future of our CN community, and the people @tumutanzi who invited us to join Steemit)
We live in a world more connected by network. I feel more disconnected than ever than ever as we spend too much time with our computers and phones. Steemit has offered us a chance to know each other, and we could meet up with people all around us and say HI in real life! The people who have confirmed to join the next Suzhou meetup are listed as below: @karasui @icedream @herlife @veronicazhu @sunnyjolly @jessicameng@candiceji @celiciali. I look forward to seeing… and meeting you 🙂

你我陌生,奈何缘深,你我相识,相聚有时,后会有期。
你好网友,珍重朋友,再见知音。

今天我们一行六个人在苏州首次小型聚会,大部分都是素不相识,但是我们一见如故。

下次正式聚会:
时间:十月的第二个星期
地点:苏州(请到发我微信或者直接留言报名,我会告知具体地点)
初步确认参加的妹纸们: @karasui @icedream @herlife @veronicazhu@sunnyjolly @jessicameng @candiceji @celiciali

欢迎江苏上海的Steemit好友来参加,可以带朋友,期待你们的到来,利用坛主 @tumutanzi 的原话,说不定能解决单身问题呢(提示:一大波单身妹纸哟)!!! Continue Reading

秋 Autumn

(拍摄于小舟荡漾,古香古色,诗情画意的平江路)

在你的心里 什么是秋
是食果满仓的喜悦
还是叶黄满地的悲伤

我喜欢秋
因为秋高气爽
因为凉爽的风让我冷静

我喜欢秋
因为果熟蟹饱
因为季节带来的美味让我满足

我喜欢秋
因为秋多思量
因为情感丰富的季节让人神往

中秋团圆让人不忘亲情
深秋落叶孕育新的希望
秋 令人敬佩
秋 浪漫非常
我愿每个人都能有秋的收获
我盼你年年都感受团圆的月光
秋 思量
秋 难忘

秋月里忆菩萨老太 Loving Memories of the past Mid-autumn Festivals | “月旦评”中秋征文

节日是个神奇的东西,每逢到一个时节,一种特定的气温,一种特定的花香,一场标志性的雨或雪,你就会自然而然意识到一种氛围的到来……

快到中秋节了,那种思念和追忆之感随即而来。

前段时间去莲花岛,走在农家田间小径,我偶然发现了一种紫红色的花,形状酷似喇叭,有人说叫牵牛花,我不太确定,因为在我脑海里,这种话叫做“夜晚花”,因为这花只在晚上寒凉的时候盛放,白天闭合。

第一次见到“夜晚花”,是在童年的时候,在我爷爷奶奶家鱼塘的对岸住着一户老太太和老爷爷,他们的院子里养着这种花。

思绪一下被拉回二十多年前。

这户老爷爷和老太太在我童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将至垂暮,印象中都已白发苍苍,独自住在一块相对空缈的田地上,两间矮小的瓦房,现在回忆起来应该只有三五十个平方吧。院门进去是客厅,一张小的方桌,直走里间是灶台厨房;从客厅右手进屋是卧房,仅能放下一张床。

老爷爷和老奶奶在我幼时的记忆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第一奇怪的,就是他们的名字。按照辈分和年纪,老爷爷和老太太比我爷爷奶奶还要高上一个辈分,和我曾祖母一个年代。在我们那就喊“老爹”和“老太”。我不知道他们的真正名字,或许是没记住,只记得我一直跟着大人们喊他们“菩萨老爹”、“菩萨老太”。

第二奇怪呢,就是他们住的地方,虽然说就在我爷爷奶奶家旁隔座鱼塘,但是就当是农庄上的布局,还是觉得他们住得与世隔绝,年迈却儿女不在左右。

现在的我平时很少谈起他们,可是心里面终究忘不了那段童年的时光,那段有菩萨老爹和菩萨老太的时光。

小时候,爸爸妈妈忙,忙上班还有农活儿,有时还要做点小生意,我就被放在奶奶家。每天起床走到院子外,往东一看,如果看到池塘对过有人,就大喊一声“老太、老爹好!”大多数情况,老太就会朝我招招手,喊我过去,然后就会有糖果和其他吃的。

记得那阵儿,流行“蜂王浆”,菩萨老爹看到我去,就会从卧房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来一支,给我。那个年代,农村的物质条件还很匮乏,蜂王浆是子女孝敬他们的,老头儿拿出来给我当零食,有时候上午只能吃半支,还有一半要留到下午。

菩萨老爹和菩萨老太的屋后,有三棵参天的大桃树,每年盛夏,树上总是挂满了又大又红的桃子,而我心里也总是惦记着,其实也都会有我的份儿。 Continue Reading